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梦读后感

巧绵供稿

  这世上的一切都借希望而完成,农夫不会剥下一粒玉米,如果他不曾希望它长成种粒;单身汉不会娶妻,如果他不曾希望有孩子;商人也不会去工作,如果他不曾希望因此而有收益。

  蝴蝶梦读后感

  《蝴蝶梦》是英国著名女作家达夫妮·杜穆里埃的成名作.书中以第一称的手法,描写了出生平民,作为范·霍珀夫人的陪侍的"我",在法国蒙特卡洛意外邂逅了英国富豪迈克西姆—著名的曼陀丽庄园的主人."我"与迈克西姆彼此在交往中逐步产生了感情,随即迈克西姆和"我"结婚,并把"我"带回了曼陀丽庄园.然而出生贫寒的"我"在曼陀丽四处碰壁,受到了管家丹弗斯太太的百般刁难,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我"发现"我"时时刻刻生活在迈克西姆死去的前妻吕倍卡的阴影下,无法融入曼陀丽,在曼陀丽"我"不像一位女主人,倒像是一位来曼陀丽参观的客人.周围的人都在谈论吕倍卡生前的美丽,高贵,聪明,使"我"在与吕倍卡的比较中自形惭秽,甚至对自己和迈克西姆的感情产生了怀疑,认为迈克西姆仍然爱着吕倍卡.不久,在曼陀丽附近的海湾找到了吕蓓卡的沉船,在船上发现了吕蓓卡的尸体,这时迈克西姆向"我"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在吕蓓卡是个荡妇,迈克西姆多次告诫她,她却不听,反而变本加厉.迈克西姆一怒之下将其杀死并沉尸海底.事情的真相消除了一直以来吕蓓卡在"我"心头造成的阴影,"我"更加坚信与迈克西姆的爱情,我们心灵相通了.法院最后认定吕蓓卡是自杀而死.但吕蓓卡的表哥费尔想趁机勒索一笔钱财,拿出了吕蓓卡死前留给他的便条作为证据,要为吕蓓卡伸冤.而后来的调查中,找到了吕蓓卡生前给她看过病的贝克医生,才知道吕蓓卡得了癌症,这就更加证明吕蓓卡有自杀的动机.费弗尔失败了.就在"我"以为一切都将结束,我们可以重回曼陀丽庄园开始的生活的时候,曼陀丽却在一场大火中不复存在了.

  书中虽用第一称的手法,以"我"的口吻去叙述的整个故事,然而书中真正的女主角并不是"我",而是吕倍卡.在小说一开始她就已经死去了.作者运用侧面描写的手法,通过别人对吕倍卡描述,通过对吕倍卡遗物的描述去表现吕倍卡.在小说中"我"对吕倍卡的初知是来自于范·霍珀夫人的描述和吕倍卡送给迈克西姆书中那帅气的签名.此后在曼陀丽庄园中,"我"更是时时刻刻感觉到吕倍卡的存在.曼陀丽的房间是按吕倍卡生前要求装饰,布置的.曼陀丽保留着吕倍卡生前的生活习惯,仆人们按照吕倍卡生前的习惯行事,甚至"我"吃的东西都是吕倍卡生前所喜欢的.曼陀丽还保留着吕倍卡生前的卧室,生前的各种用品."我"出门穿的雨衣是吕倍卡生前使用的,"我"写信用的笔是吕倍卡生前使用的,甚至"我"使用的手绢也是吕倍卡生前使用的.周围的人总是在谈论着吕倍卡生前的美丽,高贵,聪明.在曼陀丽,吕倍卡虽死犹生,处处充满着她的气息,她就像一个幽灵控制着曼陀丽,横亘在我和迈克西姆的中间,使我们无法心灵相同.而"我"虽无时无刻不感觉到她的存在,却又无法和她见面,无法和她抗争,因此小说中充满着阴森,压抑的气氛.吕倍卡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着神秘色彩的谜一般的女人.随着小说情节的展开,围绕吕倍卡的谜进一步加深.在小说中,潜水员为了帮助一只搁浅的船只,下到水里探察时,意外地发现了吕倍卡的船和她的尸体.由于导致船沉没的洞,似乎像人为敲砸造成的,于是吕倍卡的死便成为一个谜.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 如果是自杀,有什么原因能够让这样一名如此美丽,高贵,聪明的女子去自寻短见.如果是他杀,那又是谁杀害了她呢 小说在成功制造这一悬念之后,借迈克西姆之口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也揭露了吕倍卡这个充满神秘色彩女人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原来吕倍卡是一个有着天使般面孔,魔鬼般心肠的女人.迈克西姆从未爱过她.她是一个十足的荡妇.她自私,残忍,从没有爱过任何人.为了维护家族的荣誉,迈克西姆多次告诫她,她却不听,反而变本加厉.在一次与迈克西姆的谈话中,她故意激起迈克西姆的愤怒,使迈克西姆在盛怒下,失去理智,杀死了她并沉尸海底.虽然关于吕倍卡的死亡之谜被揭开,然而小说围绕关于吕倍卡的谜团并没有完全消散.随着情节的发展,即将面临谋杀指控的迈克西姆为了摆脱谋杀指控,必须找到导致吕倍卡自杀的证据,在调查中迈克西姆意外的发现,原来吕倍卡早就身患绝症,那晚她故意激怒迈克西姆,想利用他杀死自己,来结束自己的痛苦.于是关于吕倍卡所有的谜都揭开了.

