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的儿子和高傲的王爷的外国民间故事

由恒锐供稿

  民间故事,作为一种集体创作,在情节、主题、人物等方面有显著的类型化倾向。下面让小编给大家讲一讲寡妇的儿子和高傲的王爷的外国民间故事。

  寡妇的儿子和高傲的王爷

  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小伙子向一个姑娘求婚。这两个小伙子,一个是穷寡妇的儿子若萨尔科,一个是高傲的世袭王爷捷普瑟尔科。

  若萨尔科是村里最快乐、最勇敢的小伙子,姑娘早就看上了这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而对高傲的王爷,连瞅都不愿意瞅他一眼。既然他们一起来求婚了,那就得拒绝一个。可是这事儿并不那么容易。姑娘想了想,这样回答他们:“你们谁能从海怪那里把它们的马群赶来,我就嫁给谁。”

  姑娘知道,只有若萨尔科才能弄到这些马群。两个小伙子想了想,准备去搞马群。

  捷普瑟尔科王爷提议说:“我们一块儿去。要是一个人死在半道上,另一个就把马群赶回来。”

  若萨尔科同意了。于是他们分手回家,准备出发。王爷给自己挑选了一匹纯种快马,在工匠那里订制了贵重的武器,搞了一套好衣服。许多仆人忙着给王爷准备上路的东西。

  若萨尔科回到家里,心想从哪儿能军到上路的马?穿什么?怎样搞到武器?他的母亲一一老寡妇发现儿子闷闷不乐,就亲切地问儿子:“若萨尔科,你怎么啦?你不是村里最快乐的小伙子吗?你有什么操心的事儿?你为什么愁眉苦脸?”

  若萨尔科回答说,他答应同捷普瑟尔科一起去搞海里的马群,可是池既没有快马,也没有武器。

  “有谁能告诉我,到哪儿去找海里的马群,怎样才能从海怪的手里把它们夺来?”他转向母亲,补充说。

  寡妇回答:“你听我说,妈的话帮过许多小伙子的忙,这次对你也会有帮助的。你别去找嫩口的快马,就骑你爹留下来的马。从表面上看,它很老了,可是它不让任何一匹马超过它。它曾经载着你爹漂洋过海,还没有忘记去那几的路。它会指点你,怎样把马群从海里弄出来。往后怎么办,那就靠你自己小心从事了。要是非得跟黑海怪斗,你可别先动手,让它们先动手。要记住: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躲过它们的箭—你从马鞍上高高地跳起来,让箭从你的马鞍上飞过去,射不着你。”

  母亲的嘱咐使若萨尔很高兴。他从马圈里牵出父亲的马,用筛选过的燕麦喂它,用泉水来饮它,梳理好它的鬃毛。

  寡妇找出若萨尔科的父亲出远门时穿的旧衣服和他的那张强弓。还给儿子拿来一根很结实的鞭把带韦子的鞭子。

  “没有这根鞭子,你对付不了马群。要是领头马跑出马群,朝你扑来,你用鞭把狠狠地揍它,它就不会逃脱的。”

  到了上路的那一天,寡妇一面送着儿子,一面嘱咐他说:“我不喜欢你的同伴一一高傲的王爷捷普瑟尔科。他太阔了,有了王爷的傲气和阔气,就必定没有信义。你听我的话,万一你发生意外,不能回来,请王爷捎这么个口信给我:‘我爹没有打败的人,我打败了。’”

  若萨尔科牢记母亲的教导。一大早,两个骑马的人—寡妇的儿子和捷普瑟尔科王爷—离开了自己的山村。

  他们走了很久。终于在大地的尽头看见了大海。

  若萨尔科问:“捷普瑟尔科王爷,你是下海底呢,还是留在岸上?”

  王爷回答:“我在岸上等着。”

  “好吧,那你就坐着,瞅着波涛。要是从海里翻上来的浪花比铡还要红,那就是说,我干得很不顺手。赶紧来帮我一把。要是浪花比雪还要白,那就是说,我带着马群回来了。那时,你赶快上马,跟我一起赶马群。”

