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故事中的好看儿童故事

由书奇供稿

  一千零一夜故事是源自阿拉伯的民间故事集,里面的故事非常多,后来边作了孩子的读物。那么里面有哪些好看的故事呢?小编为大家准备了相关的资料,接下来就让小编带大家一睹为快!

一千零一夜故事中的好看儿童故事

  钱商和匪徒的故事

  从前有个专做银钱兑换生意的商人,在钱币市场上开了个铺子,做起买卖来。

  有一天,他从铺子里回家,身边带着一袋金钱,从一伙小偷身边经过。这伙小偷望着那袋金钱,非常眼红,可一时又想不出好的办法。这时,他们中一个诡计多端的家伙,向伙伴们夸口说:“我有办法把他手中那袋钱弄到手。”

  “什么办法?”伙伴们不相信。

  “你们等着瞧吧!”这家伙显得满有把握,随即跟踪钱商去了。

  钱商回到家中,把钱袋放在桌子上,然后预备洗手做礼拜。他一边吩咐女仆:“我要做礼拜,给我打盆水来洗手吧!”一边急急忙忙到厕所去小便。女仆照他说的,小心翼翼去打水,可她一时疏忽大意,忘了关大门,这下可给了那个小偷机会了,他轻而易举地闯了进去,拿了摆在桌子上的钱袋,立刻溜之大吉。

  他回到伙伴中,讲起偷钱的经过,不由洋洋得意。

  伙伴们听了他这番话,都咂舌称赞,说:“向万能之神安拉起誓,不可否认,你确实要算最精明强干的人了。这件事干得尤其出色,这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做得到的。不过现在钱商家中一定闹翻天了。你想,那个商人从厕所出来,发现钱袋不见了,必定要责怪女仆,并且痛打她。这样看来,你干的这件事情就不是尽善尽美了!你要能拯救那女仆,使她免除嫌疑,不被打骂,那才真正算得上好汉哩。”

  “若是安拉的意愿,我一定要拯救那丫头,不让她受冤枉。”

  骗子说完后,离开伙伴们,又跑回钱商家的门前。

  他侧耳一听,女仆被主人鞭挞得悲哀哭泣,悲惨不已。他迫不及待地,使劲把门一敲,马上听见商人的声音:“谁敲门呀?”

  “我呀,你铺子隔壁那家的仆人。”骗子随口撒谎道。

  钱商开了门,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主人向你致意。他说,你怎么这样粗心,怎么会把这一袋金钱扔在铺子门前,也不收拾就走了?要是别人把它拾走,损失可就大了,幸亏我们主人发觉,替你收了起来。”骗子说罢,拿出钱袋来。

  钱商一见钱袋,非常诧异,嘀咕着:“这是我的那袋钱呀!”

  “向安拉起誓,你得给我们主人写张收据,我才能把钱交给你呢。”骗子故作镇静,“不然,我恐怕主人会怀疑我没交钱呢。请你写张收据,盖上私章吧。”

  钱商当然深信不疑,转回家去写收据。

  这时,骗子带着钱袋,转身一溜烟地逃得无影无踪。这样,女仆洗清了冤屈,钱袋也到了那骗子手上。

  终身不笑者的故事

  相传很久以前,有一个财主,有很多田产地业,家里车马、婢仆成群,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他死的时候,只有一个年幼的独生子继承祖业。

  儿子逐渐长大,由于财产如山,他过起了享乐生活,终日沉溺于花天酒地之中。他为人慷慨,乐善好施,挥金如土。几年下来,父亲留下的钱被他花得干干净净。于是,他只好出卖婢仆和变卖家产,勉强维持生活,到后来变得一无所有,缺衣少食,没办法,他只好卖苦力,靠做短工糊口。

  过了一年,有一天,他坐在一堵墙下,等着别人雇他做工。这时,一个衣冠楚楚、面容慈祥的老人走过来,跟他打招呼。他觉得奇怪,问道:“老伯,你认识我吗?”

