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自编赛尔号长篇小说,真的很精彩

  我,是一只充满故事的闪光皮皮,现在,请让我为你讲述我的故事.....

  天身的金色,可爱的面孔,无法摆脱的"稀有"称号让我被无数的赛尔追赶,收服.让我不得不躲在那阴暗的巢穴里,这,是我自找的.

  我曾梦想过自己是一只普通的皮皮,自由自在,偶尔被那些赛尔发现,我或是被打败,或是被他们收服,那样也好.我喜欢那样

  至少那样我不会受束缚.

  我的记忆停留在那个中午 .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呆在那个阴暗的洞穴里实在让人窒息.

  我悄悄从洞穴里钻了出来 .

  "快看,那是闪光皮皮!""真的!""快收服她啊!""警告你们,别跟我抢啊!""她是我的!!!""她要逃了!""快追啊!"

  克洛斯星的人怎么这么多?

  我害怕了,恐惧卡住了我的脖子,动弹不得.

  这时,一个赛尔向我冲了过来.

  浑身的金色使我厌恶.

  突然我发现,那个赛尔的身边有一只皮皮.普通的  .

  那她干嘛还要收服我?

  就在我快要不行时,我看见一个身影.

  他来干什么?

  "快走!"他催促着我.

  去哪?我傻傻的问."先避难,让那些赛尔别发现你!"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你出来干什么?

  小豆芽

  二."快看,那是小豆芽!""真的!""今天碰到两只稀有精灵了!真幸运!"

  不好,他们发现我了,当然,也发现他了.

  "不好,我得快走!"他不知一下去哪了.

  我忘了,他的性格是胆小.

  现在,我才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胆小.

  那些赛尔一见小豆芽跑了,又都去克洛斯星沼泽了,但他们哪里知道,他们不可能再见到小豆芽了.凭他们的眼睛,能看见是怪事.

  然而,稍微有些脑子的赛尔,都是来对付我的 .

  他们都拿出自己的胶囊,发疯似的对着我.

  我感到浑身上下不舒服,我感到到了真正的束缚,我闭上眼睛,心想:"下辈子,不当毛毛,就当火炎贝.

  没有人知道我的痛苦,现在也没有.

  混乱之中,我听到了一句话,很轻很柔.

  几乎没有分量,像是蒲公英的种子一样.

  "姐姐,姐姐."

  是你吗?

  你还在吗?你没死在尤纳斯的手下吗?

  我奋力争开所有的胶囊,搜寻着那声叫喊.

  只看见那只皮皮,用惊讶的眼神看我.

  皮皮的主人走到我面前,轻声说 .

  "跟我一起走吧!"

  三(上).

  我看着她真诚的眼神,不禁身体发生了一种不知是亲密还是厌恶的感觉.我为自己身体里发出的这种感觉吃惊而感到了束缚.

  我怎么了?

  金色的光还是围绕着我,让我不得不甩去满身的怨恨,瞪着那只皮皮.

  她到底是谁?

  薇玲,是你吗?回答我?

  " 和我走吧."又是那个人的声音,我回过头来看她,她脖子上带着一个十字架,让我想到了 自己的母亲.可是,母亲.......也是死在尤纳斯的手下的.

  她不紧不慢地扔出了一个胶囊,普通的

  胶囊的光芒站在我身上.

  我第一次没有反抗.

  她收回胶囊,带着得意的笑容,对皮皮说.

  走吧.

  留下一堆嫉妒的目光和在暗处的小豆芽.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

  里是哪里?

  "这里是我们主人的家,亲爱的小姐."一只巴鲁斯告诉我,他朝我冷笑了一下,这笑容使我想起尤纳斯,使我不寒而颤.

  三(下).

  "你是谁?"我说.

  "你没眼睛吗?"巴鲁斯傲慢的口气让我受不了.

  "你别理他,他是我们之中最不要脸的."一只布布花向我走来"闪光皮皮,你可是我们主人收到的第一只稀有精灵呀.""谢谢,可我宁愿自己是一只普通的皮皮."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看你,多么的美丽呀,要是我也能像你这么美就好了.只是我又不漂亮,又不稀有.不过我攻击力还是不错的,你的攻击力怎么样?有我好吗?对了,你知道经验分配器吗?你需要吗?哦,你肯定需要......."一只很罗嗦的伊卡罗尼向我走来.

  "你也得尽快和他适应."布布花无可奈何的说"他是我们之中最啰嗦的.

  是吗?

  有意思.

  尽管我只对那只皮皮有兴趣.

  "尼四水?(你是谁)"一只矮小的柯蓝

  "他怎么了?"我对布布花说.

  "口音和我们不太一样.进化时没弄好"布布花诙谐地笑笑.

  "尼四闪光屁屁八?(你是闪光皮皮吧),窝叫克兰(我叫柯蓝)."

  "你好."我有气无力的说.

  柯蓝转身走了.

