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民间小故事短篇阅读

思恩供稿

中国民间故事包含了丰富的历史知识、深厚的民族情感,作为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有着永恒的艺术魅力。让我们一起去品读吧,会很有趣的。下面给大家带来一些关于古代民间小故事短篇阅读,供大家参考。

古代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1

鹿姑

断云岭山脚下有个年轻的小伙子,人们都叫他丁郎。

丁郎是个孤儿,从小就死了爹娘,全靠自己上山打柴过日子。丁郎可勤快啦,一年三百六十天,风也好,雪也好,他总是在山上。

断云岭上面有个断云岩,岩这边是前山,岩那边是后山,所有打柴的人,都只走到断云岩就不敢再走过去了。老年人常说:岩那边山荒,虎豹多,走过去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着回来的。可是,丁郎却不怕,心想:“那边的柴一定比这边更多更好打!”一天,他便独个儿翻过断云岩,跑到后山树林里去了。

果然,那边林子里的柴可真多呀!只消一会儿工夫,便把背篓装得满满的。

从此,丁郎每天都到那边树林里去打柴。

一天,丁郎打柴累啦,便坐在一块大石板上休息。坐着坐着,他觉得上眼皮老是要盖下来,便索性躺在石板上睡着了。

猛然,树林里刮起一阵狂风,把蕨草和树叶吹得呼呼直吼。丁郎一下惊醒过来,见许多野兽正在惊慌万状地四处奔跑,他感到有些不妙,赶忙爬到石板旁边那株大树上,再一看,就见在林子那边不远的地方,有一只黄斑猛虎,正在追赶一只母鹿和两只小鹿。小鹿跑不快,眼看快被老虎追上啦!母鹿跑在前面,不住地回过头去哀呼着。丁郎心里真是又急又难过,恨不得一下扑过去截住老虎的去路,好救出母鹿和小鹿。

一转眼,母鹿和小鹿都跑到大树下来了。再差一丝儿,老虎的嘴就要咬着两只小鹿的后腿啦!丁郎一急,便忽地从树上跳下来,正好落在老虎的前面。老虎吃了一惊,刚一打怔,丁郎趁机顺手抓过背篓,一下就给老虎笼在头上。

老虎愤怒地吼叫着,撕咬着!等它撕碎了背篓扑过来时,丁郎早把母鹿和小鹿抱上树,自己也爬上大树去了。

老虎狂怒地在下面吼跳着!那吼声把整个树林都震得山响,连雀鸟都躲得没影子了。

天渐渐黑下来了,老虎却守在树下不肯离开。丁郎便在树上找了一处桠枝粗密的地方,安置了母鹿,并把两只小鹿抱在怀里,在树上过夜 。

第二天天亮,丁郎睁眼一看,老虎还 是坐在下面瞪着他。

这样一连过了三天三夜 ,丁郎口又渴,肚又饿,他有气无力地躺在树桠上,只觉得眼前一阵昏黑,便昏迷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的,似乎觉得有种又甜又香的乳汁,一滴一滴的落进他的嘴里。他慢慢地睁开眼睛一看,见那母鹿正横伏在自己的头上,那乳汁原来正是从母鹿的奶子里流出来的。

这下,丁郎口不再渴啦,肚子也不再饿啦!他想: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呀!一定要设法把老虎骗走才好。

一会,老虎跑到树林外面的池子边喝水去了。它一面喝,一面不住地回过头来注视着林子里,好像怕丁郎逃跑似的。丁郎一想,心里就有了主意。他赶忙把母鹿和小鹿抱上更高的一层树桠,拉下很多树叶来遮着;又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抛在树下很远的地方。一会,老虎喝完水回来,抬头不见了鹿和丁郎,激怒得又是一阵吼跳,把丁郎抛下的衣服撕得粉碎,才悻悻地走开了。

丁郎把母鹿和小鹿抱下大树,抚着两只小鹿的头顶说:“小鹿子呀,以后千万要小心,别再给老虎碰上啦!”两只小鹿像真懂得他的话似的,点了点头,一跳一跳地在他身边绕了两个圈,然后才跟着母鹿,一溜烟向林子那边去了。

以后,丁郎仍然每天到那林子里去打柴,累了。就躺在那块大石板上休息。每当他一走到那大树下面的时候,心里总是挂念着那两只小鹿。一月、两月过去了,可是他却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两只小鹿。