  综观小说,作为小说的女主人公吕倍卡,作者并没有从正面去描写过她,而总是运用侧面描写的手法,通过别人对吕倍卡描述,通过对吕倍卡的遗物去塑造吕倍卡这一形象,使得读者只能通过想象,联想去构建吕倍卡这一形象,加上曲折的情节,使得吕倍卡这个人物充满了神秘了色彩,成为一个谜一般的女人.

  蝴蝶梦读后感

  “昨晚,我梦见自己又回到了曼陀丽庄园。恍惚中,我站在那扇通往车道的大铁门前,好一会儿被挡在门外进不去。铁门上挂着把大锁,还系了根铁链。我在梦里大声叫唤看门人,却没人答应。于是我就凑近身子,隔着门上生锈的铁条朝里张望,这才明白曼陀丽已是座阒寂无人的空宅。烟囱不再飘起袅袅青烟。一扇扇小花格窗凄凉地洞开着。这时,我突然像所有的梦中人一样,不知从哪儿获得了超自然的神力,幽灵般飘过面前的障碍物。车道

  在我眼前伸展开去,婉蜒曲折,依稀如旧。但是待我向前走去,就觉察到车道已起了变化:它显得又狭窄又荒僻,不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模样。我一时感到迷惑不解,但当我低下头去避开一根低垂摇曳的树枝时,才发现了变化的来由。原来自然界已恢复了本来的面目,渐渐把她细长的手指顽强而偷偷摸摸地伸到车道上来了。即使在过去,树林对车道来说,也始终是个威胁,如今则终于赢得胜利,黑压压势不可挡地向着车道两侧边沿逼近。榉树伸开赤裸的白色肢体,互相紧紧偎依,枝条交叉错杂,形成奇特的拥抱,在我头顶构成一个形似教堂拱道的穹隆。这里还长有许多别的树木,有些我叫不出名字,还有些低矮的橡树和翘曲的榆树,都同榉树盘根错节地纠结在一起。橡树、榆树,还有巨怪似的灌木丛以及其他一些草木,就这么纷列在这块静谧的土地上,全然不是我记忆中的景象。”这就是第一章节中作者对曼陀丽庄园的描写。

