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浩《折桂令·题录鬼簿》赏析

美玲供稿

《折桂令·题录鬼簿》是由周浩所创作的,作者认为人生价值体现于文学事业之中,把文学事业提到了超乎生死、跨越时空的高度。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折桂令·题录鬼簿》的鉴赏,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折桂令·题录鬼簿》

元朝:周浩

想贞元朝士无多,满目江山,日月如梭。上苑繁华,西湖富贵,总付高歌。

麒麟冢衣冠坎坷,凤凰台人物蹉跎。生待如何,死待如何?纸上清名,万古难磨。

《折桂令·题录鬼簿》古诗简介

《折桂令·题录鬼簿》是元代散曲家周浩为赞钟嗣成《录鬼簿》所作,表达了对关汉卿、马致远等卓越的元曲作家的缅怀之情,以及对钟嗣成及其著作《录鬼簿》的赞美之情,同时也指出那些王侯贵人生前显贵,死后湮没无闻的事实。该曲词本色当行,对比鲜明,感情深沉。

《折桂令·题录鬼簿》翻译/译文

前朝人物,现在已经不多。眼前江山依旧,光阴快似飞梭。京都的繁华,西湖的富贵,只让人感叹高歌。

麒麟冢王侯将相,身后也很坎坷;风凰台风流英华,岁月同榉蹉跎。生,将又如何?死,又将如何?只有留在纸上的清白名声,千年万代也不会消磨。

《折桂令·题录鬼簿》注释

①折桂令:曲牌名,又称蟾宫曲。《录鬼簿(bù)》:是元朝末年一部专门记录散曲、戏剧作家生平事迹的著作,作者为文学家、散曲家钟嗣成。

②贞元朝士无多:出自刘禹锡《听旧宫中乐人穆氏唱歌》:“休唱当年供奉曲,贞元朝士已无多。”贞元:唐德宗年号,贞元年间(785—805),柳宗元、刘禹锡等文人学士互相唱和,盛极一时。后来改革失败,这些文人们纷纷离去。这里作者用“贞元朝士”,代指元曲作家和艺术家。

③上苑:指皇家的花园,这里代指元代的京城大都。西湖:指杭州。大都、杭州是元戏曲家云集的地方。

④总付:都交给。

⑤麒麟冢:麒麟是古代传说中表示吉祥的神兽,是龙的子女。古人常用它来表示杰出的人物。衣冠:指当官的人。

⑥凤凰台:在今南京。传说晋代年间有鸟汇集此处,人们称它们为凤凰。这里代指人才汇集之地。蹉跎:失时,不珍惜时光。

⑦纸上:指《录鬼簿》书中。

《折桂令·题录鬼簿》赏析/鉴赏

《折桂令·题录鬼簿》创作背景

《录鬼簿》(两卷)是元代文学家钟嗣成于至顺元年(1330)编成的记载元杂剧、散曲作家作品的专著,全书共记录杂剧及散曲作家152位,收录剧目400余种,是现存研究元杂剧最早且最有价值的文献之一。这首散曲是为题咏钟嗣成的《录鬼簿》而作,作品从钟嗣成编纂《录鬼簿》的用意和所录作家的坎坷命运着眼,表达了对元曲作家的热情赞颂。

《折桂令·题录鬼簿》文学赏析

该曲共分三层,“想贞元朝士无多,满目江山,日月如梭”为第一层,化用唐刘禹锡诗句,感叹艺苑的英才已纷纷过世,入于《录鬼簿》中,江山依旧,岁月悠悠,令人无限伤感。开头就从一个“想”字说起,劈面而来,在让人感到突兀之余,也让人感到凝重,让人觉得这支曲子不是游戏之作,对《录鬼簿》的评价是严肃可信的。紧接着,推出了空间意象“满目江山”和时间意象“日月如梭”。缅怀古人的情思与时空意象的组合、交织,就超越了一时一地的特定时空意义,表达了涵盖古今的人生感慨:江山长存,岁月无情,人生与之相比,真如白驹过隙,何其短暂。这两个意象的出现,使首句染上了更为苍凉的色调,令人低回不已。

紧接三句“上苑繁华,西湖富贵,总付高歌。麒麟冢衣冠坎坷,凤凰台人物蹉跎”为第二层,提出了一个如何看待繁华富贵的问题。在作者看来,人世沧桑,荣华富贵如过眼烟云,而且与之相伴的也往往是“坎坷”和“蹉跎”,它没有什么值得称许的。前代的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连同他们的文治武功,都已经成了樵唱渔歌的材料,历史上的功臣名将到而今都已成了地下的一坏黄土。即是说生死富贵都是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对富贵的否定也就衬托了对《录鬼簿》的褒扬,肯定了这部为缅怀故人、为曲坛名公才人立传的著作是万古不朽的,他的价值是超越千古的。

最后四句“生待如何,死待如何?纸上清名,万古难磨”为第三层,作者亮出了自己的人生价值观。作者认为人生价值体现于文学事业之中,把文学事业提到了超乎生死、跨越时空的高度。重视文学事业,这是中国典型的文人意识,但这种观点并未越出儒家将“立言”与“立德”、“立功”并提的传统功利观念的框框。作者则不然,他此曲为《录鬼簿》题词,缅怀的是被正统文人鄙视的艺人才士,肯定的是被摒于正统文学之外的通俗文学,张扬的是具有反传统意义的人生价值观。蔑视“已死之鬼”,赞颂“不死之鬼”,这就是本文作者与《录鬼簿》作者共同的价值判断。

《折桂令·题录鬼簿》作者简介

周洁,或作周浩,与钟嗣成同时代人。生平不详。其散曲仅存一首,为赞钟氏《录鬼簿》所作。


周浩《折桂令·题录鬼簿》赏析相关文章:

周浩《折桂令·题录鬼簿》元曲鉴赏及译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