  “不,我不认识你,孩子。可我看你现在虽然落泊,但在你身上却有富贵的迹象呢。”

  “老伯,这都是命中注定,你需要雇我做活吗?”

  “是的,我可以请你去做一些简单的家务活。”

  “什么事,老伯,告诉我吧。”

  “我家里有十个老人需要照料。你能吃好穿好,我除了付你工资,还要给你一些额外的报酬。说不定托安拉的福,你会得到你所失去的一切呢!”

  “明白了,谨遵所命。”青年欣然答应。

  “我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请说吧。”

  “你必须保守秘密。如果你看见我们伤心哭泣,不许问我们为什么哭泣。”

  “好的,老伯,我不问就是。”

  “托安拉的福,孩子,你跟我来吧。”

  于是,老人带着青年上澡堂,让他洗掉身上的污秽,换上一套崭新的布衣服,然后带他回家。

  老人的家是一幢坚固、宽敞、高大的房屋,里面房间很多,大厅中央有喷泉,养着雀鸟,屋外还有花园。他们来到大厅,厅里彩色云石的地板上铺着丝毯,镶金的天花板灿烂夺目。屋里有十个年迈的老人,他们个个身穿丧服,相对伤心饮泣。眼看这种情景,他觉得奇怪,很想问明白,但想起老人提出的条件,便默不作声。接着老人给他一个匣子,里面盛着三千金币,对他说:“孩子,我把这些钱交给你来维持我们的生活,一切都托付给你了。”

  “是。”他愉快地接受了老人的托付,开始服付照料这些老人。

  他精心安排他们的生活,一切都亲自过问,和他们平安愉快地生活在一起。但没过几天,老人中的一个就害病死了,他们伤心地洗涤、装殓好同伴的尸体,把他葬在后花园中。

  以后的几年中,这些老头子一个一个地死去,最后只剩下两人,一老一少,相依为命。又过了几年,这个老头也生了病,生命垂危。青年不由惭愧地对他说:“老伯,我可是勤勤恳恳地伺候你们,向来小心谨慎的呀!十二年了,我可没偷懒呢。十二年如一日。”

  “不错,我的孩子。你精心照料我们这些年,确实勤恳。现在老人家们先后去世,那不奇怪,我们活着的人,迟早也是要去见安拉的。”

  “我的主人哟!你如今卧床不起,病情很沉重。能否在此时告诉我,你们长期苦闷、伤心、哭泣的原因呢?”

  “孩子,你别难为我吧,这些事你不需要知道。我向安拉祈祷过,希望他保护人类,别再让人们像我们这样悲哀地生活。你如果不想重蹈我们的覆辙,希望你千万别开那道房门。”他伸手指着一道房门,警告青年:“如果你定要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就去开那道门吧,门开了,你就明白了,但你也难逃我们那种劫难,到那时候,你懊悔就来不及了。”

  老人的病势越发沉重,最后终于瞑目长逝。

  青年把他的尸体葬在园中,挨着他的同伴们。这以后,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不知做什么才好。他惶惑不安,老人们的事情吸引、侵扰着他。他想起老人临终嘱咐他,不许他开那道房门,一时被好奇心驱使,他决心看个究竟。于是他一骨碌爬起来,走了过去,仔细打量,那是一道十分别致的房门,门上上了四把钢锁,门楣上蛛网尘封。

  老人临终时的警告警示着他,他不由得离开那道房门。可是,想去开门的心情始终烦扰着他。他彷徨、犹豫了七天,到第八天,他再也坚持不住,自言自语地说:“安拉的判决无法避免,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一定要开门,看它到底能给我带来什么遭遇。”于是他冲到门前,打破锁,推开门。

