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画作力量的心情日志写作

心情日记春燕供稿

  编者按:《假装在写生之离开大理》这篇文章讲述了作者从画画的历程中感受到了画画所带给她的力量,从中也得到身边人的支持,不妨一起来看看吧。

画作力量的心情日志写作

  今天游荡写生的车队就要离开大理了。看来与溪桥忽见客栈老板的吃肉饮酒之约,只能留待下次再续了。前两天,色猴带我去了他的客栈。那是一个在半山坡的美丽小院子,静在一隅,又近在塔下。看见小木牌上的溪桥忽见,便可见栅栏边蓝色的薰衣草与红色的百日菊相映成聚。木栅栏内有古朴的白族老木楼。八十平见方的小院子中间,还有一个玻璃阳光房,是茶室。老板是个声音柔和的南方人。曾经是民营企业的老板,说是受了野夫老师的影响,来到大理,过上了“人类应有的生活”。他是个喜欢古典文学的人。所以一进客栈,便有诗文扑面,连客房的名字都是取的词牌名,比如浣溪沙。在他的客栈顶层,也有一个宽敞的露台。似乎大理所有的房间都是这样,依山眺水而建,屋顶的大露台便于看山看海看彩虹。我当然被这样的生活吸引。刘老板说,他预备招一个客栈长。我立刻跳起来,“不如我来吧?带着画笔,画架,还有笔记本,一边在这山水间写作画画,一边帮你打理客栈。不要工钱,如何?”

  这样是极好的,只是,说归说,毕竟是已婚的女人,身后还有一个需要记挂照顾的男人。

  我和阿男生了两天气之后,他在微信里给我留言,“老婆,看到你的画之后,我知道我错了。你安心画吧,我支持你。”

  也许他不是看到我画画了,而是看到我的画,可以卖钱了。所以,你们还是要多帮忙推荐我的画,让你们身边喜欢,需要的人多收藏我的画。

  收到他的信息后,我内心非常感谢上帝,佛祖,没有把我变成疯子。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战斗的人。我更希望别人是自愿来成就我,尊重我。当我要战斗的时候,内心从来都是痛苦的。

  阿男毕竟他是我的家人,亲人,爱人。有了他的支持,我的心情立刻就不一样了。

  我每天非常用心去画画,回来之后,用热水,肥皂用民去洗干净每一枝画笔。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对于油画的热爱,还有这份职业的敬畏,我开始认真起来。当我对一件事情认真起来的时候,冲动与狂热就会减弱,我的行动就会放慢,我会把一个短期计划变成长期计划,或许不是这一次写生才开始画,也许,以后,这就是一辈子的事。

  于老师说,海燕是个天才。

  可是,我这样的天才,没有被发现,没有机会展示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是。

  不知道有多少天才放在家庭中,成为永远的家庭妇女,她的才华,可能一生都没有机会被点亮。

  我希望所有的已婚男人,都能够公平的去审视自己的妻子的一生,去关心自己爱妻的命运。她的一生,将所有的时间与热情,给予了家庭,照顾你和孩子,还有老人,你是满意了,全家人都满意了。可她的一生,怎么办?她有没有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有没有去过自己想去的远方,有没有把握住心中,渴求期盼的梦想?

  为什么我要把客栈老板的生活,说成是人类应该有的生活。因为他活得自由,安逸,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在生活。中国人会觉得累,是因为我们大部份人都在煎熬,都在用自己不喜欢的方式苟且生存着,根本谈不上生活。而我这样的人,用一半的时间煎熬,另一半的时间用来生活。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

  昨天,大理写生创作团队在苍山脚下的大露台下办了展览。20多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作品。龙老师作为艺术指导对每幅作品进行点评,我认真听着,发现画画,真不是件可以随心所欲的事,真的是需要长期的修炼。

  我并不能确信我自己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的画家,但我喜欢,画画,游荡这种方式。诗意的生活,才是我们这一生唯一的主旨。正如佛家所云,任何事过于执著,便是画地为牢。所以,我不会在绘画技术上,过于伤神,我更希望自己,保持内心自由,也不能成为技术的奴才。一个人过于沉迷于技术上的比较,就容易产生崇拜与自卑。对金钱,对其他人事的看重,也会产生同样的结果。

  在这个迷人的世界里,保持清醒独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今天我们出发,就要赶往腾冲了。我希望大家记得于建嵘老师这个人。他给了许多人重新振作起来的希望,机会,和实际的帮助。人们只看得见施舍这种慈善,殊不知,施舍其实是最低级的慈善。中国人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最高级的慈善就是帮助一个人有尊严的活着。

  于老师在帮助大家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去生活。上次我说过,只有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才是最轻松的,才会活得不累。这种功德,你们可以慢慢体会。

  但于老师毕竟是一个人,是一个社会学者。他很辛苦地扛起了,在我看来,本不应该是他操心的事。他的知识分子的责任心,他的那种坚韧,他的慈悲与不易,你能感受到吗?

  公众号:叶海燕说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画作力量的心情日志写作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