儿童故事

大班午睡小故事分享

一千零一夜张洪供稿

  大班孩子午睡通常要听一个故事才肯睡觉,今天小编就与大家分享大班午睡故事,仅供大家参考!

大班午睡小故事分享

  有翅膀的轮椅

  有只小蚂蚁很不幸,它被一颗小野果砸坏了身体,再也不能动了。

  “我不能动了,回不了家,这可怎么办呢?”小蚂蚁在一棵长满野果的植物下面,一动也不能动,伤心地哭了。

  一只小蜻蜓停在这棵植物的叶子上,低头一看,发现了正在哭的小蚂蚁。

  “小蚂蚁,你怎么啦?”小蜻蜓轻声地问:“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小蚂蚁使劲地扭了几下脑袋,还是看不到是谁在说话,就问:“你是谁呀?”

  “我是小蜻蜓,你受伤了吗?”小蜻蜓说完就扇动翅膀飞落到小蚂蚁面前。

  “我被小野果砸坏了身体,不能动啦!”小蚂蚁看到了小蜻蜓,伤心地说:“我回不了家啦!”小蚂蚁说完又哭起来。

  “是这样呀,我可以帮你!”小蜻蜓扇扇翅膀说,“你到我的背上,我送你回家!”

  “可是……我一动也不能动了呀!”小蚂蚁着急地说。

  “这好办,你等一下!”小蜻蜓飞走了。

  不一会儿。小蜻蜓又飞了回来,高兴地对小蚂蚁说:“我请来了螳螂大哥,它马上就到!”

  “太好了,我可以回家啦!”小蚂蚁不再哭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时,螳螂大哥跳了过来,把小蚂蚁抱到小蜻蜓的背上。

  “谢谢你,螳螂大哥!”小蚂蚁趴在小蜻蜓的背上。

  “不用客气!”螳螂大哥微笑着说,“你应该感谢小蜻蜓才对呀,它成了你有翅膀的轮椅啊!”

  小蜻蜓慢慢地飞了起来。小蚂蚁兴奋地说:“我做梦也没想到,我可以上天!”

  小蜻蜓一边飞一边说:“我先送你回家治伤,等你好了,我再背你到天上玩!”

  “真的呀!太棒啦!”小蚂蚁虽然一动不能动,但是它的声音却非常激动。

  哥哥树和弟弟树

  哥哥从山上移来了一棵树,栽种在自家大门的左侧,人称哥哥树;弟弟也从山上移来了一棵树,种在了自家大门的右侧,人称弟弟树。

  两棵移栽的树隔门相望,十分快活,很快就成了知心好友,无话不谈,无事不讲。

  谈到高兴时,弟弟树抖抖自己那硕大的树冠,得意地对哥哥树说:

  “我看你也太老实了,怎么能容忍你的主人把你糟蹋成这个样子?那么大的树冠竟让他砍去了将近一半,多可惜!你不痛吗,,

  “有点痛。不过,我倒是担心你……”哥哥树眼望着弟弟树那青枝绿叶的树冠担心地说。

  不等哥哥树把话说完,弟弟树就打断它的话说道:“剩下的这一半树冠的叶子也不完整啊,有的叶片被剪去了三分之一,有的叶子却只为你留下了半片,多难看。你怎么舍得,不难过吗?”

  “是有点舍不得,不过你……”哥哥树仍想表示一下对弟弟树的担心。

  “不过什么!”弟弟树对哥哥树的态度有几分不耐烦了,竟再一次打断哥哥树的话说:“我想,最要紧的应该是努力保持咱们自己体形的完美,你怎么能不为此而奋斗呢?”

  哥哥树不便再说什么,但它依然关注地、目不转睛地望着弟弟树,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极度的不安。

  “一个少年从这里路过;看到了这两棵移植的树,看着看着,那灼热的骄阳恰巧就在此时从云朵中钻出来了,少年赶紧躲到弟弟树的硕大树冠之下乘凉,口中还不断夸奖这枝繁叶茂的弟弟树:真好,真美;同时还用蔑视的眼光看了一下那树冠被砍得支离破碎,不能为自己遮荫的哥哥树,弄得哥哥树很有几分难堪,心中更有说不出来的滋,它多么企盼着自己也能在太阳的暴晒之下,为人们留出一块阴凉,让人们前来享用啊。

  不料,时隔不久,弟弟树却发出了低沉的阵阵叹息声,哥哥树顾不得自己一时的难堪,关心地问弟弟树:

  “你怎么啦?”

  “我很不舒服。太阳晒得我头晕眼花,好像全身都已干枯。”

  “这可能是因为灼热的太阳把你身上的水分蒸发得太多,弄得你身上缺水了。”哥哥树心急地说,“赶快用你的根吸水,水分充足了,可能会好受些。”

  “我试过了。但是,我们刚移过来不久,根子还没有完全扎好。它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却仍解脱不了我的困境。看来我快不行了,马上就要倒下去了,”弟弟树悲观了,它完全失去了刚开始时的那股神气。

  “不会的,你要坚强些,要坚持住,咱们慢慢想办法。”哥哥树不断地鼓励弟弟树。

  “你难道没有我这种感觉吗?”弟弟树对哥哥树的表现颇为不理解。

  “我还好,没有你那样难过。”哥哥树轻松地说。

  “为什么同时移栽过来树,我难过的要死,你却没有这么难熬,这太不公平了。”弟弟树愤愤地说。

  “可能是因为你的枝叶过多,水分蒸发得太快。”。哥哥树说。

  “可是,我过去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呀。”弟弟树表示很奇怪。

  “移栽的过程中难免要碰断一些根,单靠剩下的根吸水,就会供不应求了。”哥哥树肯定地说。

  “猫打呼噜”旅馆

  那—天,有一个旅行团来到森林旅馆。

  河马经理和浣熊小姐忙着接待客人们,大伙儿坐在旅馆的大厅里,等候着浣熊小姐给他们安排房间。

  旅途太劳累了,没过一会儿,大伙儿开始打起瞌睡来。

  漂亮的松鼠小姐,头朝前一冲一颠的;

  犀牛太太倚着墙,睡得很沉;

  两只小白兔头碰到一起也睡着了;

  獾先生和獾太太,背靠着背睡得很舒服。

  最有趣的是猫女士,她一合眼就打起呼噜来了——

  “呼—一噜!”

  “呼一—噜!”

  那声音把大伙儿都惊醒了。

  松鼠小姐吃了一惊,她说:“只有老爷爷才打呼噜,怎么女士也会打起呼噜来呢?”

  獾太太也奇怪地说:“女士的呼噜打得这么响,我也是头一回听到!”

  浣熊小姐开始分房间了。

  松鼠小姐第一个喊叫起来:“我不愿意和猫女士一起住,她的呼噜会闹得我整夜睡不着的。”

  两只小白兔也摇头说:“我们不想和猫女士在一起,听见她的呼噜,我们还以为是老虎来了呢!”

  獾先生和獾太太也说:“我们喜欢安静,不喜欢别人来打扰。”

  只有犀牛太太说:“猫打呼噜,挺平常的事儿,就让我和猫女士一起住吧。”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

  旅馆的大厅里突然热闹起来。

  松鼠小姐哭哭啼啼的,她的小脚趾头上,包着纱布。原来,松鼠小姐爱漂亮,她的小脚趾上,都涂着香喷喷的红色指甲油。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