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友情故事大全

思恩供稿

友情的颜色是明亮的,它的能够照亮人们心里最柔软的的那一个地方。下面给大家带来一些关于故事会-友情故事大全,供大家参考。

友情故事1

小巫女的永远

1

巫清寻低着头坐在纯黑色大理石窗台上,蓬松长发随意地散落下来,显得她的手指异常苍白,随着指尖的飞舞,一缕缕紫黑相间的光焰在她周围环绕。

深黑色的世界里,白烛发出微弱的光,清寻的泪一滴一滴地落在她手中的黑色搪瓷碗中,一共7滴,紫罗兰色。

翻出一个黑色封面的小相册,翻到第十二页,取出十二根头发烧成灰,撒在搪瓷碗中,再用一只黑色玻璃棒轻轻搅匀。

清寻叹了口气,小心地将瓶子放进随身包里,清理好像是刚举办过祭祀般的现场。

清寻对着凉域的照片喃喃自语,“同桌,对不起。你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同桌,更是最好的朋友,我要永远的友谊!这一次,我要把永远变成永远……”

2

她和凉域有相同的品位、相同的喜好、相同的梦想,有说不完的话,有无可匹敌的默契……

17岁的清寻不过是个在人间修行的小女巫,自己还是个孩子,心底也有许多的无助。可她总是觉得,同桌凉域更像个小孩,多愁善感脆弱无助的小孩,眼睛里盛着满满的忧伤,总有那么多的忧伤向她倾诉,需要她的保护。为了凉域的一抹笑容,她也佯装大人的模样,听他倾诉,为他开解。

清寻的变化,连她自己都未曾发觉。她开始为这个叫凉域的男孩,牵肠挂肚了。森林深处的外婆,已经通过信鸽警告过她,远离人类的男子。可是她又怎么能做得到呢?

凉域是这样的与众不同,又如此真实,清寻能做的,就是要排除万难来守护他。

人类的感情令小小的清寻,难以捉摸。重新排座之后,凉域不是清寻的同桌了,也因此,从前喜欢粘着自己弟弟一般的凉域对她冷淡了许多。为什么呢?难道是临近考试,学业加重,还是他有了新的朋友?

懵懂的清寻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对于她在人世间的第一个朋友凉域,她想要的不过是长长久久的友谊,可是为什么,隔了一排课桌的凉域,就这样要在她的生命中消失了一般。

能够守护他,守护他们友谊的,只有巫术了。所以,对不起,凉域。

3

清寻小心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深蓝色小玻璃瓶,把一滴液体滴在棉签上,柔软蓬松的棉签立刻变成了诡异的紫色。

下课了,清寻走向正在熟睡的凉。凉域手上那道长长的疤,依然没有愈合。那是他们刚确立“好朋友”关系时她不小心抓的,痕迹依然凛冽。

只可惜疤痕不是四十毫米,稍长了一点。清寻算好了所有的数据,惟独只差这一点。

凉域就大她40天。那道疤只长了一点,她和他的距离,就远了那么多。清寻是绝不会允许她的命运就差在这一点上,只有狠下心,用棉签涂在凉域那道仿佛永远好不了的伤口上,反复擦拭。

凉域动了一下,未醒。清寻对他催过眠,而织梦更是她的强项。凉域的梦中只是有只罕见的黑色纯种安哥拉猫,舔了一下那条伤口,赖在他身上不肯走。

梦中的事物缠着不放,只要不是噩梦,就不会醒来。

对不起,凉域。

4

多余的疤痕应该是消失了吧?可是凉域依旧我行我素,走廊里擦肩而过的时候,也只是对清寻礼貌地点点头,他的眼中,没有闪现一丝昔日的热情和依赖。

离中考的日子越来越近,凉域的短信更少了。甚至清寻发了讯息过去,凉域几乎都没回过。

是巫术出了问题吗?清寻第一次配置这样蛊惑人心的药水,自己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一向强势的她到底不甘心,问了他,才知不是忙于功课,而是早就睡着了。那些短信无非是询问作业中的问题,当天没来得及问,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让其石沉大海了。

