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的狮身人面像的传说故事

由书奇供稿

  狮身人面像,也称斯芬克斯狮身人面像,它的形象最初记载在古代的神话故事中,是一个善于用谜题刁难行路人的怪兽。而其实它本身,也是一个未完全解开的谜题。小编为大家准备了相关的资料,接下来就让小编带大家一睹为快!

埃及的狮身人面像的传说故事

  狮身人面像的传说故事

  在古代的神话中,狮身人面像是巨人与妖蛇所生的怪物:人的头、狮子的躯体,带着翅膀,名叫斯芬克斯。斯芬克斯生性残酷,他从智慧女神缪斯那里学到了许多谜语,常常守在大路口。每一个行人要想通过,必须猜谜,猜错了,统统吃掉,蒙难者不计其数。

  有一次,一位国王的儿子被斯芬克斯吃掉了,国王愤怒极了,发出悬赏:“谁能把他制服,就给他王位!”勇敢的青年狄浦斯,应国王的征召前去报仇。他走呀走,来到了斯芬克斯把守的路口。

  “小伙子,猜出谜才让通过。”斯芬克斯拿出一个最难最难的给他猜。“能发出一种声音,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却用三条腿走路,这是什么?”“这是人。”

  聪明的狄浦斯很快地猜了出来。狄浦斯胜利了,他揭开了谜底;但斯芬克斯不服输,又给狄浦斯出了一个谜语:“什么东西先长,然后变短,最后又变长?”狄浦斯猜出了谜底“影子”。于是斯芬克斯原形毕露,便用自杀去赎回自己的罪孽。

  据说,狮身人面像是依照斯芬克斯的形貌雕刻的。其实,狮身人面像并不是只有埃及开罗才有。只是在开罗的这一座最大,而且是最古老的。不过,各处雕刻的大小狮身人面(或牛头、羊头等)像,都是蹲着的。不同的是,有个别的还举起了一只爪子。

  狮身人面像真是依照卡夫拉的脸孔建成的吗

  传统的观点认为,狮身人面像是在埃及“古王国”时期建成的,是第四王朝的法老卡夫拉(其在位时间是公元前2520年至公元前2494年)依照自己的脸孔建成的。但是我们却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因为没有人亲眼目睹过卡夫拉法老的尸体。考古学家所能做的只有继续研究现存的一些雕像,从中得出一些理论。《剑桥考古》杂志刊出了芝加哥东方学院马克莱纳教授的文章,他利用“摄形光学数据和电脑图像”证明了伟大的狮身人面像就是对卡夫拉面孔的临摹。他写道:“我们将电脑测绘的结果用数字输人电脑之后就出现了网状结构的3D立体模型(骨架),再用260万个平面点就绘出了骨架图上的‘皮肤’。我们绘制出的狮身人面像的模样可能恰似数千年前的它的原样。有了卡夫拉的面孔,狮身人面像便获得了新生……”

  与此截然相反的另外一种论点是纽约聱察局法医高手弗兰克提出来的。他20多年来一直在研制一种犯人肖像“鉴别器”,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分析和研究各式各样的人脸。于是,人们要他详细研究狮身人面像和卡夫拉两者之间的异同之处。数月之后,他从埃及冋到纽约自己的工作室,仔细比较了两种雕像的上千张照片。他最后汇报自己的分析结果说:“狮身人面像,从正面看它的五官比例尺寸,特别是从不同的侧面看,其五官的角度和面部突出的尺寸,都使我坚信,狮身人面像不是卡夫拉……

  狮身人面像是远古高级文明的产物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美国学者约翰。韦斯特的发现又引起了新一轮的争论。他发现,狮身人面像除头部以外,整个狮身都出现水浸迹象。狮身人面像的脖颈以下已经侵蚀得很厉害。如果说这种侵蚀是由洪水引起的,那么在整个尼罗河流域至少有18米深的洪水。真是洪水引起的侵蚀吗?如果洪水已爬到金字塔的底座,那么狮身人面像堤道的另一端,即所谓的丧葬庙里面的石灰岩心,也就已经受到了侵蚀,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这样看来,就不可能是洪水侵蚀了狮身人面像。为了揭开这一谜底,韦斯特找到了波士顿大学的地质学专家斯利克教授。斯利克本来对狮身人面像建于第四王朝以前的说法还持怀疑态度,但是,当他首次参观了狮身人面像之后,就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斯利克教授将关于侵蚀的研究工作建立在了古气候学的基础上。他认为侵蚀狮身人面像的不是洪水,而是雨水。对此,地质学论点提出一种非常保守的估计,认为狮身人面像真正的建造时间可能”至少在公元前7000~公元前5000年之间“。因为斯利克教授认为,比埃及学家普遍认为狮身人面像建的时间更早的几千年之初,引起狮身人面像特殊侵蚀模式的大雨就已经停止了。但是依据埃及学家的考证,在公元前7000~公元前5000年的远古时期,尼罗河流域是新石器时代以狩猎为生的原始部落的聚居地,当时人们使用的工具仅限于磨制的火石和木棍等。在这种情况下,狮身人面像及其周围的庙宇(由一块块重达200吨的石灰石建成)是如何建成的呢是尚未确定的远古高级文明的产物?

  这一切,我们现在都还无法解释。千百年来,经过风蚀、日晒、雨淋,雕像有些地方已龟裂,但这仍然不能削减其雄伟壮观,神圣而又神秘的风采,狮身人面像也给一代又一代的人们留下了一个又一个难解之谜。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