  门开后,出现了一条狭窄的通道,他不顾一切,朝里走去,大约三个钟头后,他来到无边无际的大海边,他感到惊奇,张望着在海滨徘徊。突然一只大雕从天空扑下来,抓起他飞向高空。飞了一阵,大雕落在一个海岛上,把他扔在那里,飞走了。

  他独自在孤岛上,无路可走。有一天,他正坐在海边哀叹,突然看见海面上远远出现一只小船,这使他希望顿生,他心情惶惑地等待小船驶近。

  小船终于驶到岸边。他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用象牙和乌木精制的小艇。船身用金属磨得闪闪发光,船上配着檀木桨舵,里面坐着十个美如天仙的女郎。女郎们一起登岸,吻了他的手,对他说:“你是女王的新郎哪!”接着一个婀娜多姿的女郎走近他,打开手里的丝袋,取出一袭宫服和一顶镶嵌珠宝的金王冠,给他穿戴起来。然后,她们带他上船,起桨出发。

  船上铺着各种彩色的的丝绸垫子。他看着这一切富丽堂皇的装饰和美丽的女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想,她们会把船划到哪儿去呢?

  划了一阵,小船驶到一处岸边。

  他抬头一看,岸上无数兵马列阵,武装齐备,铠甲明灿。已经给他预备了五匹骏马,金鞍银辔,光彩夺目。他跨上其中的一匹,让另四匹跟在后面,于是兵马分成两列,簇拥着他。只见鼓乐喧天,旗帜招展,在隆重的仪式中,他们浩浩荡荡地前进。

  他不禁疑惑迷茫,很难相信这是事实。

  走着走着,来到一处广阔的地带,那儿矗立着一座宫殿,周围有庭园和茂密的森林、湍急的小河、盛开的香花以及歌唱的飞禽,景致美丽幽静。

  一会儿,一队队人流从宫殿里涌到草坪上,人们都围他,接着一位国王骑着骏马,带领仆从来到他面前,他赶忙下马,向国王致敬。

  国王说:“来吧,现在你是我的客人。”于是两人跨上坐骑,谈笑着来到王宫门前,他们这才双双下马,手牵手地进入宫中。

  国王让他坐在一张镶金交椅上,自己挨着他坐下。她取下头上的面纱,露出本来面目。原来她是一个满面春风、美丽可爱的巾帼英雄,她的美丽和富丽堂皇的场面,令这位青年惊奇、羡慕不已。女王对他说:“你要知道,我是这里的女王,你所看见的那些士兵,其实都是女的。这儿没有一个男子。在我们这个地方,男人负责耕田种地、修房筑屋,妇女则管理国家大事。妇女不但掌权,处理政府的事务,而且还要服兵役。”

  青年听了这些,感到十分惊奇。

  一会儿,宰相来到女王面前。她头发斑白、面貌庄重,是个威武的老太婆。女王吩咐她:“给我们请法官、证人来吧。”

  宰相领命,匆匆去了。女王亲切和蔼地跟青年谈话,安慰他,问道:“你愿意娶我为妻吗?”

  青年立刻站起来,跪下去吻了地面,道:“陛下,我比你的仆人还穷。”

  “你看到这些婢仆、人马、财产了吗?”

  “是的,看见了。”

  “这里的一切,你都可以随便使用。”她说道,又指着一道锁着的房门道:“是的,一切你都可以随便支配使用,只是这道房门不许你开,否则你会懊悔的。”

  说罢,宰相带了法官和证人来。青年一看,她们一个个全都是老太婆,长发披肩,摆着庄重严肃的架势。女王吩咐婚礼仪式开始,于是摆下丰盛的筵席,大宴宾客,盛况空前。

  新婚之后,他和女王夫妻恩爱,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不知不觉过了七个年头。

  有一天,他想起那道锁着的房门,自言自语地说:“里面一定藏着更精美的宝物,要不然,她怎么会禁止我开门的呢?”于是他一骨碌爬起来,毅然打开了房门,进去一看,原来里面关着从前把他抓到岛上的那只大雕。