一年后,有一天,丁郎打柴累了,到那石板上面去休息的时候,见有两个麦饼,端端正正的放在石板上面。丁郎想:这林子里除了自已外,就没有别的人来过,这麦饼是谁放的呀?他想看个究竟,便坐在石板上等着。等呀等的,太陽都快落山啦,还 是没有人来。丁郎肚子饿得慌,便把麦饼吃了。等他再到林子那边去时,说也奇怪,一捆又干又大的柴,已打好捆在那儿,只等丁郎去背了。

第二天,石板上还 是照样放着两个麦饼。他又照样地坐着等那放麦饼的人来,一直等到太陽快落山时,他的肚子饿得难受,又把麦饼吃掉了。林子那边也是照样给他打好了一捆又干又大的柴。

这样一连过了三天。第四天,丁郎上山特别早,一到树林后,他便爬到石板旁边那株大树上,选一处枝叶茂密的地方躲着,一心想看看这个放麦饼的人究竟是谁。

陽光从树叶稀疏的空隙直射下来,太陽正当顶了。这时,他忽然看见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穿得一身绿色的、绣满梅花的衣服,手里提着个竹篮,匆匆地向大树这边走了过来。姑娘走到石板面前,轻轻吹去石板上的灰沙,从竹篮里取出两个麦饼,小心地放在上面。然后,她又踮起脚,向他经常打柴的那片林子凝望了许久。当姑娘正打算转身走回去时,丁郎心想:“吃了别人的东西,得谢人一声才对呀!”便忽地从树上跳下来,正好站在姑娘面前。

姑娘先是一惊,当她看清楚了原来是丁郎时,脸“刷”地一下便红啦,忙把头埋得低低的。

丁郎见姑娘红了脸,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想说的话也忘啦,把头埋得比姑娘还 低。

两人呆呆地站了好久,最后还 是姑娘先开口,她指了指石板上的麦饼对丁郎说:“吃吧,还 热着哩!”

半天,丁郎才结结巴巴地说:“姑娘,你这麦饼是给我送的吗?”

姑娘点了点头。

丁郎又说:“你为什么要给我送麦饼呢?我不认识你呀!”

姑娘笑了笑说:“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呀!给你送麦饼还 不是因为你人勤快,心肠好!”

丁郎听到姑娘称赞他,更不好意思了。这时,姑娘又说:“我姓鹿,别人都叫我鹿姑……”姑娘停了停,像要说什么,可又没有说出来,只埋头抚弄竹篮。过了好久,她才又不好意思地说:“你到我家去住吧!就在林子那边,我妈和我弟弟都时时挂念着你呢!”

丁郎舍不得离开他山脚下那间破茅屋,舍不得离开他那善良的邻居,他不愿住到姑娘家里去,他要姑娘同他一起回到他家去。姑娘点了点头,答应了。

丁郎和姑娘一道向他经常打柴的那片林子走去。远远的,丁郎便看见有个年轻的小伙子,正在那儿迅速地打着柴。丁郎心里正在纳闷,那小伙子却已经看见他们,便丢下斧头,笑嘻嘻地向他们走来。姑娘忙向丁郎说:“看,那就是我的弟弟,往天帮你打柴的,就是他呀!”

那小伙子红着脸,亲亲热热地招呼着丁郎。丁郎也红着脸,亲亲热热地招呼着他,并谢了他平日的帮助。

姑娘把她要和丁郎一起下山去住的事,和弟弟讲了。弟弟愁着脸说:“山下坏人多,你还 是别去吧!”

姑娘说:“山上不是也有许多猛虎吗?不要紧,我们会过得很好的。”

弟弟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愁着脸,含着泪,一直把他们送到断云岩。

丁郎和姑娘生活在一起了。

每天天刚亮,姑娘就做好麦饼,带着它和丁郎一道到山上林子里去。丁郎打柴,姑娘挖药,累了,就一同坐在那块石板上休息,吃着又香又甜的麦饼,日子过得幸福极了。

丁郎娶了个美貌妻子的事。传到了黄三老爷的耳朵里。一天,他趁丁郎上镇卖柴去的时候,便偷偷跑到姑娘家里来了。姑娘正坐在门口择药,黄三老爷嬉皮笑脸地对姑娘说:“你嫁给那样一个穷小子,成天吃麦饼,成年穿粗布衣,多倒霉呀!”