  布布花:"他是我们之中年龄最小的."

  话音刚落,柯蓝唱起了歌.

  小孩子的歌.

  我想

  四.

  我被她带出去了.

  "闪光皮皮,这是你的伙伴.巴鲁斯,布布花,柯蓝,伊卡罗尼和皮皮."

  我知道.

  我试着靠近皮皮,我要知道,她是不是薇玲.我走到她面前,身上的金色让我和她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冷冷的看着我,使我又想起了尤纳斯.

  还有母亲和薇玲 .

  "你......是不是叫薇玲?""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她冷漠的口气,让我心寒.

  你忘了我吗?

  "怎么了?"布布花问我们.

  "没啥."我敷衍过去.

  还不能把秘密告诉大家,否则薇玲一定会丧命的.

  我也一样.

  望着那人身上的十字架,我才对她感兴趣起来.

  "布布花?他叫什么名字?""小琴.""你跟她多久了?""三年.""哦?""小琴的父母早就走了,我是她祖母送给她的礼物.当然,那时我还是布布种子.

  "她的祖母是谁?""她的祖母是天......"布布花自知失言,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这时,小琴恶狠狠的望着布布花,布布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又是一个谜团.

  我问,现在去哪?

  小琴笑了笑,现在,你和皮皮对一场战吧,让我看看你的水平.

  皮皮看着我,笑了笑.

  我看了看她.

  他真是薇玲吗?

  五.

  "皮皮.撞击.

  她蹦跳着,一下一下,然后用大耳朵狠狠地扇了我两下.我脸颊两旁火辣辣的疼

  "闪光皮皮,电光火石."

  我不愿伤害她,我用我的身体轻轻的撞了一下.她怒视着我.

  那并不是多疼.

  "闪光皮皮对皮皮?我从来没有见过耶.他们两个谁会赢呢?我觉得一定是皮皮,她比她的级数高多了嘛!你觉得呢?柯蓝?哦,你不用回答,我知道你一定觉得是皮皮会赢,对吧?要是那一天,出来一只闪光伊卡罗尼,我和他对战,那会是谁赢呢?柯蓝?哦,那一定是我赢呀!那要是有一天出来一只闪光柯蓝......."

  真不愧是啰嗦的伊卡罗尼  .

  布布花说的太对了.

  就在这时,皮皮毫不留情的向我撞过来,狠狠的抓着我金黄的大耳朵,狠狠的扯着  .

  我疼得出了眼泪.

  "屁屁,补药遮阳.那样痕腾的"(皮皮,不要这样.那样很疼的).

  只有小孩子,才会有这样的同情心吧.就像当年的薇玲.薇玲.

  "姐姐,姐姐."

  我又听到了.

  我紧紧的抓住皮皮,发疯似的说"薇玲!!!"

  可是.......

  皮皮全身发光.

  六.(上)

  "这是...."小琴惊讶而又压抑不知喜悦的声音.

  "不会吧....."巴鲁斯傻傻的看着.这位绅士也会惊讶啊,他不是也经历过吗,从伊优,从由里安?

  "好美啊...."布布花痴痴的看着.

  你也经历过.

  "这不会是....."向来啰嗦的他,终于闭嘴了.

  "金华吧'(进化吧)!柯蓝

  是的.

  皮皮的嘴巴变长,变蓝.耳朵渐渐地变成了翅膀的形状,双脚离开了地面,她能自由地飞了!她的眼睛变得又圆又大.真像母亲.

  她进化了!

  小琴不顾一切地向皮皮跑过去,哦,不,应该是向比波跑过去.紧紧的拥抱着她.

  我似乎被大家遗忘了.

  因为大家都向比波跑过去.

  只有布布花,她苦笑的对我说:"放心吧,你也会有那一天的.""谢谢,我知道."

  我确实知道.

  那个晚上,是我来这里的第一个晚上,所以怎么睡也睡不着,大概是因为皮皮吧,她不记得我了吗?现在她进化了,还能记得我吗?

  我悄悄溜出胶囊.(有点假啊)

  到外边一看.

  一个人影.

  巴鲁斯

  六(下).

  月光如水.

  "真美."我轻轻的来到巴鲁斯的身边,坐下.回头冲他笑了笑.

  "闪光皮皮."他看着我."你来干什么?""这话应该我问你."我看着月亮,没有看他."这么晚了你在干什么?"]

  "想心事."他叹了口气.

  "哟?什么事令我们的巴鲁斯大人唉声叹气呀?"我用嘲讽的口气说道.

  "你有喜欢的人吗?"巴鲁斯无奈的望着我.

  我回过头,没有再看月亮.我看见巴鲁斯眼里的泪水.我楞了一下.

  从没看见他哭.

  "不好意思,这个话题也许不适合我们."巴鲁斯起身.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又想起尤纳斯.

  月光如水

  •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朋友
  • 这篇文章有用,我要收藏
  • 点击进入赛尔号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