  说完,若萨尔科用鞭子抽了一下马,便消失在大海深处。王爷下了马,放马去吃草,自己找了块地方,舒舒服服地歇着,开始等候若萨尔科。

  过了一天又一天。过了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海面上依然十分平静。到了第三个星期的开头,海水开始翻腾、咆哮起来。水面上出现了比铜还要红的浪花:应该赶紧去援助寡妇的儿子。可是捷普瑟尔科不敢往海里跳。他决定继续等待,看看后果怎样。海水慢慢平静下来。过了三天,水面上出现了比雪还要白的浪花。捷普瑟尔科活跃起来,跳起来,上了马。他刚跨上马鞍,就见若萨尔科精疲力竭地从海里出来了。他赶着一大群马。王爷策马来到马群跟前,同若萨尔科一起赶着马群朝前走。

  他们走了好多天。剩下的路程已经不长了。突然,一匹枣红马冲出马群,朝寡妇的儿子直奔而来。若萨尔科用鞭把敲了一下它的脑门,赶它回去。于是枣红马朝捷普瑟尔科王爷那边奔去。王爷慌了神。枣红马轻易地从他身上跳过去,比闪电还要快地逃向大海。

  两个骑马人继续往前赶着马群。捷普瑟尔科不时地回头张望。忽然他对若萨尔科喊道:“你瞧,有一片乌云在追赶我们呢!”

  “这是黑霍扎,马群的主人,最可怕的海怪。枣红马向它报了信,说我们赶走了马群。你是继续赶马,还是帮我跟海怪斗?”若萨尔科一面拨转马头,一面喊道。

  王爷急忙回答:“我最好还是赶马群吧!”

  他继续往前走,若萨尔科留在了原地。黑霍扎催马来到他跟前,勒住马,扬起一片尘土。

  海里的马群主人叫道:“呵,原来是你呀,若萨尔科!从前你老子搅得我们不得安宁,现在你又来捣乱了!我们来千一仗吧!”

  若萨尔科沉着地回答说:“你怒气冲冲,心绪不宁,又丢了海里的马群。你就先动手吧。”

  黑霍扎拉满自己的大弓,朝若萨尔科射了一箭,这支箭比竿子还粗。可是寡妇的儿子及时跳了起来,向上跳了有七肘高。海怪的箭从马鞍上掠过,一点也没碰着小伙子。若萨尔科重新落在马鞍上,用自己的那张弓射了一箭,正好命中黑霍扎‘的心脏。海怪落下马来。

  若萨尔科催马追赶王爷。他追上了枣红马,把它赶回马群。

  两个骑马人一起继续往前赶海里的马群。突然,从马群里窜出一匹白马,照直朝寡妇的儿子冲过来。若萨尔科想起母亲的嘱咐,用鞭把敲了一下它的脑门,把它轰开了。于是白马又朝捷普瑟尔科扑过去。

  工爷慌了神。自马从他身上跳过去,象箭一样朝大海驰去。捷普瑟尔科又开始不安地朝后面张望。

  一个钟头还不到,他就惊慌地跳了起来,喊道:‘若萨尔科,又有一片乌云朝我们压过来了!"寡妇的儿子安慰他说:“别怕,这是黑霍扎的二哥。看来,白马把我们赶走了海里的马群,打死了他的弟弟的事告诉了它。你干哪一样:是继续赶马群呢,还是帮我跟海怪斗?”

  捷普瑟尔科急忙回答说:“我继续赶马吧。

  寡妇的儿子停下来,拨转马头。黑霍扎的二哥全速朝他,冲来。它比黑霍扎块头更大,更可怕。腾起的烟尘比山还高。

  它吼道:“原来是你呀,若萨尔科!从前你老子不让我豹·安宁,现在你又来兴凤作浪了!你要不是胆小鬼,咱们就打吧!”

  若萨尔科镇静地说:“你怒气冲冲,你情绪不宁,你丢了海里的马群,又失去了弟弟。你就先动手吧。”黑霍扎的二哥拉满了弓,朝寡妇的儿子放了一箭,女箭比百年老橡树还要粗。若萨尔科及时跳了起来,向上跳了二十七肘高。箭从他的下边飞过去,一点也没碰着他。不等甜人定神,若萨尔科也射了一箭。他的箭虽然不大,但不偏不倚正好射中妖怪的心脏,妖怪摔倒在地,若萨尔科接着遭赶王爷去了。他追逐着那匹白马,把它赶向马群。一两个骑马人一起朝前走。一整天路上平安无事。可是到了傍晚,有一匹黑马从马群里窜了出来。它象二阵旋风似的冲向寡妇的儿子。而若萨尔科早有准备。他使尽全身力气用鞭把朝马头打去。黑马往后一跳,立刻又朝王爷那边奔去。捷普瑟尔科吓得伏在自己那匹马的脖子上。黑马从他身上飞过去,霎时间消失在远方。

  王爷一边骑着马走着,一边老是回头看着。

  过了一会儿,他喊道:“黑云朝我们压过来了!”

