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一千零一夜故事全集】

一千零一夜供稿

  从前,赫鲁纳·拉德执掌哈里发权柄时,有个商人的儿子,叫爱坡·哈桑。老商人死后,留下万贯家产。爱坡·哈桑把父亲遗下的钱财分做两份:一份隐秘地收存起来;另一份则尽情花用。他挥金如土,和一群花花公子们一起花天酒地、吃喝玩乐,过着游荡生活,终于一天天地花光了那份钱财。他两手空空地去找常在一起玩乐的那些酒肉朋友,并告诉他们自己境遇贫困,已没有钱花,但这时却没再没人理睬他。他们不屑看他一眼,毫不关心他。

  哈桑痛心疾首,回到家中,把这种世态炎凉一一向母亲痛诉。

  “哈桑儿啊!”他母亲说:“如今,人情世故本就这样。你有钱,大家奉承你,接近你;等你时运较坏,他们会以飞跑的速度抛弃你呀!”他母亲说着,不禁为他的日子发愁,他自己也伤心地叹息、饮泣,吟道:

  “我的钱少了,亲友远离我去,

  我的钱多时,人人亲近我。

  朋友啊,亲属啊,为钱交我;

  一旦钱尽财空,只剩孤独的我。”

  哈桑在经历这次教训后,抛掉烦恼,振奋起来。他刨出埋在地里的另一份钱财,开始勤勤勉勉地做人。他断绝了花天酒地的交友方式,过着平静的生活,从此只同陌生人来往。由于教训深刻,他发誓,即使和陌生人交往,也只能有一夜的聚合,次日便各走各的,再也不相往来。

  爱坡·哈桑打定主意之后,每天傍晚,总是在桥头呆上一阵,打量来来往往的行人。如果碰到陌生人,他会非常热情地请他们到家中,设席款待,陪客人痛饮、欢聚一夜。到了清晨,他总是客客气气地送走客人,但以后,即使双方见了面他也不打招呼,绝不再往来。如此,他天天招待陌生人,持续了一年。

  有一天,哈桑照例坐在桥头,打量过往的行人,准备邀请陌生人到他家去。这时,大国王赫鲁纳·拉德和他的掌刑官马什伦两人,穿着便衣,从桥上经过。哈桑一见他们是陌生人,便向前打招呼,说道:“两位肯到寒舍去吃顿便饭,喝几杯淡酒吗?寒舍备有新鲜馍馍、肥美肉食和很好的陈酒。”

  大国王婉言谢绝。

  哈桑继续恳切地说:“以安拉的名义起誓,二位先生千万不要客气,请一定光临寒舍。你们今晚能去做我的客人,我会非常高兴的,别让我失望吧。”他显得格外诚恳、热情,大国王终于同意到他家做客,于是他欢欣鼓舞,有说有笑地陪大国王回家。

  到了家中,国王吩咐马什伦坐在门前侍候,自己随哈桑一起到客厅坐定。主人摆上宴酒,陪同客人一块儿尽欢。宾主尽情地吃,哈桑斟满一杯酒奉承客人,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谈心。国王对主人的慷慨行为感到惊奇,因而问道:“青年人,你是谁?告诉我,我会报答你的。”

  “先生,要消逝的何必恢复呢。我们这次分手之后,再要聚首,那可是不容易呢!”

  “这是为什么?你能把这里的原因告诉我吗?”

  “要知道,先生,我的境遇使我这样。这其中是有缘故的。”

  “什么缘故呀?”

  “就像一条尾巴的缘故呀。我拿无赖汉和厨子的关于一条尾巴的故事向你解释好了。”

  从前有个无赖汉,又穷又懒,一无所有。贫困使他饥寒交迫,走投无路,整日里苦闷到了极点。一天,他直睡到太阳照在屁股上才起床,肚子饿得不行,馋得心直发慌。由于手里一分钱也没有,无法填饱肚子,没办法,他只好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逛游。经过一家饭店门前,他看见锅中热气蒸腾、香味扑鼻,堂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厨子站在锅旁洗擦杯盘,安排餐桌餐具,于是,他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他像模像样地给厨子打个招呼,说道:“给我来五角钱的肉,五角钱的饭。”

  厨子秤好肉,预备好饭菜,端去摆在无赖汉面前。无赖汉毫无顾忌地开怀大吃大喝,一会儿就把全部食物吃得干干净净、点滴不剩。

  肚子吃饱了,他感到尴尬窘迫,他怎样付这餐饭菜的钱呢?他晃动脑袋,东张西望,仔细打量饭店中各式各样的物件,最后发现翻扑在地上的一个火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伸手准备扶正那个火炉,却发现下面露出一条血淋淋的马尾巴。因此他发现厨子在卖牛肉时,却混入了马肉。

  抓住了厨子的把柄,他悬起的心立刻掉下来,他怡然自得,满心欢喜。于是他洗了手,大模大样地点点头,径直走出饭店。厨子见他吃白食不付钱,居然还逍遥自在地拔脚就走,便喊道:“站住,你这个混蛋!”