心里湿了一片。可他,什么都不在乎。

遇见他,心疼他与自己同样的脆弱孤寂,所以用无限宽容无限宠溺无限微笑守护他,任他如婴儿一般撒娇任性。他不敢面对、只会逃避,所以她强迫自己主动学会面对。

只是他不知道,她也不愿说明。

现在友谊变成这般,清寻已从不舍变成了不甘。

5

中考一结束,清寻就窝在家里做占卜,结果都模糊不清。

清寻算过无数遍,清寻想起,先生说过,不仅是我们巫师,任何职业都无法改变现实。

那如果不是现实呢?就像任何梦她都可以随意篡改。

清寻脸上浮出一丝诡异的笑。她决绝地在左手手腕上剪开一个口子,将一粒暗红色固体埋了进去。强烈的剧痛瞬间侵袭全身。那粒暗红色是凉域早已凝固的血液,对于她是至毒的巫毒。

清寻忍痛躺在窗台上,微笑起来,笑容清澈单纯。只是惨白的脸上,比夜更幽黑的眼睛异常空洞。

清寻何尝不知道,巫女用了这至毒的巫蛊,便会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可是她宁愿舍弃人形,来交换凉域的梦境。她想,至少在他的梦中,她还会再次得到友谊的温暖。

6

夜幕渐渐降下来,乌云也随之密布,顷刻间便电闪雷鸣。雨声呜咽,似来自远古的咒怨。

凉域抬起头,直直地望向天空,天在撕心裂肺地哭泣,让人的心里纠结着不可名状的忧伤,无以言说。

凉域忽然看到一只黑色的纯种安哥拉猫沿着屋檐踮脚走来,坐在他面前凝望他,毛发一点都没湿。凉域想起上次的梦中,同样的猫也出现过。凉域轻轻地抚摸它,它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似是满足,又似忧怨。

“被血噬过的伤痕会印在灵魂里,巫术可让它永世不灭,留在轮回的记忆里,让每一世寻着宿命走下去。这一次,永远将变成永远……”

友情故事2

清华园里的两位大师

他俩的才华与英俊都一个样

1919年的清华园,有一对亲兄弟般的好朋友,他俩不仅天资聪颖,而且都长得高大英俊,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对象。年长两岁的陈岱孙来自福建,而周培源来自江苏,二人相交甚笃,结识了新朋友也彼此分享。

一日,周培源到同学家做客时发现了一女子的照片,形象温婉妩媚。他原以为是同学的新婚妻子,后得知她只是与同学妻子相识。且尚未有婚约时,心中不由得一阵窃喜。

照片的主人叫王蒂澄,虽不是名门闺秀出身,但看上去清秀雅致,性格又豪爽大方,更难得的是,聪慧,很有灵性。

善解人意的同学夫妇觉察出了周培源对女子的“一往情深”,遂决定找机会将他俩介绍认识。后来,他与王蒂澄一见钟情。随后,为了让好友分享自己的喜悦,周培源又赶紧将王蒂澄介绍给了陈岱孙认识,没想到,陈岱孙竟也对王蒂澄产生好感。就这样,王蒂澄陷入了“三人行”的难堪境地。每次,当众好友离去,只剩下他们三人面面相对时,谁都难以开口。

眼见王蒂澄左右为难的境地,陈、周二人为之心痛。当时,正值国家积贫积弱,他们商定:两人出国留学,拿到博士学位回国后,再由王蒂澄做出最后的选择。

君子之争,其争也君子

陈岱孙以优异成绩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毕业后,进入哈佛大学攻读博士。晚年的陈岱孙回忆说,哈佛的四年是他学习最紧张的年头。当时,经济系有一个研究生自修室,每天除了上课外,研究生在那里都会就某一个问题进行讨论,当讨论出现分歧,双方观点难以调和时,就会大声争辩。最初,陈岱孙无法适应这种学习环境,因为在这种激烈的思想碰撞中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于是,他开始发愤苦读。四年里,除了有两个夏天参加中国留美学生夏令会的20天外,他没休过星期天,也没过一个寒暑假。

