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同学的一封信作文:给驰哥的信

映卿供稿

  编者按:说到书信,现代很多人可能都已经很少接触了,其实有些时候把自己想说的话用书信的方式表达别有一番滋味哦,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篇《给驰哥的信》。

  亲爱的驰哥:

  你好!

  你现在怎么样了?你没有走的时候,让我给你写一封信。你说:“我就要走了,给我写一封信呗!”我当时没有写,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要在你走了以后再写。我有种感觉,却又说不出那种感觉。

  驰哥,在打架斗欧方面我们没有共识,我只能偶尔在课堂上嘻嘻哈哈。记得在你走之前的几天里,你对我说:“我想看老倪哭一场。”我想你反正要走了,在这个时候作一作兴许给大家留个更深的印象,我们便开始逗起了老倪。上自习课时,我不怀好意地对老倪说:“老倪,你有没有缺东西啊?”老倪眼睛一瞪说:“老刘,你他妈的完蛋了,你等着,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边说着他便开始翻自己的书包和桌箱,找了半天也不知道缺了什么东西。没办法的老倪只好求饶说:“栋哥,求你了,把东西还我吧!”驰哥你在一边说:“老倪,你哭一个就还你,来来来,哭一个,哭一个。”我的嘴也不闲着:“老倪,你要哭一下,下周来我请你吃一颗棒棒糖。”老倪火气上来了,冲着我喊道:“不哭能怎么地,我就不哭,气死你!”就这样,老倪找了一节课也没发现丢了东西。下课了,老倪朝我骂道:“老刘,你他妈的还给我,你到底藏了我什么东西?”我笑着说:“你缺的东西我还不了,你缺的是心眼,你缺心眼,你还不知道吗!”老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眼泪围着眼圈转。

  驰哥,有时你也教我一些社会嗑儿,如“饭后一棵烟,胜过活神仙”“穷塔山富大云,社会小伙抽力群”等。你还说骂人的最高境界是对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已经被骂了,我真想多向你请教一些处世之道,可现在你走了。说心里话,我不想让你走,但我知道你留下来又有什么用呢?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只希望我们拥有不灭的友谊吧。

  驰哥,你知道吗?老班说你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儿。你走的时候,把那印有50元钱图案的笔袋给了我。我说:“你把兜里面的东西也给我吧!”你满脸是笑地说:“滚!”我知道那兜里有个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我就不说了。老班说你去的学校不让留长发,我很期待你和我留一样发型的模样。

  驰哥,你走后班里人挺想你的。现在的班比以前强多了,就是你没在,少了许多快乐开心的气氛。你在做正确的事情,我们也在为正确的事而努力。你比我们走得早一步,因此要早一年挣钱,早一些成功。

  驰哥,等我们到朝阳就可以很牛X地说:“俺朝阳有人——驰哥,以后都给我放明白点儿!”我知道这是找打的嗑儿,只能在班里唠唠,到了朝阳还是夹着尾巴装孙子吧。

  驰哥,我真的希望在这里走出去的每一个人都好好的,无论是谁以后有了钱,就到一起聚聚,你装他吹的,不也挺好吗。

  驰哥,请你记住,无论在哪里,有朋友有兄弟就不用害怕。

  此致

  敬礼

  你的哥们儿:刘喜栋

  2017年9月29日

作者|刘喜栋

  公众号:有意思的成长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