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

最后的一锅粥-感人故事300字大全

感人故事李婷供稿

  粥是人们饮食之一,粥能暖身,粥也有一些感人的故事。小编为大家准备了相关的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最后的一锅粥-感人故事300字大全

  半碗粥道

  常去一家粥店吃粥。粥店的老板在粥锅旁放了一张长长的桌子,桌子上搁着几排碗,每个碗里装着半碗粥。常常过来吃饭的顾客习惯自己动手,端上一个碗,自己从锅里再舀半碗粥添上,就是一碗了。

  夏天的早晨,我吃过这家粥店不下数十碗粥。半碗凉粥,兑上半碗热粥,吃起来不凉也不热,真是爽口爽心。粥店也经营面点,而且喜欢他家面点的顾客也非常多。但是,我从没有吃过一碗面。老板是个矮小粗壮的汉子。每次有新的客人过来,总是会问他:“你怎么只装半碗粥?”老板就笑呵呵地解释说:“这半碗粥是装在那里冷着的,你再加半碗,就不冷不热了。”客人恍然大悟。

  这家粥店并不大,但是生意真好。每天我去的时候,想找个座位都很难。城区其他地方开的粥店,却一个接着一个倒闭了。那些店为什么倒闭,我不知道原因,但是这家店为什么长盛不衰,我却略知一二。

  半碗粥,可以满,可以空;可以冷,可以热;可以浓,可以稀。在满与空之间,在冷与热之间,在浓与稀之间,是不是存在着我们所追求的中庸与中和呢?半碗粥道,体现的是可以上可以下、可以高可以低、可以深可以浅的中和之道。中和,是一种修养,更是一种境界。

  亲情是一碗浓香的粥

  年终于可以抽空回乡下看望父母。父母的年纪大了,奔出门来迎我时,步履竟然有些蹒跚。母亲扎上围裙一个劲儿地对我说:“给你熬粥吃,熬粥吃!”母亲眼中,一碗粥,就是人间至美的佳肴,一定要亲手为儿女们慢火熬上。

  打小我就爱喝妈妈熬的粥,她会把身边所有能放进去的杂粮都放进去。金黄的小米,翠绿的绿豆,洁白的糯米,圆润的莲子,结实的栗子,滋补的红枣。黑米粥带着独特的药香,皮蛋瘦肉粥绵香好味,南瓜粥有细腻香甜的余韵,花粥美容养颜,当然还有腊八粥的醇厚香味。

  母亲在厨房忙碌了好一阵子,厨房里渐渐飘出粳米的特有香气。香气一点点浓郁起来,粥香如蝶,满室翩跹,锅内深红浅绿,脂稠玉浓,伴着气泡上下翻飞,飞珠溅玉,美如流花。我的眼睛竟然随着那馥郁的香气而慢慢湿润了。

  这哪里是一碗粥啊,这分明是母亲心底对我那份至浓至醇的爱啊!

  母亲端来一碗看似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粥,我先用嘴唇轻轻碰触,感知它的温度,再用牙齿撞进它绵香软糯的怀内,用舌输送着它的清爽嫩滑躯体,然后我的味蕾一点点地通泰舒展,我的身体一段段地褪尽疲惫,我的心灵一寸寸地扫去凡尘喧嚣。

  伴着袅袅的粥香,我与父母亲人闲话家常,碗边的话,像是投进岁月长河的石子,淡淡然了无回声,清朗得如同天上人间。清代文人袁枚在《随园食单》中自拟了煮粥的标准:“见水不见米,非粥也;见米不见水,非粥也。必使米水融合,柔腻如一,而后谓之粥。”急躁之人理解不了粥的妙处,父母亲的一切平凡而琐碎的爱,就如同不疾不徐的火,持久平和,才能熬出这一锅好粥。