陈岱孙的刻苦,感动了他的导师。他被批准在哈佛图书总馆的书库里使用一个摆有小书桌的小隔间的权利。在这个隔间星,他度过了在哈佛的最后两年。除了阅读经济学专业书籍外,每天下午四五点钟,陈岱孙还到图书馆另一层的阅览室,浏览文史哲类的书籍。这晚饭前的一两个小时的阅读,往往可以帮助他消除一天的疲劳,也可以让他暂时忘却对“在水一方”佳人的思念之情。

与陈岱孙一样,周培源也在美国发愤读书。从芝加哥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继续深造,获理学博士学位,并获得最高荣誉奖。

完成学业后,陈岱孙、周培源分别被清华大学经济系、物理系聘为教授。此时,婚姻大事已无法回避,最终,王蒂澄选择了周培源。

清华园里最耀眼的才子佳人

婚后的周培源、王蒂澄,成了清华园内一道亮丽的风景。回到教室里,周培源可是有名的严师。当时他讲授理论力学,这是一门被学生称为“听讲明白,做题不会”的课。对于学生们对这门课程的畏难心理,周培源自有说法:“题做多了自然就会了。而且做题好比打猎,要自己打。”在这种严格要求下,学生们培养起了独立钻研精神,克服了未经思考就发问,一不会做题,就查题题的毛病。

周培源兴趣广泛,最爱骑马打猎。一次,他力邀邻居梁思成之子梁从诫凌晨去圆明园废墟打野鸭。他们在水塘边的草丛里趴了好几个小时,梁从诫连一根鸭毛也没看见,周培源竟在一片乌黑之中打中了一只野鸭。

当然,生活并非总是诗情画意。王蒂澄在生下两个女儿后,患了严重的肺病,当时并无治疗良方,她只好住进香山疗养,家里的一切都交给丈夫了。没想到,周培源一介书生,毫不犹豫地承担了重任。每到周末,他还要骑上自行车,在一条不平的土路上往返50余里,看望病中的夫人。

1993年11月,91岁的周培源像往日一样,到夫人病房里说完那番几十年不变的?情话“后,刚想躺下休息一会儿,没想到,却再也没起来……  面对晴天霹雳,夫人一时难以接受,随后,她很快平静下来。当晚,夜深人静,老人要女儿帮她做件事:”替我写封信,贴在他心口。“那晚女儿写了—遍又一遍,却总难让她满意。其实,信上只有19个字:”培源,你是我最亲爱的人,你永远活在我心中!“

独善其身的一代宗师

”落选“的陈岱孙,仍忠于自己的感情,”山植树“的初恋既是开篇也是终结。此后,他坦坦荡荡、堂堂正正地和周培源夫妇继续保持亲密的友谊,是周家最忠诚的朋友,也是周家四个女儿最尊敬的”陈爸“。

周家的女儿们回忆陈岱孙时说:”在我们眼里,陈爸总是一副模样:高个,挺拔的身段,稳健的步伐,慈祥深邃的目光,喜怒从不形于色。父亲常说陈爸是‘gentleman’(绅士),学问好,为人宽厚、正直。妈妈说陈爸讲故事,听的人肚子都要笑破了,而他依然平静如水,就像什么都没说过一样。我家孩子多,母亲又体弱多病,家里开销大,钱不够用,经常是陈爸慷慨解囊相助。“

陈先生讲授”经济学概论“,这是一门必修课,来自外系的学生常使原本座无虚席的教室更加拥挤了。有学生回忆陈先生的课,”无论怎样艰深的理论,他总是有条不紊,分析得很仔细,灌输在听讲人的脑中,他总是那样从容不迫。“听陈岱孙讲课是一种享受,无论谁,只要听过他的课,不能不赞叹他的口才,虽然是福建人,可是国语讲得够漂亮。在上课的时候,学生没有一个敢讲小话的,只静心凝听,因为他的声音是有节奏的,如同音乐—样富有韵律,使人产生一种内心的快感。

除了讲课内容,陈先生还有一样让学生最难忘、最佩服的”绝技“:就是当他讲完最后一句话,合上书本时,下课铃也同时响起。只有一次,他合上书本时下课铃并未响起,后来一查,原来那天是铃响晚了。