  寡妇的儿子若萨尔科扭过头来,说:“这准是黑霍扎的大哥追来了。显然,黑马告诉了它,我们赶走了马群,打死了它的两个弟弟。只怕我一人对付不了这个妖怪。王爷,你最好跟我在一起,帮我一把!”

  狡猾而胆怯的王爷回答说:“我把马群赶远一点,马上就回来。”

  寡妇的儿子勒住马,拨转马头,迎着敌人冲去。这三个妖怪中最可怕的一个照直驰向若萨尔科。大地在它的马蹄下颤抖,周围的群山也在震动。海里的马的主人手里拿着一块大石头。它仲到若萨尔科跟前,勒住黑马。烟尘腾上天空。

  它威吓地对寡妇的儿子说:“原来是你赶走了我的马群呀?从前你老子闹得我们不得安宁,现在你又来捣乱了?等着吧,管叫你也跟着你的老子去阴曹地府。我们来斗一斗里”

  若萨尔科回答说:“既然我们俩惹火了你,赶走了你的马群,让你失去了两个弟弟,当然由你先打了飞”

  大霍扎朝寡妇的儿子扔来一块大石头,若萨尔科从马鞍上跳起来,跳了六十三肘高。可是石头还是碰着了他。他不是落在马鞍上,而是落在尖尖的石头上。大霍扎高兴地尖声怪叫起来,赶紧来捉寡妇的儿子。可是若萨尔科的箭不偏不倚迎面飞来:小伙子虽然摔了下来,但弓并没有撒手。他使尽平生的力气朝大霍扎射了一箭。海怪跌倒在地,一命呜乎了。

  这当儿,捷普瑟尔科王爷躲得老远,决定停下来,等候着。他想知道决斗的结果怎样。他等了又等,既不见大霍扎,也不见寡妇的儿子。捷普瑟尔科王爷心想:“也许他们俩都完蛋了了”于是他悄悄地转了回来。

  若萨尔科这时已经没有力气爬起来,骑上马了,他等候着捷普瑟尔科,可是老等不来。王爷这会儿才慢腾腾地走来。他看见,妖怪已经死了,寡妇的儿子受了伤,躺在跟前一堆尖石上。

  若萨尔科有气无力地说:“王爷,听着,我已经起不来了。你一人走吧。让等候咱们的姑娘看看这海里的马群,告诉她,这马群是你赶回来的,寡妇的儿子若萨尔科葬身海底丁。让她做你的妻子吧。我只求你一件事,把我的遗言转告给我的母亲:‘我爹没有打败的人,我打败了。’现在走吧。”

  说完这话,若萨尔科昏迷过去。捷普瑟尔科把马群赶到姑娘家,声称是他自己弄来的,寡妇的儿子死在海里了。

  随后王爷来到老寡妇——若萨尔科的母亲那里,把她儿子的遗言转告给她,便急急忙忙赶回家去,准备大办喜事。

  若萨尔科的母亲听说她的独生子已不在人世了,放声大哭,悲痛欲绝。

  后来,过了一天,又过了一天,她稍微平静了点儿,心想:“要是若萨尔科战胜了这些妖怪,那就应该是他搞到海里的马群的,而不是捷普瑟尔科王爷。这准是王爷在里边捣了鬼。”她鼓足勇气去找王爷要娶的那个姑娘,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她。

  姑娘素来喜欢勇敢的若萨尔科,一直焦急地等待着他。

  姑娘喊道:“我要是找不到若萨尔科,就决不结婚!”

  她骑了一匹海里的马,出发去找寡妇的儿子。

  这匹马跑了好多天,终于把姑娘带到若萨尔科躺着的那块地方。姑娘跳到地上,坐在一旁,哭了起来。泪水淌在了少年的脸上。他舒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我睡了这么久!”若萨尔科说完站起身来,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一瞧见姑娘,他立刻奔上前去,详细地询问起她是怎样来到自己身边的。

  姑娘一五一十地对他说了一遍。随后,他们骑上马,幸福地回家去了。

  母亲一见儿子回来了,十分高兴,若萨尔科的朋友们也很高兴。只有王爷一人不高兴,他羞愧难当,不敢在人前露面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