  大雕一见他,便对他说:“你这个不听忠告的倒霉家伙!你不再受欢迎了。”

  青年听了这话,回头便逃,大雕赶上去一把抓住他,飞腾起来,在空中飞了约一个钟头,把他扔在原先抓他的那处海滨,然后展翅飞去。

  青年慢慢醒过来,坐在海边,想着在女王宫中掌权发号施令的荣耀,忍不住伤心后悔。他盼望回到妻子宫中去,便呆在海边观望,足足等了两个月。一天夜里,他在忧愁的缠扰下失眠,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个声音说道:“你只能烦恼了,失去了的,要想得到它,那谈何容易啊!谈何容易啊!”

  他听了那声音,知道没有希望重叙旧情了,不由大失所望,悲哀至极。他无可奈何,又回到七年前老头们居住的屋子里,忽然明白了一切。老头们当时的境遇和自己目前的遭遇不是一样吗?这也就是他们忧愁苦恼、伤心哭泣的原因呀。

  从此,他住在那幢房子里,寂寞冷落,忧郁苦闷地度日,不停地悲哀哭泣。

  那以后,他终身不再言笑,直至瞑目长逝。

  撒谎者贝浩图的故事

  相传从前有一个远近闻名的撒谎者,名叫贝浩图。贝浩图有两个伙伴。一天,他兴致勃勃地给两个伙伴讲起了自己的经历——

  你们可知道,我从八岁起便开始说谎,现在已养成一年说一次谎的习惯。之所以说谎,完全是为了对付那些奴隶贩子。有趣的是,我的谎言往往都能实现,因此那些奴隶贩子一提到我就感到头痛,没办法,只好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带到奴隶市场去卖。

  有一次,我又被奴隶贩子带到奴隶市场,他委托经纪人出卖我,并要经纪人向买主讲明我的缺点。于是经纪人按照他的要求,在市场上大声向众人宣布道:“这是一个带有特别缺点的奴隶,有谁肯要吗?”

  “他有什么特别缺点呀?”人们问经纪人。

  “他每年都要说一次谎来欺骗自己的主人,除此之外,其他方面还挺不错。”

  “有人出钱买他吗?”一个商人走上前来问道。

  “有,已经出到六百元了。”

  “好,我买下他,并付你二十元赏银。”

  于是经纪人为奴隶贩子和商人牵线,促成了这笔交易。见他们彼此收兑了银钱后,经纪人将我带到商人家里,亲自交代清楚,然后高兴地领走了二十元手续费。

  商人给我找了一套适合我这种身份的衣服,让我换上。从此他就是我的新主人了。我惟命是从,尽心尽力地好生侍侯着我的主人。转眼到了第二年的收获季节,由于风调雨顺,粮食喜获丰收,家家户户都大摆宴席,饮酒作乐,共庆丰收。

  这天,我的主人也不例外地在他城外的庄园里摆下丰盛的筵席,邀请他商界的同行以及亲朋好友,共同欢庆丰收年。正午时分,主人忽然想起忘了带一件东西,便对我吩咐:“你马上骑骡子回家去,向太太取我要的东西,并立刻给我送来,要快!”

  我领命而去,急速往家赶。快到门口时,我突然大吼一声,嘶哑着嗓门大哭起来。哭喊声惊动了四邻,人们从街头巷尾围拢过来看热闹。此时太太和小姐们听到了我的哭声,赶紧开门出来看个究竟。见我痛苦不堪、泪流满面的样子,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我泣不成声地告诉她们:“老爷和他的朋友们正坐在一堵古墙下,高高兴兴地边吃边谈时,那堵古墙不知怎么突然倒了下来,把他们全部压死了。看见这种情景,我一时不知所措,后来想起应赶快向太太报告,于是我就急忙赶回来了。”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太太和小姐们顿时捶胸顿足哭起来。她们发疯似地撕扯自己的衣服,打自己耳光。人们见此情景,急忙上前劝慰。此时女主人已完全失去了理智,昏头昏脑地冲进家,不管一切,见东西就砸。一时间家具门窗墙壁全被捣毁砸烂。她一边砸还一边对我说:“贝浩图啊,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站在一旁干啥,还不快来帮我。”