新中国成立后高等院校依照苏联模式整合,清华经济系并入北大,陈岱孙出任北大经济系主任。此时,由于对苏联”一边倒“的政策,经济学的教学与研究都受到很大影响。

在这种大背景下,陈岱孙的处境可想而知。他的办公室越来越小,最后龟缩到一间小破屋那么大,但陈先生不以为然:”教师教书嘛,在哪儿教还不一样?“

可对于自己学生的处境,陈岱孙就无法坦然了。他最钟爱的一个学生被打成”右派“后,深夜偷偷来到陈先生家中诉说委屈。陈先生打开门一见到他,不等他说话,自己先就落下泪来:”我没教好你。“

陈岱孙出身名门,家学渊博。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海归经济学博士,民国时,宋子文还曾请他出任政府财政部长,可他只接受了清华大学经济系之聘,从27岁一直到97岁,他在三尺讲台上一站就是70年,时下知名的经济学家,鲜有不出自他的门下。

陈岱孙一生没有”绯闻“,尽管他曾是许多女大学生心中挑选丈夫的”楷模“。至于他早年那段”山楂树之恋“,晚年与他接触最多的学生唐师曾——位曾在枪林弹雨中采访过无数人的战地记者,却始终没敢向先生核实。”我提出过各种天真而愚蠢的问题,可就是不敢核实当年盛传于学生问的传说。环顾四壁,我相信师兄们所传是真的,从个人情感上讲,我更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这不仅与我内心儿女情长的英雄模式暗合,也更加重岱老在我面前千钧泰山的超人威严。“

友情故事3

易中天和赵本山惺惺相惜

早在1990年,赵本山首次携小品《相亲》亮相央视春晚舞台,他风趣幽默的表演,就引起了易中天的注意。20年来,和全国许多观众一样。易中天一年不落地看过赵本山所有的春晚小品。作为国内知名的文化学者。易中天为什么如此喜欢看赵本山的节目呢?有一次。易中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道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赵本山的作品里一定会留下很经典流行的话。比如《不差钱》。”这时候,易中天不禁绘声绘色地学起了小沈阳:“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易中天还评价说:“这里边的哲理非常耐人寻味,能够引起观众强烈的共鸣,从来没有过这样一种明白、又最搞笑的大白话点了出来,一旦出来就爆发、裂变了。可以说,赵本山的每个春晚小品都是这样的,令人愉悦和享受。”谈到赵本山的“二人转”,易中天也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喜欢:“正常人都会喜欢吧?你看我不正常吗?有人说他俗,我要说的是,你可以不喜欢看二人转,你也可以嫌他俗,那是你的神圣权利,也是法律赋予你的神圣权利,但是你不能不允许别人喜欢二人转,喜欢二人转也是法律赋予我们的神圣权利。”2010年8月,易中天更是向记者表达了自己“至今还没正式看过刘老根大舞台的二人转,有机会一定去东北看看赵本山和他的‘二人转”’的想法。

赵本山对易中天也神往已久。特别是2005年开始,易中天在《百家讲坛》节目里主讲的“汉代人物风云”、“易中天品三国”。因其白话式的幽默分析,赵本山对易中天非常欣赏。原来看电视只看新闻的赵本山,后来也非常喜欢看《百家讲坛》这个栏目。在《百家讲坛》的鼎盛期,赵本山和于丹交往甚多,但遗憾的是与易中天则从未正式见过面。所以,当赵本山得知易中天想来看看的想法后,惺惺相惜的他便立即向易中天抛出“橄榄枝”,二人很快约定8月28日在沈阳本山传媒基地会见。

28日下午3点,易中天准时来到了本山传媒基地,早已等候在门口的赵本山大步迎上前去,神交已久的两个人一见如故,上去就来了个大大的“熊抱”。赵本山贴着易中天的耳朵欢迎说:“久仰已久,但是没啥机会见面,今天终于迎来了您,非常荣幸!”易中天笑着答道:“我非常喜欢您。20年来我看春晚主要是为了看您。”易中天和赵本山两大观众喜闻乐见的名人,如此相互倾慕,不禁让现场的人们深受感染。

