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三册①中叫喊的孩子》文学民主主义长篇小说

由海愈供稿

  《悲惨世界》小说的结构可以用这样一副图来表示,冉·阿让是一根主轴,是“人道主义的传播者、体现者”。那么接下来就让小编给大家分享一下关于悲惨世界-在第三册①中叫喊的孩子的故事吧。

  在第三册①中叫喊的孩子

  ①本书法文版初版时共分十册。此处所说的第三册,即指本译本第二部第三卷第一章《孟费-的用水问题》的最后一段,见第二部469页。

  在医院路那所房子里发生这些事的次日,有一个男孩,仿佛来自奥斯特里茨桥的那面,顺着大路右边的平行小道走向枫丹白露便门。当时天已全黑。这孩子,脸色苍白,一身瘦骨,穿着撕条挂缕的衣服,二月里还穿一条布裤,却声嘶力竭地唱着歌。

  在小银行家街的转角处,一个老婆子正弯着腰在回光灯下掏垃圾堆,孩子走过时,撞了她一下,随即后退,一面喊道:

  “哟!我还以为是只非常大的,非常大的狗呢!”

  他的第二个“非常大的”是用那种恶意的刻薄声调说出来的,只有用大号字才稍稍可以把那味道表达出来:是个非常大的,非常大的狗呢!

  老婆子伸直了腰,怒容满面。

  “戴铁枷的小鬼!”她嘟囔着,“要是我没有弯着腰,让你瞧瞧我脚尖会踢在你的什么地方!”

  那孩子早已走远了。

  “我的乖!我的乖!”他说,“看来也许我并没有搞错。”

  老婆子恨得喉咙也梗塞了,完全挺直了腰板,路灯的带红色的光照在她那土灰色的脸上,显出满脸的骨头影子和皱纹,眼角上的鹅掌纹一条条直绕到嘴角。她身体隐在黑影中,只现出一个头,好象是黑夜中被一道微光切削下来的一个耄龄老妇人的脸壳子。那孩子向她仔细望去,说道:

  “在下没福气消受这样美丽的娘子。”

  他仍旧赶他的路,放开嗓子唱着:

  大王“踢木鞋”

  出门去打猎,

  出门打老鸦……

  唱了这三句,他便停下来了。他已到了五○一五二号门前,发现那门是关着的,便用脚去踢,踢得又响又猛,那股劲儿来自他脚上穿的那双大人鞋,并非完全由于他的小人脚。

  这时,他在小银行家街转角处遇见的那个老妇人跟在他后面赶来了,嘴里不断叫嚷,手也乱挥乱舞。

  “什么事?什么事?上帝救世主!门要被踢穿了!房子要被捅垮了!”

  孩子照旧踢门。

  “难道今天人们是这样照料房子的吗!”

  她忽然停下来,认出了那孩子。

  “怎么!原来是这个魔鬼!”

  “哟,原来是姥姥,”孩子说,“您好,毕尔贡妈。我来看我的祖先。”

  老妇人作了个表情复杂的鬼脸,那是厌恶、衰龄和丑态的巧妙结合,只可惜在黑暗中没人看见。她回答说:

  “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小牛魔王!”

  “去他的!”孩子接着说,“我父亲在哪儿?”

  “在拉弗尔斯。”

  “哟!我妈呢?”

  “在圣辣匝禄。”

  “好吧!我的两个姐呢?”

  “在玛德栾内特。”①那孩子抓抓自己的耳朵背后,望着毕尔贡妈说:

  “啊!”

  ①以上三处都是监狱的名称。

  接着他旋起脚跟,来了个向后转,过一会儿,老妇人站在门外的台阶上,还听见他清脆年轻的嗓子在唱歌,一直唱到在寒风中瑟缩的那些榆树下面去了:

  大王“踢木鞋”

  出门去打猎,

  出门打老鸦,

  踩在高跷上。

  谁打他的下面过,

  还得给他两文钱


《在第三册①中叫喊的孩子》文学民主主义长篇小说相关文章:

1.《战船03》初三年级学生课外必读文学长篇故事集 

2.《酒瓶中的秘密》法国科幻小说故事集 

3.《章柏克莱》西方哲学史长篇小说故事

4.《一个几乎留名后世的组织》具有独特之处的文学名著

5.《四位音乐家》摘选机器岛长篇故事集

6.《遇见个理财神甫的后果》中小学寒假课外阅读提升长篇小说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