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江苏盐城中考满分作文-给予

由洋洋供稿

  石阶长长,步调轻摇晃。斑驳围墙,刻着昨日伤。谁在静看,燕子啄小窗,枝头洒落剩下的余香。

  又是六月,绿意蔓延的六月,浓夏的韵味已经一点点晕染开,从清浅柔美的花香水青,慢慢演变成浓墨重彩。

  温润的阳光从窗间爬出来,洒在我的身上。记忆渐渐苏醒,我眯起眼。依稀中看见细碎的光影中有一只手伸出来,搀着我走远了。

  儿时,因家中变故我曾被送到远在扬州的二奶家一段时间。

  忽见,一位身着蓝布衣,穿着黑布鞋的老人从青石路的一端远远的走来了。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走路带风,看起来很精神。简单的交代几句,她向我伸出手说:“走吧。”我下意识地往后躲,但当我抬头看到她明亮的大眼睛中散发出来的善意时,我慢慢的伸出了手,任由他搀着我走。

  时逢早市,街道上的人格外的多。在这些习惯了穿绸布衣的人群中,穿着公主裙的我显得格格不入,也因此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徐奶,这是你孙女吗?长的真水灵啊。”有人问。二奶也不解释,笑着点了点头。我有些紧张,不仅抓紧了手。二奶似乎感觉到了我的不安,直拉着我往巷角走。

  到了店里,一位长相和蔼,嘴角带笑的老板娘开心的向二奶打招呼。二奶拉过她低语几句,我看到她都眼里泛起点点晶莹,嘟囔一句“这样啊。”她拿起几件绸裙问“那件好看?”。我没有说话,她也不恼,拿起一件青色的为我换上。她又风一般的转过身,拿剪子剪下两条绿绸,用它为我编麻花辫。“真好看。”她说,我害羞的红了脸。

  接下来的几天,二奶带我四处逛逛,我也渐渐熟悉了这一切。今天,二奶带我去看戏。没了来时的拘束,我开心的拉过二奶上了船,和撑船的刘阿爹唱起了渔歌。船行过,荡起一池碧水,凤轻拂,吹起我青色的裙摆,两者相融。有那么一瞬,我似乎与这天地融为一体。

  坐在铺子里,一碟绿豆糕,一碗酸梅汤,和二奶的邻里聊聊家常。一碗汤下肚,不知不觉的拉近了人们间的距离。这些不善言辞的人们,都在用最质朴的言辞表达他们对我的关爱。

  水乡的小镇,小镇的人们,是多么可爱啊。也许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无心的关爱给与了一个孤独孩子多大的温情,就像一份古典的山水画卷但永不泛黄。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