姑娘连看也不看他,只冷冷地答道:“吃自己打柴换来的麦饼,比吃肉还 香;穿自己挖药换来的布衣,比穿绸还 强!”

黄三老爷又说:“我家的金银比你家堆的柴还 多,嫁给我,一辈子不少你吃喝。”

姑娘说:“丁郎虽然穷,心却是红的;你虽然富,心却是黑的!”说完,她又“叭”地向地下吐了一泡口水,回身进屋把门关上了。

黄三老爷讨了个没趣,心里又羞又恼,指着屋里愤愤地骂了几声,就走了。

过了两天,黄三老爷趁姑娘上镇去卖药的时候,又跑到丁郎家来了。丁郎这时正在门口劈柴,黄三老爷便横眉瞪眼地对丁郎说:“我给你一匹山,十亩地,把你的媳妇卖给我吧!”

丁郎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说:“卖媳妇是你们有钱人才干的事,我们穷人可没有这规矩!”说完话,使力把刀砍在门坎上,头也不回地进屋去了。

黄三老爷又恼又恨,远远地指着丁郎骂道:“好小子,等着瞧吧!我看你是不想活啦!”

黄三老爷回家后,便和他的一个心腹管家商量好一条毒计,一心要把姑娘夺过来。

第二天天刚亮,丁郎和姑娘一道唱着歌,又到山上林子里去了。

丁郎打柴打得正起劲的时候,突然,从大树后面闪出两个人来,一下就紧紧地将他抱住了。丁郎回头一看,见抱着他的正是黄三老爷和他的管家。他们死死地抱着丁郎,向林子外面的悬崖边上拖去。丁郎拼命地挣扎,一面大声喊着姑娘。眼看他已被拖到悬崖边上的时候,突然从林子里飞跑出一只褐色的小鹿,直奔黄三老爷面前,侧着头,扬着角,猛地向黄三老爷肚子上碰去。只听“呵哟”一声,黄三老爷便倒下去了。接着又是“嚓”的一声,小鹿的两只角戳进黄三老爷的肚子里,黄三老爷在地上两脚一伸就死啦!小鹿轻轻地叫了一声,摇了摇头,也晕过去了。

管家退了一步,忙从身边抽出短刀,又向丁郎扑来。丁郎已退到崖边了,这时,林子里又飞跑出一只绛色的梅花小鹿,直奔管家,用力向管家撞去,只听“呵哟”一声,管家和小鹿都一起掉到崖下去了。

丁郎忙抱起地上那只断了角的小鹿,绕道跑下崖去一看,管家跌在一块石头上,已经死啦!小鹿躺在管家身旁,两只前脚已经跌断,也晕过去了!

丁郎认得这就是他从前曾经救过的那两只小鹿,他抱着它们,又是心疼,又是难过,眼泪不住往下滴,一滴一滴的正滴在它们的伤口上,心里真比自己被摔下崖去还 要痛苦得多。

丁郎想起了林子里的姑娘,忙又抱着两只小鹿,绕道上岩,跑回林子里去。他把整个林子都喊遍了,也没有听到姑娘的回声。丁郎想:“她也许是回家去了!”便又抱着两只小鹿回到家里,可是家里也没有姑娘的影子。丁郎想:“她也许是回到她自己的家里去了!”于是,他又抱着小鹿回到山上,穿过林子,把整个后山都找遍了,却连一个人影也没有看见。

天黑下来了,丁郎抱着小鹿,坐在林子里的那块石板上,难过得哭了起来。

丁郎哭着哭着,忽然觉得有人在抚摸他的头发,他抬头一看,见一位白发老妈妈站在他背后,正慈祥地望着他。丁郎急忙站起来,问她道:“老妈妈,我的媳妇在这林子里不见了,你可看见过她没有?”

老妈妈叹了口气,非常难过地看了看那只断了脚的小鹿,对他说:“孩子,你不用找她啦!她是找不回来的啦!”

丁郎心里一酸,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老妈妈又叹了口气,对他说:“别伤心了,孩子,好好地照顾这两只小鹿吧!等那只断了脚的小鹿重新长起脚来,那只断了角的小鹿重新长出角来的时候,它们就能将你的媳妇找回来的。”

丁郎忙问:“老妈妈,要怎样才能使它的脚和它的角重新长出来呢?”