  《蝴蝶梦》原名《rebeca》,是英国女作家达芙妮·杜穆里埃发表于1983年的成名作。由于深受19世纪神秘、恐怖为主要特点的“歌特派”小说的影响,小说情节曲折,人物刻画细腻,而且在渲染神秘气氛的同时,夹杂生命论色的感伤主义。作者通过刻画吕蓓卡那种放浪形骸之外的腐化生活,以及她与德温特的畸形婚姻,对英国上层社会中的享乐至上、尔虞我诈、穷奢极侈、势利伪善等现象作了生动的揭露。作者还通过情景交融的手法比较 成功地渲染了两种气氛:一方面是缠绵悱恻的怀乡忆旧,另一方面是阴森压抑的绝 望恐怖。这双重气氛互相交叠渗透,加之全书悬念不断,使本书成为一部多年畅销 不衰的浪漫主义小说。小说人物主要人物有“我”,德文特先生,丹佛斯太太,吕培卡。其中吕培卡是一个贯穿全文的人物,她在这部书中以一个神秘女人的角色,让主人公无时无刻感到压抑。

  主人公本身是一个妇人的仆人,每天过着无趣的生活,一切都在妇人的安排之中。直到有一天,在妇人的带领之下,与德温特先生一起用餐,用餐之余主人公领会到了德文特先生的魅力,之后,德文特先生多次与主人公进行出游,与此同时,德文特先生也慢慢喜欢上了这个而单纯的女孩,把她带进了曼陀丽庄园。曼陀丽庄园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庄园,四周绿树成荫,花儿也十分茂盛,纷纷镶嵌在庄园里,如同宝石一般绚丽多姿。等待汽车开往了曼陀丽庄园的大门,许多德文特先生的仆人在门口欢迎着,丹弗斯太太的冰冷目光使主人公感到丝丝凉意,在以后的生活中,主人公也受尽了丹弗斯太太的精神折磨,在主人公眼里,德文特先生永远也忘不了吕培卡,因此,她在丹弗斯太太的影响下也无时无刻感到无比的伤心与痛苦。即使是在化装舞会上穿了跟吕培卡一模一样的衣服,德文特先生也会让她立即换下,只要有一丝关于吕培卡的东西出现,德文特先生也会尽量回避。有一次,主人公带着小狗到庄园前面的海边游玩,碰到了一个疯了的人物,贝恩。贝恩住在海边的一个小木屋里,小木屋十分破旧,看了就知道这个木屋存在了很长时间。贝恩似乎一直在重复一个“她”,这也让主人公对于这个谜一样的女人——吕培卡产生了疑惑。

  直到有一天,德文特先生将一个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告诉了主人公。吕培卡在过去的真实存在使德文特先生无时无刻感到精神折磨。吕培卡从小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女人,由于家庭里事业的联合,使吕培卡嫁给了德文特先生,就这个在每一个人都看好的婚姻中,德文特先生感到了这个女人无比强的欲望。吕培卡与德文特先生做了一个交易,让吕培卡来经营这美丽的庄园,让曼陀丽的声誉达到顶峰。德文特先生为了美丽的曼陀丽庄园接受了这个交易。曼陀丽庄园所有的人都很喜欢吕培卡,认为她美丽,聪明,集所有人的优点于一身。她会挽着德文特先生的手,露出天使般的笑容参加花园派对,第二天她就匆匆赶回伦敦公寓,进行自己的狂欢。

  德文特先生无法忍受吕培卡,在一个夜晚,一个小木屋里,德文特先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亲手杀死了吕培卡。然后,德文特先生便把吕培卡抱紧了船舱,把船开出海湾,用尖顶在船上凿洞,把吕培卡留在船舱中,眼睁睁看着船沉下去,那一夜,似乎花费了德文特一生的时间。多年后,将这艘沉船再次打捞,对吕培卡的死因做最后的调查,此时的德文特先生对于沉船一事进行了辩诉,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德文特先生才得以脱身。

  蝴蝶梦读后感

  小说中的我则是与现实中的吕蓓卡完全不同的人。虽然喜怒哀乐俱在,实际上却处处起着烘托的作用。作者这种以“实有”陪衬“虚无”的手法实在高明,颇富新意。

  本书一开头几叶的景色描写,首先就让读者对曼陀丽山庄有了一种恐惧感。里面运用了较多的拟人手法,让人觉得整个气氛有点诡异,所有的事物好似都有着生命反倒人变得特渺小。作者有通过梦境的形式描写了现在的曼陀丽山庄。让读者在后文中看到以前美丽的山庄时很自然的想到那之前诡异的景象,也会让人心生感慨。作者之所以要以“梦见”来描写现在的曼陀丽,也让里面的那些诡异变得不那么夸张,读者更能够接受一点。也表现了我有多么不愿意再踏进曼陀丽。