  我不敢怠慢,动手砸起来,扳倒衣柜橱具,将桌上的各种摆设和屋里的瓷器全部砸个粉碎。我一边大肆破坏,一边哭闹:“我的主人哟!我的主人哟!你死得好惨哦!……”

  就这样我把主人家里的瓷器全给葬送了。

  当家里闹得天翻地覆,该破坏的东西几乎全被捣毁了后,太太才披头散发、衣冠不整地带着小姐们和少爷们涌出大门,并对我说:“贝浩图,你在前面带路,我们一起去老爷遇难的地方,好安葬我那可怜的丈夫。”

  我听从女主人的指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在前面带路。

  跟在我后面的太太、小姐们早已把教规忘了。她们光着头、露着脸,一个个悲痛欲绝地哭喊着:“啊!我的人哟!啊!天啊!……”街坊邻居,男女老少,全都跟着我们,人人都洒下同情的泪水。大队人马沿街走着,哭闹声惊动了城里的人,他们惊奇地出来观看,有的人上前来询问究竟。我便不失时机地将情况告诉他们。于是人们叹道:“遇到这样的灾难是没有办法的事了,看来只有祈求安拉拯救了。”有人说:“这可是一个头面人物呀,得把情况向省长报告啊!”

  省长知道这不幸的消息后,急忙率领一队人马,带着锄头、铲子等工具,从我们后面赶来救援。

  此时路旁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我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边哭,一边打自己的耳光,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太太、小姐、少爷们跟在后面,哭喊声惊天动地。快到庄园时,我加快步伐,甩开大队人马,迅急地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撒在头上,并提高了哭喊声,一副狼狈像地冲进庄园,哭天喊地地嚷道:“老爷啊!不好了,太太她,哟,嗬,嗬,太太她死了!今后我怎么办,有谁来疼我呀?但愿我能换回她的生命啊……”

  主人看见我这副模样,吓得脸刷一下全白了。他瞠目结舌地问:“怎么了?贝浩图,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答道:“我听从老爷吩咐回家取东西,没想到到家一看,堂屋的墙壁已全部坍塌了,一家人全被压在了下面。”

  “太太怎样了,是否安全?”

  “不,老爷,没人能逃出厄运,全给压死了,并且太太还是最先死于这次意外的哩。”

  “我的小女儿呢?”

  “她也死了。”

  “那匹骡子怎样,它还没事吧。”

  “不,向安拉发誓!由于正屋和马厩的墙壁是一起垮塌的,因此,所有的牛羊鸡鸭,全被压成了肉泥,什么也没剩下。”

  “也许老太爷还没事呢?”

  “不,老爷,你不要再抱任何希望了,家里的人和物全部完了。”

  此时,主人才感到没有任何希望了。他脸上马上失去了光泽,脑子里一片空白,呆若木鸡。由于知觉全无,他脚瘫手软,渐渐支持不住,颓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稍时,他突然发疯似地跳起来,胡乱地抓扯衣服,拔胡须,摔头巾,疯狂地打自己,直打得鲜血直流。接着便扯破嗓门嚎哭起来:“哟嗬嗬,我可怜的孩子们啊,可怜的太太、老太爷哟!你们为啥遭这般厄运啊!世间有谁的命运比我更悲惨呀!”