老妈妈说:“穿过林子有条河,河那边有个悬崖,悬崖上面有株常青树,树上常年结着再生果,你只要每天去采两枚再生果来喂它们,不到三年,它们的脚和角就会再长出来的。”

从此,丁郎每天上山打柴的时候,都抱着两只小鹿一道,打完柴,把小鹿安置在石板旁边那株大树上,然后一个人去采再生果。

夏天,丁郎爬在火热的崖壁上,就像被烙着一样,手上、胸膛上的皮肉脱了一层又一层,但是,为了治好小鹿,也为了找回姑娘,丁郎咬紧牙忍受了。

冬天,丁郎涉过刺骨的河水,就像被针扎着一样,脚上的冻口裂了一条又一条,但是,为了治好小鹿,也为了找回姑娘,丁郎咬紧牙忍受了。

三年啦,断了角的那只小鹿,果然又重新长出角来了,断了脚的那只小鹿,果然也重新长出脚来了。

一天,丁郎打完柴,照样把小鹿抱上树桠,然后抚着它们的颈项说:“小鹿呀!你的角也长起来啦!你的脚也长起来啦!可是我的姑娘呢?你到几时才能把她给我找回来呀?”说完,他又难过地含着泪,去采再生果去了。

丁郎采好再生果回到大树下时,一看,两只小鹿都不见了,树桠上却坐着一个美丽的姑娘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丁郎仔细一看不是别人,原来正是自己日夜 思念着的鹿姑娘和她的弟弟呀!

丁郎赶忙将鹿姑接下树来,两人拉着手,又是喜,又是悲,互相对望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过了几天,丁郎才问:“我的两只小鹿呢?”

鹿姑和她的弟弟互相对望着笑了笑,没有开腔……

丁郎要鹿姑的弟弟一起下山去住,他不愿意,只欢欢喜喜地把丁郎和鹿姑送到断云岩,就回林子里去了。

丁郎和鹿姑仍然天天唱着歌上山打柴、挖药,过着像从前一样幸福的日子。

古代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2

猫头鞋

江南水乡,特别是苏南太湖地区,刚学会走路的孩子都要穿猫头鞋,据说要一连穿破七双才行。

年轻的母亲,在做鞋时,喜欢用蚕茧剪成猫的眼睛和鼻子打成底样,然后再用彩色的丝线刺绣。白线眼睛黑线眸子,黄线绣成大鼻子,嘴和胡子用红绿线,再用绸布做猫耳,形象逼真,纤巧精致。一双猫头鞋就是一件精美的民间艺术品。

孩子们为什么要穿猫头鞋呢?说来话就长了。

很早以前,兽中之王是猫,它不但本领高强,而且大公无私。就说最简单的一件事吧,人们用十二种动物做生肖,猫派了别的伙伴,惟独漏掉了自己,所以今天我们就没听到过谁的属相是猫。当时的虎是个愚蠢的庞然大物。可是,它一心想当兽王。它知道没有本领是当不了兽王的,所以它特地拜猫为师,专心学艺。猫呢,循循善诱,把自己窜、抓、扑,捕等各种本领毫无保留地教给了虎。虎的本领逐渐大了,尾巴也翘起来了。它想,世上除了猫,不就是我本领最大吗?于是起了坏心。

一天,虎趁猫不备,突然猛扑上去。猫可机灵着呢,它把身子一偏,虎扑了个空。接着,虎又张开血盆大口凶狠地向猫扑来,猫只得转身逃跑,虎紧追不放,一心要把猫搞死。这时恰好一株大树挡住了它的去路,猫儿“嗖嗖嗖”很快爬上树端,这下可把虎愣住了。原来虎就剩下这一招还 未学到手,急得在树下团团转。猫在树上哈哈大笑:“虎啊,虎啊,你忘恩负义,你的用心未免太歹毒了。”从此,虎再也无脸见人,只得逃进深山里躲起来。