  在后面的事实中,“我”和迈克西姆的生活是那么平凡而又百无聊赖。书中一开头就提到了我和迈克西姆仍幸福的活着,而且是生活在小旅馆里,并不是美丽的曼陀丽,回让人产生急切想知道原因的冲动。对现在生活的描写毕竟是少数的,最多的是过去。对于“我们”的相识相知相许也并没有大篇幅的描述。可以说从与迈克西姆相识吕蓓卡就已经出现了:那个让迈克西姆痛苦的悬崖。后文再次提到这个悬崖时,读者也可以理解迈克西姆当时的痛苦和失态。

  后来迈克西姆就带我来到了美丽的曼陀丽,我成为了曼陀丽的女主人。坐车第一次亲眼见识曼陀丽,一进门便是比小径宽不了多少的路,也表明着曼陀丽不同寻常的一切。接下来的景物也总是各哦“我”带来不是很舒服的感觉,也预示着后文的发展,因为这是吕蓓卡设计的曼陀丽。特别是那“一堵血红色的墙”的石南花丛,更让我大吃一惊。

  到了宅子处,迎接他们的便是一大堆的仆人。当时我的样子“穿着紧身衣,汗湿的手里抓着一副齐臂长手套,瘦小柔弱,窘态毕露,站在门槛上”。足以表明我和曼陀丽有多么格格不入,当然作为人,我当时的自卑心里可想而知,也为后文“我”总是觉得我比不过吕蓓卡埋下伏笔。

  接下来便是吕蓓卡的忠仆丹弗斯太太,在曼陀丽有权的人,带给我极大的自卑感。她总是有意无意地用吕蓓卡来比较“我”。让我总是无法有自信用曼陀丽女主人的身份去正视她。从内线电话的交谈到刻意的讲述吕蓓卡到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化装舞会的服装。无处不说明丹弗斯太太对“我”的排斥和敌意。到最后,她了解了吕蓓卡的死悄悄离开曼陀丽。其实丹弗斯太太也是个悲剧性的人物,为吕蓓卡而活。千方 百计不让我在曼陀丽活的快活。她的忠诚让人佩服,在她心中,吕蓓卡简直就是神。无论吕蓓卡做什么,犯了什么错,她总认为是对的。但同样在书中,丹弗斯太太的管理能力是不容质疑的,她总是周到地让人那么放心。化装舞会便是她能力的完美体现。作为仆人,她也总是被人统治,但她在曼陀丽的一定权利也让她的一生散发光彩。丹弗斯太太总是给人阴森恐怖的形象。无论“我”做什么,总好像在她的监视之内。丹弗斯太太无疑是造成我在曼陀丽抬不起头的重要因素,因为她和吕蓓卡的特殊关系。

  接下来谈谈弗兰克,从一开始到最后,在这个家里,“我”最信任的一个人,和他在一起,心情总是很好。可弗兰克在别人眼里总是那么不如意,比如迈克西姆的姐姐比。可我觉得弗兰克可爱极了。弗兰克在书中也是不可缺少的,尤其在后来发现了吕蓓卡的小船后,“我”迈克西姆和弗兰克是站在一条线上的。在为迈克西姆的罪行做任何可能的让迈克西姆脱罪的事。弗兰克也和丹弗斯太太一样,是永远的忠仆,只是方式不同,结果不同,给读者的感觉不同。在我看完书后,我觉得我是很喜欢这个人的。

  蝴蝶梦读后感

  《蝴蝶梦》开头对范霍珀夫人的描写是充满幽默笔调的现实中不乏这样三姑六婆的人物但跟愚蠢联系得这样天衣无缝的范·霍珀夫人却让我们面前升腾起一个活灵活现的小人物。有时候夸张有它无与伦

