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满分作文--给我一缕阳光

wjp供稿

  有时候我常想,若没有她给我的那一缕阳光,会不会我就一直陷在自卑自怜中,被蔓延开的巨大黑暗吞噬得无影无踪?

  小时候刚来长沙时,连走路都是低着头的。父母对我在学习上的要求仅限于跟得上班。但他们没想过太低的要求有时候也是一种无形的枷锁,会给孩子带来“原来我只是这个程度”的错觉。

  潜意识里自卑的种子一旦种下变开始疯狂地拔节生长。于是我上课发呆下课寡言,两个星期过去班上竟还有一半多同学和我从未说过话。

  一次少先队活动课,班主任要选班干。班主任是个极富活力的女子,想出了抽学号的方法来选班干。

  “44号。”

  本来以为又可以混过一堂课的我没想到第一个抽到的就是我的学号。同学们的目光纷纷投向我,我习惯性地低头用手指勾着衣服下摆绕了一圈又一圈。

  “来试试吧。”

  她的声音是那样的鼓舞人心,我抬起头来看到她温暖如阳光的微笑,如同有只手在后面推了我一下一般,我径直向台上走去。

  “我,我……想当,劳动委员,”我磕磕巴巴地吐出这句话,底气又有些不足了,“因为……在家里,我没有办法劳动,希望在学校里,可以帮大家做一点事。”

  那场面我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好笑的,满脸通红的六岁的我站在台上,说着幼稚的竞选词,而那时的同学们估计是因为年龄太小,还不懂得什么叫嘲笑,只是呆呆地盯着我看。

  “啪啪啪——”三声鼓掌拉回了同学们的思绪,紧接着大家都开始鼓起掌来,我逃也似的窜到座位上去了。

  没想到最后我竟然高票当选,更没想到的是班主任把我从劳动委员换成了班长。

  在那之后,我终于开始正视自己。原来我是可以在很多人面前说话的,原来我的成绩是可以超过别人的,原来我并不是不如其他人的。走路不再盯着地面了,身边也有朋友的笑声了,站在阳光底下的感觉竟是这么好。

  班主任只带我们三年,三年级下学期的时候,我帮她整理东西。“你现在是42号了吧?”她问我。我点头。“我记得你一年级的时候是44号的。”“记性这么好?”“那是,”她自豪地点点头,“当时我就看那个44号特别闷,就想试试她,没想到着丫头嘴皮子这么厉害。”我应和着笑了两声,心里却温暖得快要涨开。

  一份信任,就如同一缕阳光,循着它,就可以逃离黑暗的泥沼。

  我会永远记得,年幼时,有位女老师,用她的善良和信任,给了我一缕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