  同席的商界亲朋好友听到这不幸的消息,也感到非常的悲哀,他们可怜我那主人的遭遇,随着他哭泣,陪着他撕扯自己的衣服。由于这突然降临的重大打击,使得主人神智不清,像醉汉一样东倒西歪地向庄园大门走去。其他人也随着他向庄园门口涌去。

  刚跨出庄园大门,主人便看见满天灰尘,带着哭喊声的大队人群正向这边奔来。他仔细一看,才发现省长率队走在前面,随后是他的家眷,个个哭得像个泪人。当主人与他太太、儿女们相互碰面时,一下就愣住了,许久,才破涕为笑,相互询问。

  主人问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样?不是说你们遭遇了不幸吗?”

  “托安拉的福,爸爸,你总算能平安无事。”小姐少爷们一个个涌上去拥抱主人。

  太太见主人好好的,惊喜得不得了,同时也感到奇怪,说道:“赞美万能之神安拉啊!他使你和你的朋友安然无恙!但不知你们是如何死里逃生的?”

  主人在闹哄哄的气氛中,也不知太太在说些什么,只是忙着问:“家里情况如何?是否出了意外?”

  “家里一切正常呀,没发生什么事。只是贝浩图这个奴才光着头,一边撕扯衣服,一边哭喊着:‘我的主人哟!’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他说:‘老爷和朋友们全被坍塌的墙压死了。’”

  “刚才他也是哭哭啼啼跑来对我说,家里的人全都死了。”主人说着回过头来,见我站在一旁,头上套着已被撕成条条的头巾,满脸的泪水和尘土,便愤怒地大声喝道:“该死的奴才,瞧你干的好事,我非剥你的皮、抽你的筋不可。”

  “老爷!你可不能惩罚我,因为这是我的缺点。你并不是不知,我每年都要说一次谎,而这次我不过只说了一半。这样吧,到年底我再说下一半,以构成完整的一次。”

  “狗崽子!你这个罪该万死的家伙!”主人的愤怒达到的极点,他大发雷霆,“你造成了如此严重的恶果,却还毫不知罪地说只说了一半谎。气死我了,你给我滚吧!我不愿再看见你。”

  “你虽然恢复了我的自由,我却不能离开你。待我在年底前将余下的一半谎说完,你便可以将我带到市场上去,并向其他买主讲明我的这个缺点,再出手将我卖掉。现在你不能赶我走,因为我没有任何能维持生活的技能。你曾跟法学大师学习过,应该清楚法学中对于释放奴隶的有关规定。”

  我在彬彬有礼地辩解,主人却一个劲地咒骂,我们互不相让。

  这时人们都围了上来,同情地安慰我的主人。随后主人和他的朋友们迎上前去招呼省长,向他讲明事实真相,并重申了这次事件只是说了一半谎的结果,还不知下一半谎将造成什么样的危害。省长和众人听了,认为开这样过火的玩笑太不像话了。于是大家便异口同声地咒骂我,遣责我,而我却若无其事地笑着说:“这是我的缺点,主人是不能惩罚我的,因为在买我时他就非常清楚我的这一情况。”

  随后,主人回到家里,当他看见家里一片狼藉,找不到一件完好的物品时,简直是怒火中烧。这些被毁之物,绝大部分是由我亲手砸的,其损失已无法计算,当然,太太毁掉的东西也不少,但她却火上浇油地对老爷说:“这些瓷器以及其它家什,全是贝浩图这小子一手砸碎的。”

  主人最后无可奈何地说:“我不知造了什么孽,遇到了你这样的狗杂种。你造成这样的灾难,却还振振有词地说这只是说了一半的谎,若让你将下一半的谎撒完,你不是要毁掉整座城市吗?”

  主人越想越愤怒,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带我去见省长。我被重重地鞭挞了一顿,直打得我血肉模糊,不省人事。其后我被刺破面颊,烙上火印,带到市场拍卖。后来,我像以前一样,不管到了哪一个新主人家中,都要继续作祟,其结果当然又是被转卖。就这样,我从这家到那家,撒谎者的名声渐渐响亮起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