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游戏为话题的高考议论文:高台玩月

由析娜供稿

  编者按:文章论证层次清晰:开头由诗人张潮的“三月"观引出自己的观点”游戏是一种从容理的境界”;接下来用何容和西西弗斯的例子来证明观点;最后分析达到这样的境界要有高度的生命自信。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篇高台玩月。

  高台玩月

  文|考生

  你在牖中窥月?庭中望月?还是在高台玩月?

  清代诗人涨潮提出的“三月”旨在为艺术创作服务,我且偷来一用。毕竟,生活是更玄妙,更深邃的艺术。

  游戏是一种境界。“高台玩月”较之“牖中窥月”从容而不随性,较之“庭中望月”理性而不拘谨。不随性,是因为生活有它的“游戏”规则;不拘谨,是因为你要享受生活的千滋百味。

  故吾鼓吹,在生活这一则制作精良的大型游戏中,严肃认真又不失豁达轻松地去玩,去享受生命本身的纷繁多彩。

  游戏的生活态度体现在何容的微笑里。他在失意的生活中默默微笑着,仿佛“世界和他都很太平似的”。他的微笑是伪饰落寞的面具吗?不。“好、坏,何容是何容”,他不会折节为他所厌弃的事物叫好:他珍视自己的小毛病,因为它们构筑了何容的独特性,他没有沉溺在生活游戏中,却也没有痛苦地挣扎,因为有朋友来倾吐报负,因为有盅酒来浇去失意。他一直默默微笑着,看清生活的现状却仍在享受着。他是生活的贏家,不是吗?

  游戏的生活态度体悟在西西弗斯的身影里。触犯了生活的游戏规则的他,给我们留下默默搬石的永恒的背影里,西先生是可悲的,他的生命在无尽的搬石运动中流失殆尽。他的生活甚至谈不上游戏,因为充斥着伤痕、疲惫、汗水与苦难。但西先生又是可敬的,因为他竟也能在残酷的生活之旅中品得了人生的真谛,巨石一次次地轰然坠地,他一次次地失志不渝地抱紧石块,坚定上前。他亲身体悟着苦难的磨洗,可他仍旧享受着生活。他没有逃避,他游戏着,爱着。

  朱良志先生将“高台玩月”的境界解读成心境的悠游回环。何得以悠游回环?因为有着高度的生命自信。有了这样的自信,何容不会与世界妥协,因为人生本只是一场游戏;有了这样的自信,西先生也不会与世界翻脸,因为人生也是一场等待你去演绎的游戏。

  他站在生活的高地,惊讶地发现:哦!生活只是一场游戏。然后信步走下去,穿过荆棘与丛林,经过沙漠和大海,认真地哭着笑着,温柔地体悟着生活的喜与怒、哀与乐。这样的游戏者,难道不是高台玩月的人生赢家吗?

  公众号:高考作文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