自从老虎闹事以后,动物就开始分化了:一部分专干坏事,成为人类的敌人;另一部分做好事行善,成为人类的朋友;有的随老虎进入山林,有的跟猫留在平原。猫为了帮助人类捕杀偷吃粮食、啃咬衣服家具的坏蛋——老鼠,就苦练本领,除了能上树捕飞鸟,下水捉鱼外,还 练就了一双黑夜 中特别敏锐的“神眼”,为人类站岗放哨。所以江南水乡家家户户都喜欢养猫,孩子们也穿起猫头鞋来。

古代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3

狗头帽的来历

清朝末年,宁波小江一带有一户姓李的人家,父母早已过世,留下桂根、桂生兄弟俩。不久,兄弟俩先后成家。弟弟桂生生了两个儿子,非常开心。可不久自己却得病死了。哥哥桂根快近六十,还 不得一子半女。桂根和娘子商量,想把侄子过继来当儿子。

第二天,夫妻俩吃过早饭,就兴冲冲地到弟弟家去。来开门的是弟媳妇。她一看是哥哥嫂嫂,连忙让坐、倒茶,询问有啥事情。于是,桂根就把来意说了一遍。

谁知弟媳听了,“嘿嘿”冷笑道:“你叫我把孩儿给你,你不生小孩,怎知十月怀胎之苦、喂养小孩之艰?亏你说得出口。”桂根夫妇碰了一鼻子灰,只得忍气吞声地往家走。

桂根妻子回家后,气得直哭。桂根劝说道:“算了,何必和她一般见识,弟弟死得早,我们就让着她一些算了。”

说来也奇,桂根六十岁那年,妻子居然怀孕了,喜得老夫妻俩不知说啥好。转眼几个月过去了,桂根眼见妻子接近临产,可自己偏偏又碰上要外出去收账。他决定先找好接生婆,免得到时措手不及。桂根打听到对河六婶接生技术高明,就赶到六婶家里,给她二百两银子,把妻子的产事托给她。六婶是个快嘴舌,所以桂根妻待产的事一传十,十传百,传来传去就传到了桂根弟媳的耳朵里。

桂根弟媳本以为哥嫂离归天的日子不远了,他们的家产可以稳稳到手。现在却节外生枝,孩子一出世,那家产不都落空了吗?哼!办不到。想到这里,她急忙去找六婶:“桂根哥让你接生,他给你多少钱?”六婶答:“二百两银子。”弟媳又塞上二百两银子,把头凑到六婶耳边,说了一番悄悄话。

到了桂根妻子临产这一天,弟媳来到桂根房里,说:“嫂子,孩子生下来时你要把眼睛用力闭上,可以少吃些苦。”桂根妻觉得有理,临盆的时候赶紧闭上眼睛,果然孩子很快生下来了。只听得“哇”地一声,就再也没有声响了。过了一会,她睁开眼问六婶,生的是男孩还 是女孩?六婶回答说:“生下来的是个怪胎,已经丢了!”惊得她差一点昏厥过去。

这里到底有没有名堂?有!桂根弟媳贪财心切,一心想占桂根的家产,她给六婶二百两银子,就为了做这一记手脚。明明桂根妻子生下来的是个白白胖胖的男孩,她却狠心把小孩掐死,然后叫六婶对桂根妻子谎称生了个怪胎,自己拿荷包把小孩一扎,抛到荒郊野地里。

谁知这一切,都给桂根家一只喂奶的看门老黄狗看见了。桂根弟媳前脚走,它后脚就衔着荷包进了狗棚。那老黄狗咬断绳子,扒开荷包,把小孩放在地上浑身地舔,幸好孩子还 没有被掐死,慢慢地回过气来,就吮着老黄狗的奶,活了下来。

过了三天,桂根收账回家,一走进家门,老黄狗朝着主人汪汪直叫。桂根以为狗饿了,就拿东西给它,可狗不吃,还 是汪汪直叫。桂根烦了,便踢了狗一脚,自己要紧进屋去看妻子。老黄狗不死心,扑上去衔住他的衣服拼命往外拉。桂根不觉奇怪起来,便跟着它来到了狗棚前。只听里面传出一阵小孩的哭声,他循声望去,见狗棚角落里有一个裸体小孩,正哭得起劲。桂根忙弯下腰,把小孩抱进屋里。妻子伤心地把自己生了怪胎的事跟丈夫说了一遍。桂根一听,感到事有蹊跷。这时,老黄狗又衔着荷包来到主人面前。桂根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根绳子,疑心更大了。桂根悄悄地把荷包和绳子藏好,对妻子说:“你生了一个怪胎,现在我拾到一个男孩,咱们就把他当亲生儿子养吧。”妻子连连点头同意。