  无赖汉马上停脚站住,瞪厨子一眼,说道:“你敢这样呼唤我吗?鬼家伙!”

  厨子怒气冲冲,走出饭店,说道:“哼!你说什么?你吃白食不付钱,还想摆架子?”

  “你这个坏种,胡说八道!”

  厨子一把揪住无赖汉的衣领,大声喊道:“各位穆斯林弟兄们!你们来评评理吧,我才开门,这个倒霉家伙居然就来吃白食。”人们闻声赶来看热闹。大家围着厨子和无赖汉,众人都指责无赖汉,说道:“凭什么吃了饭不付钱,赶快把钱付给人家吧。”

  “我已经付过一块钱了。”

  “你要是付过半文钱,以安拉的名义起誓,我今天的全部收入都算不义之财。弟兄们!他确实想吃我的白食,分文不付就想走。”

  “我当然给过你一块钱。”无赖汉说着,开始大骂厨子。两人吵起来。他打了厨子一拳,两人便互相打起来,滚做一团,不可开交。人们忙着劝架,在两人中调解,有人劝道:“怎么可以打架?把原因说清楚吧。”

  “嗯!以安拉的名义起誓,”无赖汉说,“这自然是有缘故的,这是为了一条马尾巴的缘故。”

  听无赖汉提起马尾巴,厨子一下明白自己被抓住了把柄,忙说道:“哦!对了对了,现在你提醒我了,你果然付过一块钱,这没有错。我还应找给你钱,来吧,我把钱退给你。”

  爱坡·哈桑讲了无赖汉和厨子的故事,接着对大国王哈里发说:“我自己的情况,弟兄!就像我对你所讲的故事一样,其中有不好讲出的缘故呢。”

  国王笑了一笑,说道:“以安拉的名义起誓,这个故事真是奇妙,但还是请你把你的故事和所谓的缘故告诉我吧。”

  “好的,我这就告诉你,客人!我叫爱坡·哈桑,先父去世时,留给我一大笔财产。我把这些钱财分为两份,一份藏起来,另一份作为日常开支。我大吃大喝,挥霍无度,经常与一班少爷公子、纨绔子弟往来,不管什么人,我都去和他亲近,在一起花天酒地,挥金如土。结果,我手中的那份钱很快就花光了。当我两手空空时,再去找旧日交往的那班朋友,却没有一个人肯帮助我,甚至边他们吃剩的残汤剩馍都不分给我一点,我真是痛心疾首呀!我回到家中向老母诉苦,母亲安慰我说:‘朋友就是这样的。你富有的时候,他们来奉承你,花你的,吃你的;等你钱财耗光,他们便背弃你,疏远你。只有共同享福的,哪有一起患难的呢?’这次教训太深刻了,我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把那份藏着的钱拿出来,小心开支。以后与人往来,只尽一夜之欢,次日便各走东西,永不往来,因此先前我对你说:‘要消逝的何必恢复呢。’因为过了这一夜,我们再也不能聚首一堂了。”

  大国王哈里发听了哈桑的谈话,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以安拉的名义起誓,弟兄!我听了你的故事,觉得你是应该受到原谅的。凭着安拉的意愿,我一定要经常和你结交往来的。”

  “朋友!我不是已经说了吗,要消逝的何必恢复呢?我可再不愿和谁成为常交往的朋友了。”

  哈桑和大国王正谈着,仆人又端出一桌丰盛的饭菜来。有烤鹅肉和各种美味可口的菜肴,哈桑用刀子切开肉,殷勤地款待客人,宾主开怀大嚼。饭后仆人送上盆壶和皂角供客人洗手,继而为客人点燃三盏灯、三支烛,摆出浓香扑鼻的美酒。哈桑给两人斟上了第一杯,对国王说:“朋友,别客气,我们不必拘束,痛痛快快地喝一次吧!现在我是你的奴仆,主仆之间即使喝得酩酊大醉,也没什么关系。”他们干了杯后,随即又斟满了第二杯。

  国王为哈桑的言谈和慷慨行为感到惊奇,暗想:“以安拉的名义起誓,他的慷慨和好意应该得到报答。”

  哈桑把第二杯酒递给客人,吟道:

  “我们洒下心血和眼泪;

  迎接你们光临,

  用身体作铺垫,

  请踩着我的额走来。”

  大国王哈里发为答谢主人,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把酒杯递给主人。哈桑接过来,满斟一杯,也是一饮而尽,接着又斟给客人第三杯酒,吟道:

  “你的光临,

  我无比的荣幸。

  我承认:

  若不是你的光临,

  有谁能带来如此荣光?

  你是唯一的使者。”

  哈桑和大国王哈里发一面斟,一面饮,两人情投意合,一直谈到更残夜静。大国王哈里发问道:“兄弟,请告诉我,你有什么急需实现的愿望?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

  “问题倒没有什么。不过我要是得势掌权,我会发泄一下心中的忿恨。”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