随即,两人走进古色古香的会议室,围绕艺术、人生等话题,相谈甚欢,会场不时爆发出哈哈笑声。易中天在交流中大量引用赵本山小品中的经典桥段,感叹说:“这些在让人反复琢磨后,留下了整个社会都流传的话语,这意味着话语中蕴含着的哲理被人认可了,这就是好作品。”赵本山也十分欣赏地说:“易老师是一位能够亲近‘大俗’的大学者,是真正的文化学者。因为您能够把最深奥的道理。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讲述给读者。这才是最难的,很多学者一肚子书,可是都卡在嗓子眼儿了,那有什么用?像易老师,《三国演义》要想通读挺费劲的,可易老师就能够把这个东西都读进去,再用我们当代的语言讲述出来,还能让你爱听,这就是最有能力的人。”现场的人都感觉到,相互的探讨和交流。相互的承认和肯定,让易中天和赵本山的两颗心贴得更近了。

现场,酷爱书法的赵本山和易中天还分别为彼此写下了一幅字。赵本山书写了一幅“精气神”送给易中天,易中天则给赵本山题了一首词,表达了他对赵本山的更多期许:“君唱二人转,我讲三人行,走遍天涯皆芳草,满目艳阳春。漫道晨昏短,但问耕耘深,茄子黄瓜老玉米,泥土最清新。”从易中天的题词中,人们不难看出,易中天不愧为赵本山的知音,为了烘托赵本山的乡土气息,特意在词中加上了“茄子、黄瓜、老玉米”这样的“大俗菜”。

眼看一年一度的春晚又该准备了,每年都为剧本发愁的赵本山还不忘向易中天发出邀请,诚挚地希望易中天能给自己出个合适的选题。易中天笑着答应了帮忙:“这个东西还得好好思考一下,等我想出好点子,一定通知你。”想必经过易中天的“出招”,赵本山兔年春晚的小品一定会更精彩。

当晚,赵本山设宴盛情款待易中天并请他欣赏了一台“二人转”的传统唱段,易中天看了之后大呼过瘾,禁不住赞叹道:“他们唱得太好了,本山传媒的二人转演员个个都是综合能力强的人。唱也唱得,绝活也有,赵本山都是从哪找来这么多徒弟的?”其间,易中天更是几度为他们全情投入表演的《包公断后》潸然泪下。

临别,易中天紧紧握着赵本山的手说:“今天是我最为快乐最有收获的一天,我不仅在您这里收获了友谊,还找到了新的艺术灵感。让我最后说一声:衷心地谢谢您!”说罢,两人再次热烈地拥抱在一起。

友情故事4

陈可辛与陈德森:多年朋友成兄弟

“知遇”陈可辛,陈德森

非常感动

陈可辛和陈德森相识已近20载。陈德森是香港多才多艺的电影人,曾做过场记、编剧、策划、统筹……1993年,陈德森加入了由陈可辛、张之亮、曾志伟等人组建的“电影人制作公司”(简称ufo)。他的才华引起陈可辛的注意,他编写的剧本也经常得到陈可辛的赞赏。两人惺惺相惜又志趣相投,逐渐成为好友。

后来,陈德森执导了一部低成本的《晚九朝五》,影片描写了青年人纸醉金迷的夜店生活和一代入迷惘的青春。这本是陈可辛想拍的电影,但陈可辛是娱乐圈著名的健康生活分子,他不喝酒也不泡吧,并没有这方面的体验。他想起了好友陈德森,心头不由一动:陈德森爱喝酒、爱飙车,还有个在兰桂坊开夜店的表哥,他有着这方面的天然优势,再说陈德森也一直想做导演。于是,陈可辛决定成人之美,他对陈德森说:“德森,你有这方面的体验,不如你来拍吧!”对于陈可辛的“知遇”,陈德森非常感动。

《晚九朝五》在香港备受争议,当时ufo公司的其他合伙人,比如曾志伟,看见他们掉头就走,责怪他们弄了部低级片子:“好做不做,你们把公司毁了!”面对非议,陈德森羞愧交加,欲放弃做导演。陈可辛鼓励他说:“德森,我们不怕这些,我们拍得真诚。只要坚持努力,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获得大家的认可。”