第二天,桂根给街坊邻舍每家送了四只红蛋,两碗面,惟独不给他弟媳。弟媳得知消息,跑到县衙告桂根夫妇,说桂根领了个黄狗喂奶的孩子,这不明摆着欺侮她这个寡妇和亲生侄儿吗!县官一听有理,便命差人将桂根夫妇带到堂上,不分青红皂白,各打二十大板。夫妻俩受此冤屈,回家来哭着对老黄狗说:“黄狗呀,县官不信狗能喂养孩子,叫我们怎么办呢?”那黄狗朝着他们“汪汪汪”叫了三声。

隔了一天,县官又传桂根夫妻带孩子上堂。桂根对县官说:“这孩子确实是狗喂养的。”说完,只见一只老黄狗跑到堂上给孩子奶吃,还 把荷包衔到县官面前。县官方觉事情蹊跷,便叫差人传当事人上堂。那六婶从未经过这种阵势,吓得不行,只得从实招供。事情真相大白,县官当即拿下弟媳和六婶。

桂根夫妻俩抱着亲生的孩子欢欢喜喜回到家里,请这一带最有名的裁缝,仿照看门的老黄狗,给孩子做了一顶帽子。“狗头帽”因此得名。

后来,人们觉得这狗头帽戴在小孩头上,又活泼又可爱,就纷纷学着做。于是,狗头帽就逐渐成为小孩爱戴的帽子了。

古代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4

戴手镯的来历(水族)

水族姑娘为什么戴上手镯?这里边有一个故事:

从前,凶恶奸滑的尼变尼变——水语,类似汉族民间故事中的狼外婆。经常变成牙出来害人。一天,有两姊妹去树林里拣菌子,走在半路碰见一个慈爱的牙,忙对姊妹俩说:

“阿妹崽,我是你家阿牙,来看你们乖不乖,我走不动了,快扶我一把。”

姊妹俩都没有见过阿牙,一听阿牙来看她们,高兴得跳起来。姐姐赶忙上前要扶阿牙。谁知她刚伸出手去,阿牙一把就把她的手腕抓住,马上脸色一变,还 原成尼变的原形,紧捏着姐姐的双手,打着怕人的哈哈,狂笑死去。姐姐见尼变笑死过去后,用力想把双手从魔爪中扯出来,可是尼变仍把她的手捏得紧紧的,她怎么拉也拉不脱。眼看尼变就要笑醒过来,姐姐想,要死,我一个人死,就叫妹妹赶快逃走。

姐姐被尼变害了后,妹妹一心要为姐姐报仇,她到处求师学武,可是走遍了大大小小的水寨,没有谁能斗得过尼变。这天她包上饭,又出门去拜师,走到寨脚,看见一个衣衫破烂的老人坐在榕树下要饭,妹妹见了很可怜这老人,她便把自己的饭全部送给这老人吃了。老人吃过饭后,走到妹妹面前,把他要饭装酒的两个竹筒递给妹妹说:“小妹,我没有什么感谢你,这对竹筒送给你,戴在手上,遇上尼变,等它笑死过去,用针朝它胸前白毛处一刺,它就死了。”老人说完,忽然一阵轻风就不见了。

妹妹双手戴着竹筒,又去树林里拣菌子。不一会,一个牙走到妹面前说:“阿妹崽,我是你家阿牙,来看你乖不乖,我走不动了,快扶一扶我。”妹妹听了,假装很高兴的样子,上前去牵扶她。牙见妹妹刚伸出双手,顺势一把抓住妹妹的手腕,死死的紧捏着,马上变了脸,一阵疯狂的大笑,笑死过去。哪知尼变捏着的是妹妹手腕上戴的竹筒。妹妹见尼变笑死过去后,双手轻轻地从竹筒中取了出来,从头上取下尖利的花针,往尼变胸前白毛处狠狠的一针刺去,只听尼变一声怪叫就死了。尼变死后,妹妹戴着竹筒做活路很不方便,又怕遇上尼变,妹妹请来一个银匠,帮她照着竹筒打了一对银圈圈换下竹筒戴上。银圈圈闪闪发亮,其它尼变见了,吓得不敢挨她的边边。于是寨上寨下的姑娘们都学着妹妹打了一对银镯戴在手上,祛魔迎福。就这样水族姑娘戴上了银镯,一直传了下来。

