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庄《绥州作》原文|译文|赏析

永亮供稿

  《绥州作》是五代诗人韦庄所作的一篇七言律诗。这首诗是一首边塞诗,通过怀古伤今的写作技巧,描写在绥州途中的所见的肃杀、凄凉的边塞意象。下面我们一起看看吧。

  《绥州作》原文

  唐代:韦庄

  雕阴无树水南流,雉堞连云古帝州。

  带雨晚驼鸣远戍,望乡孤客倚高楼。

  明妃去日花应笑,蔡琰归时鬓已秋。

  一曲单于暮烽起,扶苏城上月如钩。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初秋雨歇的暮色中,我倚靠在绥州南城门楼上,面向南方的家乡看着前头的雕山,城墙高耸与云相连,是那古帝州。

  茫茫夜雨中,阒寂边塞上,驼队隐约可见,驼铃摇曳不绝。一望无垠的黄土高原上,只有我这个羁旅客独倚高楼望着故乡。

  明妃出塞时路经绥州,连路边的花儿都露出笑脸,蔡琰归汉路过绥州时鬓已秋霜。

  无边的暮烟在升腾,凄清的单于之曲在暮烟中回响,扶苏城上弯月如钩。

  注释

  绥州:州名,西魏置,治所在今陕西绥德。

  雕阴:隋大业初年改绥州为雕阴郡,因雕山在该郡西南,故名。

  雉(zhì)堞(dié):指城上女墙。

  远戍:指兵士守卫的边地。

  明妃:汉元帝官人王昭君,晋人避文帝司马昭之讳,改称明君,又称明妃。

  蔡琰(yǎn):东汉蔡邕之女,字文姬,没于匈奴十二年,为曹操赎归。

  单(chán)于:曲调名。

  扶苏城:绥州于天宝元年(742年)改为上郡,即秦始皇太子扶苏曾监兵上郡处。

  赏析

  第一、二两句写绥州城的自然状况。“雕阴”句描绘了边地荒凉。眼前是一片广漠的灰黄——黄土高原伸展到天边。这里树木不长,水土严重流失,到处是塬、峁、沟、壑,连水也不能畅流。原野多树,此地却“无”;水易流淌,这里却“难”。一“无”、一“难”,写尽了边地的荒凉、环境的艰苦。“雉堞”句写边防的严酷。在一望无垠的黄土高原上,蜿蜒的城墙高耸天际。“连云”,写空间;“古”写时间。这句时空跨度极大,故蕴蓄丰厚,寓意深刻。以上两句从静的角度来写,用笔粗犷简括。说明了诗人是从从时、空两方面拓展了深邃的意境。

  第三、四两句写诗人形象、夜雨驼铃与倚楼怀乡。诗人的形象是独倚高楼、引颈远望。“带雨”从动的角度写景,笔触转而工致。“望乡孤客”既点明诗人的身份处境,又表现了他的动作行为。诗人的目的是“望乡”,时已届晚,没有望到故乡,却望见烟雨迷蒙的远方戍兵的身影,以及驼铃声中的骆驼在缓缓跋涉。给荒凉的旷野增添许多凄凉况味,充满鲜明的边地特色。同时也更加暗示出诗人所在之地与家乡距离的遥远,突出了“孤客”之“孤”。

  第五、六两句是诗人所展开的联想。诗人望着眼前的路,引起内心的联想:这条连通内地边塞的路自古以来就一直存在着,汉元帝昭君出塞时走的就是这条路,她之后被曹操以匈奴赎归回汉时走的也是这条路。这两个历史人物一向被视为背井离乡、沦落不偶的典型,在这里诗人也有将他们引以自况的意思在内。自己到处漂泊,前途茫茫,这种处境同当年的王昭君、蔡琰也有某种相似。即使以后倘或出现文姬归汉式的转机,个人也会两鬓斑白,垂垂老矣了,诗人借历史人物委婉的传达出自己的心曲,可谓别开生面。

  第七、八两句,写对边患的感慨,以景语出之。单于,曲名。属唐大角曲。单于又是匈奴的最高首领,故亦有相关义。边月如钩,月色凄冷,《单于》一曲,在夜空回荡,引起“孤客”对边患的联想,暮色中蓦地升起了报警的烽火,结句摇曳生姿,感慨蕴蓄在写景之中,神味飞逸于语言之外。“扶苏城上月如钩”一句诗还包含有许多意蕴,可看出诗人还意有未尽,但诗却戛然而止,给人以含不尽之意于言外的感觉。

  这首诗对边地景物的描写渲染笔酣墨饱,淋漓尽致。无树无水、雉堞连云、鸣驼远戍、单于烽烟,都是诗人眼中望到的边塞景象。这些景象又被迷离的晚雨和朦胧的月光所笼罩,将分散的景物组接融和在一起,构成统一的格调氛围。这一切既是诗人眼中之景,又是诗人身处之境,情由境生,境真情切,透过诗人对绥州景物的描写,表现他郁塞悲苦的心情。


相关文章:

1.《后宫词》译文、注释及鉴赏

2.《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译文及鉴赏

3.《春宫怨》译文及注释鉴赏

4.《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译文及赏析

5.《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译文注释及赏析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