  比的魅力是任何别的手法望尘莫及的。

  人总是有对比才有优势的或者这个“我”并不是出色的但在参照物范·霍珀夫人的衬托下德温特就不得不注意了我。就像水仙旁放一盆韭兰也许不被人注意但在水仙旁放一盆仙人球无论是哪盆都会起到异乎寻常的夺目效果。在这样有衬托的背景下德温特这个带着满腹心事的中年男人开始通过关注我来转移积压在他心头的无形阴影。

  德温特是因为带着“逝去妻子”的“忧郁”、“伤心”引起我的注意的本性淳良的我在初开始和他相交的时候总是千方百计想回避这一点总是拿捏着十二分的小心不触动他心底的伤疤的。但是年轻的我的骨子里还有好奇又想方设法想知道得更多一点。在我没太见过世面的眼里德温特就是一个典型中世纪贵族的形象高贵、阴冷、倨傲而且有些难以接近。而我则是一个因为地位卑下常常胡思乱想喜欢把幸福放大喜欢把悲痛扩张的年轻女孩。患得患失常常使得我自己对自己失去信心因此在我的意识中我们连做朋友的可能都是微乎其微的。我们不过是两个都在旅途中稍憩着寻找个谈话伴侣的相识者而已也仅此而已。

  蝴蝶梦读后感

  书中写的是一个乡村女孩子,遇到了一个年长她十来二十岁的男人,后来顺里成章地深深爱上了他,并嫁给了他。随后,就跟他来到了他的世界, 一个山庄。这个男人的前妻是一个很出色的女人,漂亮,能干,但却死于一场意外。山庄里,到处都是她的影子,这个平凡的女孩子很自卑,因为她什么都不如这个死了的人,她觉得他的丈夫不爱她,只是需要一个人来一起面对这诺大的山庄。

  一艘船在山庄附近的海面触礁搁浅了,真像出来了,他的前妻是一个荡妇,她跟他做了一笔交易,在人前,她样样出色,她把山庄管理得好好的,跟他简直就是模范夫妻中的模范,没有一个男人会不爱他,没有一个女人不欣赏她。但背地里,却跟无数的男人有着不沦的关系,她只爱她自己。最后,他杀了她,并把她沉入了海底。这个平凡的女子顿时轻松起来,她不再怕这个死了的人,因为,他不爱她,他恨她。

  《蝴蝶梦》是英国女作家达夫妮.杜穆里埃的作品,《蝴蝶梦》是她的成名作,原名《吕蓓卡》,也曾经被用来拍过电影。在这本书中达夫妮塑造了一个颇富神秘色彩的女性吕蓓卡的形象。该书的倒叙部分比较多,而吕蓓卡也只是在倒叙中提到,从未出现过,但她在书中的影响却很大,一直生活在我的脑子中,并控制着我在曼陀丽的生活。

  吕蓓卡虽死,但却时时处处音容宛在,并能通过其忠仆情夫等继续控制着曼陀丽庄园直至它最后被烧毁。小说中的我则是与现实中的吕蓓卡完全不同的人。虽然喜怒哀乐俱在,实际上却处处起着烘托的作用。作者这种以实有陪衬虚无的手法实在高明,颇富新意。本书一开头几叶的景色描写,首先就让读者对曼陀丽山庄有了一种恐惧感。里面运用了较多的拟人手法,让人觉得整个气氛有点诡异,所有的事物好似都有着生命反倒人变得特渺小。作者有通过梦境的形式描写了现在的曼陀丽山庄。

