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庄《更漏子·钟鼓寒》原文|译文|鉴赏

由永亮供稿

  《更漏子·钟鼓寒》是晚唐五代词人韦庄创作的一首词。这是一首写思妇怀人的小词,写女子终夜等待情人的情景。但是此词不着意刻画人物,而是寓情于景,含而不露。下面我们来看看吧。

  《更漏子·钟鼓寒》原文

  唐代:韦庄

  钟鼓寒,楼阁暝,月照古桐金井。深院闭,小庭空,落花香露红。

  烟柳重,春雾薄,灯背水窗高阁。闲倚户,暗沾衣,待郎郎不归。

  译文及注释

  译文

  钟鼓寒重,楼阁晦暗,月光照着金井边的古桐。深深的院落紧闭,小小的庭院空寂,落花沾着香露铺满了一地残红。

  烟柳重重,春雾淡薄,在高阁临水的窗前,灯光就要渐渐熄灭,眼见天色就要亮了。她百无聊赖地倚靠着门户,眼泪暗暗地落下来沾湿了衣裳,她苦苦等待情郎归来,他却迟迟不归。

  注释

  ⑴更漏子:词牌名,双调四十六字,上下片各六句,两仄韵、两平韵。

  ⑵钟鼓寒:传来的钟鼓声似乎带着寒气。

  ⑶暝(míng):昏暗。

  ⑷古桐:老桐。

  ⑸金井:以铜为栏的井。李白《赠别舍人弟台卿之江南》云:“梧桐落金井,一叶飞银床。”

  ⑹灯背:意思是掩灯。

  ⑺水窗:临水之窗。白居易《秋房夜》云:“水窗席冷未能卧,挑尽残灯秋夜长。”一作“小窗”。

  ⑻暗沾衣:即暗中流泪沾湿衣服。

  ⑼郎不归:一作“归未归”。

  鉴赏

  上片一开始,词人就借助于丰富的想象,给这位思妇造成一种孤独的氛围,一个寂寞的环境,在“钟鼓”之后着一“寒”字,而冷清之意全见:在“楼阁”之后缀一“瞑”字,而昏暗之色如绘。加上那轮淡淡的冷月,照在井边的老桐树上。多情的思妇独立小庭,无语凝思。这是从女主人公的视觉来写客观的景物。深深的院落关得紧紧的,小小的庭除显得空荡荡的,她伫立闲阶,逐渐看到露儿滴了,红色的花瓣带着浓郁的香气悄悄地落了下来,从而把自己的寂寞生活跟落花的飘零命运联系起来。这是从女主人公的感觉来写客观景物的。客观景物都带有思妇主观的感情色彩,即景即情,亦人亦物,不知何者为人,何者为物,何者为景,何者为情,浑然一体,妙合无垠,使凑者从中得到很好的审美享受。这个意境,跟李白《菩萨蛮》的“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极其相似。该词让那个脉脉含情的思妇隐藏在画面之外,用烘托的手法,揭示了思妇的内心世界,读来韵味无穷。

  下片是从时间的推移上,继续用景语来烘托思妇的愁绪。露重雾稀,杨柳低垂,已是黎明的景象,而那个思妇仍然背着灯儿,守着窗儿,渴望着她的心上人。这“灯背水窗高阁”,恰到好处地表现思妇幽居独处而产生的孤独黯伤的心理。“闲倚户”三句,“倚户”为了“待郎”,泪下“沾衣”,是因“郎不归”。“闲”是无事可做,但这里的“闲”又不是无事可做,“街户待郎”便是极要紧的事,不过表面看上去似乎确是无事可做。“暗沾衣”的“暗”,乃是昕望不遂,悲从中来,泪下沾衣而不自知。可谓无一字不加意著力。如果说“钟鼓寒”三句,是“月上柳梢头”的薄暮,那么“深院闭”三句,就是“灯火已三更”的深夜,而“烟柳重”三句,则是“曙色东方才动”的黎明了。从时间的推移上,表明思妇凝望之久,痴情之重,在满怀希望的期待中,逐步走向失望的过程。“待郎郎不归”是作者点睛之笔,又是思妇伤心之语。执此句以回读上文,更感觉其中步步置景设色之妙。

  全词以景语为主,只在结尾三句写到女主人公的神态、心态,以此点明主题,强化景语效果。用疏钟、淡月、坠露、昏灯等景物,造成一种凄凉寂寞的氛围,又用纾缓、低沉、呜咽、断续的旋律,加深思妇的无可奈何的愁思。形式上虽然没有出现愁苦的字眼,骨子里却充满着哀怨的感情。


相关文章:

1.《后宫词》译文、注释及鉴赏

2.《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译文及鉴赏

3.《春宫怨》译文及注释鉴赏

4.《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译文及赏析

5.《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译文注释及赏析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