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芙蓉落尽天涵水》宋词译文及赏析

美玲供稿

  《虞美人·芙蓉落尽天涵水》是由舒亶,此词为词人寄赠友人黄公度之作。词的上片写主人公傍晚小楼上欣赏秋景,下片写作者冬日的长安,盼望老友送梅来到,字里行间隐晦地传达出作者因触犯当政者王安石而被撤职后既苦闷孤独又渴望得到帮助的心情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虞美人·芙蓉落尽天涵水》

  作者:舒亶

  芙蓉落尽天涵水①,日暮沧波起。背飞双燕贴云寒②,独向小楼东畔倚栏看。

  浮生只合尊前老③,雪满长安道。故人早晚上高台,寄我江南春色一枝梅④。

  《虞美人·芙蓉落尽天涵水》注释

  ①芙蓉落尽:表明已属秋季,花残香消。芙蓉:即荷花。天涵水:指水天相接,苍茫无际,更显空旷寂落。

  ②背飞:朝另一个方向飞去。

  ③浮生:短促的人生。

  ④寄我江南春色一枝梅:陆凯与范晔是好友,凯自江南寄梅花一枝到长安给范晔,并赠诗曰:“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

  《虞美人·芙蓉落尽天涵水》翻译

  芙蓉落尽,天水相连形成一色,日色黄昏,风又将水上的沧波又吹起。那一对反向而飞的双燕,紧贴着秋云,感受着这秋的寒意。我一人在小楼的东侧,凭栏向远处望去。思前想后,觉得人生一世,有无穷无尽的烦恼,只好借醉乡暂时消掉心中之苦。时光过的真快,又是一年冬天到,白雪又落满长安道。每天早晚,我想我的老朋友也会登高台,并会寄上一枝早梅给我,为我带来南方的春天意味。

  《虞美人·芙蓉落尽天涵水》赏析

  此词为词人寄赠友人黄公度之作。词的上片写主人公傍晚小楼上欣赏秋景,下片写作者冬日的长安,盼望老友送梅来到,字里行间隐晦地传达出作者因触犯当政者王安石而被撤职后既苦闷孤独又渴望得到帮助的心情。

  上片写日暮登楼所见。“芙蓉落尽天涵水,日暮沧波起。”芙蓉,即荷花。荷花落尽,时当夏末秋初。秋风江上,日暮远望,水天相接,烟波无际;客愁离思,亦随烟波荡漾而起。这两句视野开阔,而所见秋风残荷、落日沧波等外景,则透示出一派苍茫萧索的情调。“背飞双燕贴云寒”,视角由平远而移向高远;正当独立苍茫、黯然凝望之际,却又见一对燕子,相背向云边飞去。“背飞双燕”尤言“劳燕分飞”。《玉台新咏》卷九《东飞伯劳歌》云:“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牵牛)织女时相见。”后即用来称朋友离别。

  “贴云寒”,状飞行之高;高处生寒,由联想而得。着一“寒”字,又从视感而转化为一种心理感受,暗示着离别的悲凉况味。“独向小楼东畔倚栏看”是补叙之笔,交代前面所写,都是小楼东畔倚栏所见。把宏阔高远的视线收聚到一点,对准楼中倚栏怅望之人。“独”字轻轻点出,既写倚栏眺景者为独自一人,又透露出触景而生的孤独惆怅之感。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是说光阴荏苒,转眼又是岁暮,雪满京城,寂寥寡欢,唯有借酒遣日而已。长安,借指京城。“雪满长安”,既点时地,又渲染出一派冷寂的气氛,雪夜把盏,却少对酌之人,岁暮怀人的孤凄心境可想而知。“故人早晚上高台,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顺势而出故人,老朋友,指公度。早晚,多义词,这里为随时、每日之意。

  这两句从对方着笔,心有同感,用情颇深。想象老朋友也天天登高望远,思念着我;即使道远雪阻,他也一定会给我寄赠一枝江南报春的早梅。这是用南朝宋陆凯折梅题诗以寄范晔的故事。《荆州记》:“陆凯与范晔交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诣长安与晔。赠诗曰:”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这里用典,却又切合作者当年与友人置酒相别的一段情事。如此,更见其情深而意切。

  《虞美人·芙蓉落尽天涵水》点评

  这是舒亶寄赠友人的一首词。舒亶曾在宋神宗时担任过御史中丞等职,曾与李定同做过弹劾苏轼以诗文讥讽新法的事,铸成荒唐的“乌台诗案”。后以罪罢废。舒亶对政敌攻击不遗余力,而对朋友,他则满腔深情。其爱其憎,都十分鲜明,后来获罪,亦因思维与性格过于偏拗所致。

  上片写词人日暮登楼所见。“芙蓉落尽”,点明了时值秋季,“天涵水”,叙写从高处远眺水天相接的景色,又引出思人的愁情。词人见烟波无际,不免客愁立起,再加上日暮黄昏近,就更是愁烟四罩,此情此景,唐人已道:“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唐人崔灏诗句)。舒亶虽不言愁,但愁之意象尽含句中,情景交融,在此两句中已呈现无遗。“背飞双燕贴云寒”进一步借物抒情,以双燕相背贴寒云而飞借喻了朋友的别离,并能触动起对朋友的思念,在将思愁之情渲染到极致时,才托出正在高楼独眺的主人公。这种自远而近的叙写法,虽常见于登高望远之作中,但此处所写却也有它独特的作用:“独”字挑头,既呼应前面所写景物的萧瑟凄清,又向下片孤独惆怅的感慨自然过渡。

  下片抒发人生的感慨和怀友之情。词人先以“雪满长安”的意象来衬托人生的孤寂和凄凉心境。“浮生”表明对光阴荏苒、人生虚度的感叹,“只合尊前老”则反映出他借酒销日的郁郁寡欢,“雪满长安道”,则更加重了这种冷寂孤寥的气氛。后两句则是词人对友人的推想,他想像朋友亦会天天登台远望,思念着我,虽然风雪阻道无法相聚,但他一定会折梅相赠,向我报道江南早春的消息。词人既以折梅相赠的典故传达了他与朋友之间的深情厚谊,同时又以江南春色的报春梅聊以自慰,换来可以盼望的未来与欢悦。

  古人的交往与情谊是多么纯净可爱,他们更注重的是精神上的支持和理解,而非物质的、功利的交往。汪伦以踏歌送李白,让李白感到深千尺的桃花潭水也不及这歌声中的情谊;“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李白亦将明月寄赠好友王昌龄,以表达他的一往深情。“唯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王维更以浓浓春色比拟对友人的相思浓情,让春色时刻陪伴着友人。“故人早晚上高台,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舒亶翻写了南朝宋陆凯折梅寄赠范晔的诗句,给人以美好、温暖和纯清之感,读了让人齿颊留香。 (蒋述卓 点评)

  《虞美人·芙蓉落尽天涵水》作者介绍

  舒亶(1041-1103)字信道,号懒堂,慈溪(今属浙江)人。治平二年(1065)试礼部第一,即状元(进士及第),授临海尉。神宗时,除神官院主簿,迁秦凤路提刑,提举两浙常平。后任监察御史里行,与李定同劾苏轼,是为「乌台诗案」。进知杂御史、判司农寺,拜给事中,权直学士院,后为御史中丞。崇宁元年(1102)知南康军,京以开边功,由直龙图阁进待制,翌年卒,年六十三。《宋史》、《东都事略》有传。今存赵万里辑《舒学士词》一卷,存词50首。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