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关于画作的心情日志与体会

心情日记春燕供稿

  编者按:《假装在写生之到和顺古镇》这篇文章讲述了作者在云南旅游时作画的过程,从中也使得作者突发对画作的思维,不妨来看看吧。

关于画作的心情日志与体会

  来云南的一周,都是好天气。每天都有蓝天,白云,我似乎忘记了雾霾天是什么样子。

  到了腾冲地界,公路两旁的田野里,居然开满了油菜花。南方的春天,来得这么早。这早春给人带来了错误的信号。冬季里笨拙的思维,突然变得活跃起来,我脑子里,满是需要手绘出来的油画画面,创作的激情,就像春水一样泛滥。

  这次的目的地是和顺古镇。一进古镇,看到田野,村庄,水牛,白鹭,我感觉回到了家乡。但我的家乡,现在不是春天,是隆冬。

  我们居住的客栈叫田园居。是一个老式的三层木楼。房屋中间有天井,天井里种着绿植。房东一家人住在一楼,二楼三楼是客房,我们占踞了二楼的所有房间。这家人似乎全部都是服务员,他们会一起,七嘴八舌争着给我们热情地交待一些事情。让我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该微笑的面向谁以示谢意。阿姨说,“这里有wifi”“晚上肚子饿了可以叫我。”阿公说:“我们有洗衣机可以用。”还有阿婆说,“三楼的阳台可以晒衣服,不怕雨淋。”虽然云贵地区说普通话有自己的特色,但这家的男主人说普通话,似乎有些南洋,或者说南粤味道。他虽然是一个小乡村的客栈主人,却有着名家风范。慢条斯理的,言行举止非常绅士,得体。

  我们拎着一半行李,咯咯蹬蹬上了木楼。这家的男主人则主动帮我们把落下的箱子扛了上来。夜晚,走在木板楼上,不管怎么小心,凉拖鞋还是会发出踢踏的声音。拉开房间的小窗,便可见远山。小村在宁静的夜色早早熄灯了。在这深厚的夜色中,在窗下的大草坪上,还有孤独的于老师和幸福的龙老师睡在他们的房车里。

  我在房间打开画架,认真作画。他们一家人在天井里拉家常,不一会儿,就听到搓麻将的声音。我内心不禁莞尔,这感觉真好,不觉得是住酒店,就好像是走亲戚。这种安全感,还有家的温暖,让人舒服。我一点儿都不觉得这地陌生,仿佛我就出生在这里。

  因为对画画有了兴趣,我洗衣服渐渐没有那么积极。堆积了四五件衣服。我准备借用房东的洗衣机。那位男主人穿着黑色的羽绒服,系着蓝色的围脖,站在天井里很得体的跟我说,“并不是我不把洗衣机借给你用,只是这个洗衣机不是全自动,它会有一点麻烦,也会很吵。”我知道有一些旧的洗衣机,在脱干衣服的时候会像直升飞机开过一样响。他说,你可以用大盆子,也可以用小盆子来用手搓洗一下。

  不要,我不想洗衣服。

  “那不然,我来教你用。但是我今天没有时间,我要去走亲戚。”

  怪不得他穿着这么干净,利落。

  我说,要不然你帮我洗,我给你钱行吗?

  他摆摆手,“不用,但是,你要等到晚上,我回来后才能帮你洗。”

  我开心地应允了。等到傍晚,我写生结束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把衣服洗好了。

  洗衣服的问题解决了,画画的时间更多了。因为要画画,写字和看书的时间都被挤没了。

  毕竟是上手,对于油画的许多基本技法都不了解。我的画非常幼稚。可于老师担心我有经济压力,想给我一些鼓励,让我也上了平台卖画。但为了平台的长远口碑考虑,其实这样做是不好的。为了给客户负责,我暂时不上平台。我很惭愧,所以要更加努力的画画。

  画了两天风景写之后,我感觉看见山把山画出来,并不能把我的情绪融进画里。我其实是一个粗鄙,而又愚笨的人,并不懂得什么高明或者高深的表达,唯一的优势就是真实。这种特点既体现在文字上,也体现在画作里。这种特点,使我的创作力受到拘限。我不能像艺术家一样有天马行空与奇思妙想。因此,我考虑了一下,自己的画风,或者绘画语言,可能也得走纯朴与贴近生活的路子。我必须在画里,能书写我的情绪,就像在文字中一样。

  当我像这样思考的时候,卖画的心情就没有那么迫切了。

  虽然我很需要钱,但是,我更希望藏家是喜欢我的画,而不是同情与支持我个人。

  那才是一个画画人想获得的东西。

  这几天,我得到了王君老师的指导,所以,进步才快。我是非常幸运的。 王君老师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多才多艺的人。像很多艺术家一样,他并不是那种会张罗的人。虽然他没有跟我说他的事情,但我可以体会到,生活的压力使他变得焦虑。

  他在书法,还会绘画方面,都有造诣。毕竟一辈子用在这上面了。他非常在意画作的艺术价值,或者说高度。可买画者,不一定追求这个。

  希望有经济条件,喜欢收藏的朋友,关注一下王君老师的画。人品如画品,你不会失望的。

  公众号:叶海燕说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于画作的心情日志与体会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