  让读者在后文中看到以前美丽的山庄时很自然的想到那之前诡异的景象,也会让人心生感慨。作者之所以要以梦见来描写现在的曼陀丽,也让里面的那些诡异变得不那么夸张,读者更能够接受一点。也表现了我有多么不愿意再踏进曼陀丽。在后面的事实中,我和迈克西姆的生活是那么平凡而又百无聊赖。书中一开头就提到了我和迈克西姆仍幸福的活着,而且是生活在小旅馆里,并不是美丽的曼陀丽,回让人产生急切想知道原因的冲动。对现在生活的描写毕竟是少数的,最多的是过去。对于我们的相识相知相许也并没有大篇幅的描述。可以说从与迈克西姆相识吕蓓卡就已经出现了:那个让迈克西姆痛苦的悬崖。后文再次提到这个悬崖时,读者也可以理解迈克西姆当时的痛苦和失态。后来迈克西姆就带我来到了美丽的曼陀丽,我成为了曼陀丽的女主人。坐车第一次亲眼见识曼陀丽,一进门便是比小径宽不了多少的路,也表明着曼陀丽不同寻常的一切。接下来的景物也总是各哦我带来不是很舒服的感觉,也预示着后文的发展,因为这是吕蓓卡设计的曼陀丽。特别是那一堵血红色的墙的石南花丛,更让我大吃一惊。到了宅子处,迎接他们的便是一大堆的仆人。当时我的样子穿着紧身衣,汗湿的手里抓着一副齐臂长手套,瘦小柔弱,窘态毕露,站在门槛上。足以表明我和曼陀丽有多么格格不入,当然作为人,我当时的自卑心里可想而知,也为后文我总是觉得我比不过吕蓓卡埋下伏笔。接下来便是吕蓓卡的忠仆丹弗斯太太,在曼陀丽有权的人,带给我极大的自卑感。

  她总是有意无意地用吕蓓卡来比较我。让我总是无法有自信用曼陀丽女主人的身份去正视她。从内线电话的交谈到刻意的讲述吕蓓卡到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化装舞会的服装。无处不说明丹弗斯太太对我的排斥和敌意。到最后,她了解了吕蓓卡的死悄悄离开曼陀丽。其实丹弗斯太太也是个悲剧性的人物,为吕蓓卡而活。千方 百计不让我在曼陀丽活的快活。她的忠诚让人佩服,在她心中,吕蓓卡简直就是神。无论吕蓓卡做什么,犯了什么错,她总认为是对的。但同样在书中,丹弗斯太太的管理能力是不容质疑的,她总是周到地让人那么放心。化装舞会便是她能力的完美体现。作为仆人,她也总是被人统治,但她在曼陀丽的一定权利也让她的一生散发光彩。

  接下来谈谈弗兰克,从一开始到最后,在这个家里,我最信任的一个人,和他在一起,心情总是很好。可弗兰克在别人眼里总是那么不如意,比如迈克西姆的姐姐比。可我觉得弗兰克可爱极了。弗兰克在书中也是不可缺少的,尤其在后来发现了吕蓓卡的小船后,我迈克西姆和弗兰克是站在一条线上的。在为迈克西姆的罪行做任何可能的让迈克西姆脱罪的事。弗兰克也和丹弗斯太太一样,是永远的忠仆,只是方式不同,结果不同,给读者的感觉不同。在我看完书后,我觉得我是很喜欢这个人的。相反,在书中,我最讨厌的人就是我。懦弱无能,说话做事总是口是心非,典型的小女人形象,是她自己的个性造成了她命运的悲剧结尾。她既然已经是曼陀丽的女主人了,已经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迈克西姆了,为什么生活在自己的家里会像作贼一样呢?

  为什么面对自己的丈夫不敢说出自己内心真正的感受呢?夫妻之间应该这样吗?还总是觉得他忘不了前妻,那么没有自信。既然已经作出了自己的选择,为什么就不能挺起胸膛来面对来自周围那挑衅的目光呢?她应该用自己的行动去证明自己的实力,让别人心服口服,让自己变得愉快,也让迈克西姆知道自己没有爱错人。可我却选择了躲躲闪闪地去生活,让人很自然地把我和吕蓓卡区分开来。我------曼陀丽的女主人的到来,必定会引来周围人的目光和议论,从迈克西姆带我回曼陀丽的那天起就是这样,到后来各种各样的人的到访和我出于礼貌的回访,在心里上对我的影响还是挺大的。因为他们那种不相信的眼光,疑惑的神情和略带轻蔑的话语,让我觉得自己的地位又低了一等。至于迈克西姆对我感情,也说不出特别的感觉。

