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阗采花》原文译文及赏析

由俊炯供稿

  此诗引汉元帝时宫女王昭君的故事为喻,委婉含蓄地表达了作者自己不遇明君、未受重用的愤懑,讽刺了社会贤佞不分的丑恶现象。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带来于阗采花的相关资料介绍,欢迎大家参考。

《于阗采花》原文译文及赏析

  《于阗采花》原文

  唐代:李白

  于阗采花人,自言花相似。

  明妃一朝西入胡,胡中美女多羞死。

  乃知汉地多名姝,胡中无花可方比。

  丹青能令丑者妍,无盐翻在深宫里。

  自古妒蛾眉,胡沙埋皓齿。

  《于阗采花》译文及注释

  译文

  于阗的采花人,大言不惭说:花儿都相似。

  等到明妃王昭君一旦西入胡地,胡中的美女都要羞死,大愧不如。

  才知道汉族美女多多,胡中无花可与比拟。

  丹青画画,能令丑者美丽,像那个无盐丑女反而选入宫里。

  自古红颜妒蛾眉,皓齿美人白白葬送在漫漫胡沙之中。

  注释

  1.于阗:汉代西域城国。故址在今新疆和田一带。这里泛指塞外胡地。

  2.明妃:即王昭君。汉代南郡秭归人,名嫱,字昭君。晋朝人避司马昭讳,改称明君,后人又称明妃。据《汉书·匈奴传》:“竟宁元年,呼韩邪复入朝,自言愿婿汉氏以自亲。元帝以后宫良家子王嫱字昭君赐单于。王昭君号宁胡阏氏,生一男屠智牙师。呼韩邪单于死,雕陶莫皋立,为复株累若鞮单于,复妻王昭君,生二女。”《西京杂记》卷二:“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其形,按图召幸之。诸宫人皆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独昭君不肯,遂不得见。匈奴入朝求美人为阏氏,于是上按图以昭君行。乃去,召见,貌为后宫第一,善应对,举止娴雅,帝悔之,而名籍已定,重失信于外国,故不便更人。乃穷按(调查)其事,画工皆弃市。”

  3.明姝:即美女。

  《于阗采花》鉴赏

  此诗借美人遭嫉,埋没胡沙,丑女受宠,立为后妃媸妍颠倒的现象,喻有才之士遭嫉贬斥,无能之辈反被重用。

  全诗可分两段。前六句叙事,用铺垫的手法写明妃的美貌。后四句议论,指出媸妍颠倒的不合理现象,为太白自叹遭谗被斥。

  诗人以极深的爱慕之情赞扬了王昭君之美丽:以人比花,花人相似;以汉地、胡地对比,则“胡中美女多羞死”,“胡中无花可方比”。“胡中美女多羞死”及“胡中无花可方比”两句反映了诗人思想上的偏见,但这里为的是强调昭君之美,且诗的落脚点不在这里,而是在下文:即象王昭君这样一位如花似玉的美女,本应让她去其相称的去处,可是事情恰恰相反,却被恶人陷害,“埋没胡沙”,像战国时齐国无盐地方的丑女(名钟离春)那样丑陋,竟至“翻在深宫”。所以诗人又以极为愤怒之情,谴责了妍丑不分、黑白倒置那种极不公平的社会现象。黑白倒置、有才华的人受气,诗人对此是有深刻体会的。因此,诗中所鸣的不平,在极大程度上也是诗人个人怀抱的抒发。[3]

  当时宦官、军阀以及朋党,无不是一手遮天,认钱认势不认人,他们毫无人格,毫无人性,排斥异己,压制有才能的人。诗人李白就是被排挤、被压制的一个。诗末“自古妒蛾眉,胡沙埋皓齿”两句,集中地表现了作者对人才埋没的强烈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