“你这么看好我能成功?”陈德森问。

“是啊,我对你有信心!”陈可辛答。他常常是陈德森剧本创意的第一个聆听者。

在陈可辛的鼓励与提携下,陈德森开拍了几部票房和口碑俱佳的电影。1999年,陈可辛联手陈德森成立“applausepictures”电影制作公司。陈德森以《神偷谍影》和《紫雨风暴》在香港电影圈崭露头角后,他不满足于只是当个“公式化的动作片”导演,他想拍一部“有些意义、有点内涵”的电影。

《十月围城》,得益于

他们的友情

2000年的一天,陈德森找到陈可辛,讲述他的电影构想:“peter(陈可辛英文名),我想拍一部以清末民初为背景的动作片。这次还想拍小人物,你觉得让一群小人物在一个混乱的背景下保护一个很重要的人,这样的故事有趣吗?”陈可辛大声叫好:“听起来很有创意。”但他随即反问一句,“你要他们保护谁呢?”是啊,要保护谁呢?陈德森一下子被问住了。

陈德森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偶然一次,陈可辛想起了他父亲拍过一部以保护孙中山为题材的电影《赤胆好汉》。以前陈可辛想重拍这部电影,但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了。他想到陈德森的构想,于是第一时间把这个题材推荐给陈德森。陈德森一听,立刻说:“保护孙中山这个题材很好。”当晚,陈德森就把这部电影看完,然后兴奋地开始动手改写剧本:把《赤胆好汉》里的一个义士改为六个,变成群戏。剧本改完后,陈德森确定了这部电影的投资额:6800万港币。这在当时可是个天文数字。

经过一年多的艰难筹资,陈德森得到好友曾献基的情义相挺,获得6800万港币的投资。《十月围城》这部浩大的制作从筹备之初就险阻重重。2003年,眼看影片开拍在即,陈德森却接连经历了“非典风暴”、投资人自杀、资金冻结、法律官司、母亲中风过世、姐姐罹癌、车祸、抑郁症等一连串风波,他朝思暮想的。围城梦。与那座木制打造的香港旧城,在风雨中逐渐销蚀……

陈可辛一直尽其所能地帮助他,并给推荐了一组“心与灵”的课程,劝他离开香港——与其卡在那里,倒不如去加拿大休息一下。陈德森听从了好友的劝导。

就在陈德森“风雨如晦”的那几年,陈可辛在事业上犹如神助:2005年,他执导的《如果·爱》在内地公映,好评如潮;2007——,汇集了李连杰、刘德华、金城武的《投名状》登陆年底的贺岁档,不仅票房突破两亿,还几乎囊括港台所有的电影奖项。

春风得意之下,陈可辛并没有忘记正走霉运的好友陈德森。2008年,《投名状》票房过两亿元的那天,陈德森给陈可辛发来祝贺短信,陈可辛却回电话问:“德森,你那个《十月围城》可以开拍了,还拍不拍?”陈德森说;拍啊。“陈可辛说:”好,那我们就来聊聊。“陈德森没有欣喜若狂,他关心的仍然是那个老问题:”你给我建那座城吗?“当年他说要建这座城的时候,十个人里,有七个扭头就走,只有两个人劝他放弃,其中一个,就是陈可辛。这回陈可辛只答了一个字:”好!“他亲自担任该片的监制,很快找到2300万美元的投资。

2009年3月底,陈可辛和陈德森在香港宣布《十月围城》正式启动。随后,剧组开始在上海拍摄。开机三天后,陈德森焦急地给陈可辛打电话:”按照目前的时间,6月中旬肯定拍不完。演员档期已经少了一个月,这怎么拍得完呢?除非多一些人来帮忙。“陈德森的言外之意是,不如你也来一起拍吧。陈可辛不想陈德森被人指为”傀儡导演“。所以他只好说:”你就好好享受做大片的导演吧!“

开拍的第一个月,淡定的陈可辛只来剧组探了两三次班,每次只待两三天。而”不淡定“的陈德森,压力大到要靠吃安眠药才能睡得着,天天睡觉都做梦,做梦都在拍戏,经常半夜大喊一声”cut“之后醒来。每天早晨,他一拉开窗帘,就看到自己的”梦想之城“近在眼前,可此时,它”简直变成一座恐怖之城“。两个半月后。当服用安眠药的剂量达到极限时,陈德森终于病倒了,他对陈可辛说:”我不行了,在这里我会发疯,我要回去看医生。“说完他就回了香港。