古代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5

耳环的来历(水族)

水族腊缅腊缅——水语,即姑娘、女娃儿。穿上镶着五彩花边的兰干服,拴起银链花围腰,戴着项圈、手镯已够漂亮、美丽。可是腊缅们还 常常在耳根吊着个小巧的银耳环,走起路来有节奏地摇摆,更逗人喜爱。据说耳环是个叫阿优的腊缅传出来的。

在龙江第九十九道弯地方有个叫班务忙的寨子。寨子里有个叫阿优的腊缅,因为家里交不够哎赖的租子,被拉去当丫头抵账。阿优虽说是起早贪黑挑水、推磨、做饭、喂猪、织布,可是总不合宜牙哎赖宜牙哎赖——富豪者的老婆。的心,常常冲着阿优骂这骂那。一见到阿优那桃红圆润的瓜子脸蛋,油黑葡萄般的眼珠,双眼皮上两道黑色眉毛,一口洁白的牙齿,更是气愤;要是看到阿优在梳妆,脸就黑垮下来,眼珠差点儿气暴。宜牙哎赖总恨老天给自家姑娘那副斜仁眼、黄眉毛、歪鼻梁、大暴牙的脸貌,恨不得一刀把阿优的头割下来接到自家姑娘的颈子上。

一天早上,阿优喂猪,猪撞过来泼了点儿猎潲,被宜牙哎赖看见了,她大步跨上前两手揪住阿优的耳根使劲拧,大声骂起来:“样样事情叫你小心,你偏偏不听。泼的猪潲你要舔光!”说完又放手来按阿优的脑壳。

阿优痛得难受急忙说:“是猪撞过来把食弄泼的!”

“鸭子死了嘴壳硬,你还 敢顶嘴,我看你有耳朵不?”宜牙哎赖咬着牙巴骨,两手抓住阿优的耳根又使劲地掐。又尖又硬的指甲壳掐通了阿优的耳根,还 破口大骂:“这回看你听话不听话?”

吃过早饭,阿优上山放牛、打猪菜,耳根痛得难挨,就找点草药敷。耳根这里又不好包扎,敷了又脱,阿优索性到水凼边把脸洗个干净。水凼边满地丢着娃儿们通出的补龙补龙——一种灌木,树心可冲出白色海绵状的东西,小孩常拿来玩耍。,白生生而又柔软。阿优想,耳根掐通了,干脆卷个补龙的小圆圈吊着遮个丑。她在耳根吊了个补龙圈,往水凼一照,两只白晃晃的小圆圈一摇一摆,怪好看。这时,有几个放牛的女娃儿来找水喝,见阿优这般打扮,个个都好奇地围拢来看。几个娃儿见这样打扮很美,也找花椒刺穿通耳根吊个补龙圈。阿优见了忙阻拦说:“我吊着它来遮丑,你们何必找苦受嘛?”

“不!不!只要打扮得像一只花,痛了也不怕!”娃儿们咯咯地笑起来。

傍晚撵牛回家,个个娃儿的耳根都吊个补龙圈,人们见了都说戴着它好看。寨子有个银匠见姑娘这样喜欢,就仿照打个小银圈给自己姑娘戴。大人们见姑娘们喜欢这样打扮,都说手镯、项圈花那么多银子都舍得,就打个耳圈给孩子们吧!

过不了半年,戴耳圈的习惯就传遍了水族的村村寨寨。后来,人把这圆圈叫做耳环。


古代民间小故事短篇阅读相关文章:

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短篇阅读

值得阅读的中国古代民间故事

短篇古代经典民间故事-民间故事大全

中国民间故事简短小阅读

古代民间故事大全短的

古代短篇民间著名故事-经典民间故事

民间传说故事短篇阅读

短篇古代民间传说故事

古代民间传说故事五篇

中国古代民间故事5篇

古代民间小故事短篇阅读

中国民间故事包含了丰富的历史知识、深厚的民族情感,作为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有着永恒的艺术魅力。让我们一起去品读吧,会很有趣的。下面给大家带来一些关于古代民间小故事短篇阅读,供大家参考。古代民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文档为doc格式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