  也许对于迈克西姆来说:只要不是再一个吕蓓卡就行了,在穿着上不要有任何吕蓓卡的影子。他在心里上就是需要有个像我一样有天真笑容的人。他对我的爱在书中,至少是我作为读者所没有感受到的。迈克西姆本来就是个手伤的男人,随着真相的揭露,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迈克西姆的痛。面对自己那畸形的婚姻,他简直到了就要疯狂地方地步,直到后来因无法忍受不堪的生活而宁可以生命作为赌资来杀死自己的妻子。或许是上天的爱怜吧,竟然阴差阳错地让世人认为吕蓓卡是水淹死的,而且还在二个月后在一个较远的码头发现了吕蓓卡是尸体。去认识的迈克西姆,可以说是行尸走肉。二个月,时间不长不短,迈克西姆承受的,也决不是我们可以想像的。他整天就在等着警察来逮捕他,可是等来的确实人尸。当时他肯定也是吓坏了,他也不知道,那具尸体是不是吕蓓卡的。

  直到看见尸体,他的心情应该还是泛着波澜的,到底是认还是不认,内心的挣扎仍抵不过自己想要自由生存的念头。他认完尸体后,也许心里稍平静了一下,但接下来的便是更紧张,因为既然尸体不是真正的吕蓓卡,那么毕定是别人家的姑娘,他们回找上门吗?那到时应该怎么办?到时就不只是是杀人了。时间一天一天地过,迈克西姆那根绷紧的弦也稍微轻松了一点,直到事情差不多平息,迈克西姆便开始了旅行,碰到了我,把我也卷入这场让人变得神经质的事件中去。人物我也只想介绍到这里,也只是我个人的内心想法而已。对于这本书,看到第一章对梦境的描述确实有点枯,他们失去曼陀丽后的平静生活,然后是回忆,一点一点的。接下来回忆到我的出现,当时她还是范.霍珀夫人的仆人。在那个美丽的城市,那种攀权附势的人的嘴脸和对低等人的轻蔑的态度也表现地淋漓尽致。

  在蔚然海岸旅馆的服务员的对客态度,也揭示了当时社会那种阶级分明的现状,这种手法讽刺意味颇重。作者也通过刻画吕蓓卡那种放浪的形骸之外的腐化生活,以及她与德温特的畸形婚姻,对英国社会中的享乐至上,在曼陀丽的化装舞会是该故事高潮前的预奏。当然吕蓓卡的小船的发现是整本书的高潮所在。对于后面,文章是越来越精彩,读者则会越来越想知道结局,越来越对吕蓓卡的死因感到浓厚的兴趣。对于那场审讯,我认为只有讽刺意义,没有另外任何意义,我觉得自己有太多话想说,有太多的想法和感慨。对于审讯后的结果:吕蓓卡是自杀的,觉得完全地荒谬,尽管在内心还是希望迈克西姆是没事的,但事实就是事实。这种想让迈克西姆被无罪释放的希望在接下来那场心里战中更加强烈,希望从贝克大夫那里得到让吕蓓卡自杀理由成立的原因,但对于英国法庭的荒谬,心里仍旧不能平静。还有朱利安上校,心里其实也清楚地知道吕蓓卡的死跟迈克西姆有关,可仍旧没有站出来说话,还有意地在帮助迈克西姆。故事的结局还是很美的,虽然曼陀丽没了但生活平静了,我与迈克西姆仍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故事结尾只说曼陀丽变成了一片火海,其他的什么都没提到。对于读者来说是充满想像的。大家会想:当仆人发现着火后会有什么反应?当当地居民发现从曼陀丽发出的火光是有什么反应?当得知这一消息,各大新闻报社当然蜂拥而至,但当这一消息散开后又会引起什么反响?是谁放的火?他们驾着车赶到后,又是什么情况......许许多多的事情我们可以去想象,但又代替不了事实.作者留给我们的只是无限的想象,其实一切就只是个永远没有答案的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