回到香港的家中后,陈德森将手机关机,连睡了四天。陈德森的这次出走,快把陈可辛逼疯了。陈可辛开始给他打”追命连环call“,但每次打,都是关机。陈可辛心急如焚,他实在不愿看到好友功亏一篑。于是连夜赶去香港陈德森家里,苦口婆心地劝说他回去复工。

见面之后,陈德森不等陈可辛开口,第一句话就说:”我真的不想拍了,压力太大了!“陈可辛内心清楚这部戏对陈德森的重要性,为了给好友鼓气,他故意说:”德森,我并不完全是为了帮你圆十年来的梦。我一辈子的梦想是,上台拿最佳电影——我监制但不是我拍的电影。我已经拿过最佳电影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编剧奖,可是我没有拿过由我监制的最佳电影奖。能拿下的话,我的金像奖之旅就可以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所以德森,作为兄弟你一定要帮我。“

陈德森信以为真,他决定帮助好友完成金像奖梦想,但他明白以一己之力恐怕无法如期完成。陈可辛这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于是打电话给《无间道》的导演刘伟强,请求帮忙。接到陈可辛的电话后,刘伟强第二天就带着行李来到上海。刘伟强和陈德森、陈可辛分为三个组,同时开工赶拍。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十月围城》如期拍完。

《十月围城》杀青的晚宴上,戒酒多年的陈德森破例喝醉了,他握着陈可辛的手哭了:”peter,多谢你帮我圆了十年来的梦。“陈可辛拥抱着陈德森,感慨地说:”德森,你这话就见外了。一直以来,我都很欣赏你的纯真和坚持。我们是多年朋友成兄弟,帮你如助我。“

友情故事5

友情超越生死

她憧憬地仰头看着美丽的月亮,幸福地听着林洁娓娓道来的美好传说,渐渐地把身子依靠在林洁的怀里,脸上带着永恒的微笑。

不再和她来往

11岁的女孩帕西得了一种怪病,怕见阳光,不停地掉头发,牙齿也开始松动。医生说这是一种病因不详的血液病,暂时无从对症下药。危险的是,这种血液病还可能会传染别人。

帕西只好离开学校,呆在家里。她的父母悲伤地看到,帕西过去的伙伴不再和她来往。

一天,帕西的父母听到房后的墙角有人在低声说话,便走到后阳台上往下看,只见一个小女孩正趴在草地上,把手伸进半地下室的窗口,握着从用黑色窗帘挡住的窗口里伸出来的一只手,对着地下室交谈。窗口里伸出来的手,是帕西的手,她的手指甲开始脱落,手上缠满了绷带。

帕西的父母认出趴在草地上和帕西交谈的,是叫林洁的中国女孩。三年前他们听帕西的老师说过,林洁刚来到帕西的班上,不太会讲英语,上课从不提问,老师让她回答问题,她急得直摇头,追问得多了就掉眼泪,班上的同学都觉得她很怪,没人愿意和她做朋友。只有帕西经常和她在一起,教她说英语,纠正她的发音。那时,帕西的父母不赞成帕西和一个不自信的人交朋友,但是帕西一直背着父母和林洁交往。

帕西的父母在后阳台上看着两个孩子手拉着手隔着窗户谈了很久,非常感动,没有去打搅他们。但是事后,考虑到帕西的病症有可能会传染给林洁,就觉得有必要去拜访一次林洁的父母,一是去表示感谢,二是告诫林洁的父母应注意林洁不要被感染。结果,林洁的父母不允许林洁再去找帕西。

保守这一秘密

从此,帕西的父母注意到,林洁几乎每一个下午都悄悄地来看望帕西。除了交换作业本,林洁还经常带来她从自家的后院里采摘的鲜草莓、西红柿和紫罗果与帕西共享。她告诉帕西,只要闻一闻这些水果,就能感觉到太阳的味道。