  记得《绿野仙踪》里的桃乐丝历经重重艰险,回到家后,所说的一句话让人感动:世界上再没有地方像家一样温馨!出门在外,家在心中的感觉,忽近忽远,回家的时候总在梦里,醒来仍异地他乡,形单影只。家就成了游子的一种寄托,一种向往。而我更不堪,我除了想家,我还想念母亲的一碗最平常不过的慢火熬的粥。

  雪花粥

  他来广州的第一天,是麦子招待他吃的饭。麦子是他姐夫公司的职员,姐夫临时有事,于是派她作陪。之于广州,他并非归人,只是过客。姐姐回老家安胎。怕姐夫忙不开,于是硬赶着他南下,帮姐夫打理生意。

  理所当然地进了公司,理所当然地也成了麦子的上司,理所当然地喜欢上这个俊秀文雅的江南女子。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人在商海走,哪能不唱酒?都以为北方人善饮,其实不然。酒后起来,总是头疼,胃也难受,吃什么都不起味。

  那天,头疼欲裂中,他听到她在厨房捣鼓什么,然后,空气里突然飘起了隐隐的香气,让人垂涎。挣扎着爬起来,蹭进厨房:“老婆,你在煮什么?好香。这时候的他已经和麦子同居了,他叫她老婆,她叫他老公,他们觉得结婚是迟早的事。

  麦子回头做个鬼脸:“我在煲粥呀。”

  看餐桌上碗碗碟碟地摆了不少,他问:“是不是做起来很麻烦?太麻烦就别弄了。”

  麦子笑:“怎么会,只是将米熬成糊状就行了呀。”但见碗里,肉片色淡如胭脂,蛋白绽放如雪梅,葱花一派青翠,十足的“色相诱人”。入口,粥软滑、肉片爽脆、和着柠檬的微酸和清香,让人胃口大开。

  他吃了一碗,又添一碗,嘴里含糊不清地叫着:“天,原来雪花粥这么好吃!”

  看到他吃得这么开心,麦子也开心:“柠檬能醒酒,且还有维生素C和多种矿物质,能消除紧张疲劳,而蛋白则含有丰富的氨基酸。鸡肉能补充足够的维生素。粥还能去肠火,是酒后最好的食品了!”

  他故意撅起粘乎乎的嘴追着麦子索吻:“还是我老婆好,心疼我!”将笑声抖落一室。

  本以为就此天荒地老,却在无意间听到了两个下属的对话:“老板娘真高明,知道派自家的弟弟来看着老板,不让他偷腥。”另一个接着话碴凑趣:“老板更高明,不露痕迹就让麦子绑住了那小子……嘿,没准是自己玩够了,就信手甩给了妻弟。”如是五雷轰顶,心就有了间隙。想起前头那些,便觉得一切太过顺利,个中肯定有猫腻。有了怀疑,再看姐夫和麦子,他们的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都成了是在他眼皮低下偷情的证据。

  无休止的争吵过后,他选择了不辞而别。他没有勇气问姐夫,是不是真的和麦子有过暧昧:他更没有勇气问麦子,对自己是真情还是假意。

  许多年过去了,他结婚,有了自己的妻,麦子似乎已在他记忆之外。

  某天,也是无意,点开的电视频道正在教人做雪花粥,看到那三个熟悉的字,心里咯噔一跳,便细细地听主持人讲下去:

  “要先熬好鸡汤备用。将白米洗净,放入鸡汤中大火煮沸,然后再转小火熬上半个钟头,直至粥成稠状……熬粥的时候要记得时时搅拌,以免粘锅底将鸡肉片加水、加淀粉拌匀,等粥烧成之后,再倒入锅内稍煮1分钟……将蛋清打至起泡,倒入滚粥中,迅速搅匀,再根据各人喜好加适量的柠檬汁,才算修成正果,是真正洁白无暇的雪花粥。”

  一直以为粥只是将米熬成糊就成了,却原来,做一碗粥要费这么大的功夫。一个肯如此为你张罗忙碌的女子,难道还需要去拷问她是真情还是假意么?而那一碗雪花粥的情意,因了自己的多疑,白白被辜负了。

  他突然想号啕大哭。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