帕西的父母被这两个孩子间超越生死的纯洁友情感动了,决定不去打断她们的这种交往,并为她俩保守这一秘密。

一天,帕西听林洁给她讲完中国关于牛郎织女的民间传说,萌发了在夜晚出来看看夜空中银河的念头。林洁告诉帕西,她可以帮助帕西实现这一愿望。“反正现在放暑假了,我可以白天在家睡觉,等到夜晚我爸爸妈妈都睡着了,我就悄悄地从我家的后窗爬出来,然后来接你。你只要不惊动你的父母就行。”林洁鼓励帕西说。

那天晚上,林洁帮助帕西爬出那间半地下室的窗户,奔向原野。两人先去了学校果园旁边的葡萄架下,去听牛郎和织女是否正在隔着银河说话,然后又去林中那条通往大海的小河。河边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借着月色,她俩采撷了许多鲜花,然后把花瓣撒进小河支流的一条小溪,再把脚伸进溪水,任脚下的小鱼戏逐她们的双脚,两人快乐地咯咯大笑。林洁告诉帕西,撒过花瓣的溪水,一定非常有灵气,可以治好所有人的病痛,到那时,帕西一定能和其他人一样愉快地生活。

两个人回家时路过镇子里的一家便利店,在店里买东西的人都奇怪地看着帕西。脸上荡漾着幸福的林洁和帕西突然察觉到这一点,赶紧手拉手离开了商店。

从此,帕西经常向林洁说起那个夜晚的美妙,却再也不提再次外出的事。林洁知道,一定是那天晚上商店里人们的目光刺伤了帕西。

警察暗中护送

一天下午,林洁又像一只土刺猬一样从草地上爬向地下室的窗口,刚一握住帕西的手,她就急切地告诉帕西,她今天去剪头发了。隔着窗帘,帕西看到林洁的头发剪得像男孩子一样短。林洁笑着说:“我只想让我的头发和你的头发一样长,在别人看来,咱俩没有什么两样。”

那天晚上,帕西和林洁又相约来到林中的小溪旁,两人嬉戏着溪水,笑着唱着说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后来巡逻的警车发现了她们,警察下车告诉她们,过了午夜,任何人在公共场所逗留,都是违法的,因此,她俩要被带到警察所去接受调查,然后再通知她们的监护人来把她们领回家。

帕西哭了。林洁只好把她俩的秘密告诉警察,并说如果她的爸爸妈妈知道她和帕西交往,她就再也见不到帕西了。警察听了,犹豫了一下,温和地说:“我可以不把你们带往警察所,但是我仍然要把你们送回家,你们都是未成年人,必须受到成年人的保护。”

帕西依然哭着不肯动身,警察说:“小朋友,我当然知道我该怎么做。我的意思是,你们两个人先走,我会看着你们走的。”

于是林洁和帕西手牵手,穿过林子朝镇子的方向走去。警察开着车,没有开大灯,远远地跟着她俩。

永恒的微笑

林洁和帕西的秘密被小镇上越来越多的居民保守着。每天夜里她俩悄悄地溜出来时,在她俩身后的某个地方,总有一辆不开大灯的汽车悄悄地跟随着。镇议会里报名义务为她俩做夜晚监护人的居民越来越多。

在一个花好月圆的夜里,林洁和帕西来到学校的葡萄架下,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默默无语。为了让帕西快活起来,林洁告诉帕西今天是中国的中秋节,是吃月饼的节日,为此她还带来了中国月饼让帕西尝一尝。接着,她为帕西讲了中国关于嫦娥奔月的民间传说。

帕西紧抱着林洁送给她的月饼,不停地闻着,却无法吃,她的牙齿已经全部脱落。她憧憬地仰头看着美丽的月亮,幸福地听着林洁娓娓道来的美好传说,渐渐地把身子依靠在林洁的怀里,脸上带着永恒的微笑。

帕西的葬礼是在夜间进行的。为此,镇议会通过特别法令:在夜间葬礼进行期间,全镇实行交通管制。那个夜晚,林洁由帕西的父母陪同,抱着帕西的骨灰走向墓地。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默默地跟随着无数辆的汽车,所有的汽车都没有开大灯。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