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看的人生哲理小故事 富有哲理的故事

由木青供稿

  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我们会遇到很多教会我们人生哲理的人或者事,这些哲理道理会陪伴我们的一生。也有可能影响我们的一生。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必看的人生哲理小故事,富有哲理的故事吧!

  路上遇见的几个人

  去贺兰山旅游,满目苍凉,绝少草木。不知不觉转进大山深处,颇有空山寂寂之感。忽闻歌声,男子粗犷的嗓音,虽音律不准,却有着一种豪迈的情绪。急急向上走,看见了那个40岁左右的男人,手提一丝袋,正在山石间找寻着什么。

  慢慢与之攀谈,知晓他是上山来捉蝎子的。捉了蝎子可去城里卖钱,他给我讲,家中贫困,妻子患病,儿女上学,每天傍晚都要上山捉蝎子,直到深夜。果然见他身上背了一个大手电,于是问他:“不会有危险吗?”他笑,对我说,曾被蝎子咬得中毒昏迷,也曾在夜里下山时摔进山沟,更曾路遇劫匪。又问他怕不怕,他说:“习惯了,怕也得来,一个人在山里,就大声唱歌,一唱起来,什么害怕的心思都没有了!”

  和他告别,走出不远,又听见了他的歌声。山中虽无草无树,可我却听到了最直入心灵的声音。

  春节前的火车站,人山人海,排在长长的队伍中,售票窗口如远在天涯般难以接近。

  我前面是一个30多岁的女人,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同样没有买到票,都是满脸着急的样子。忽然,听见那女孩喊:“谁的车票丢了?我捡到一张车票!”

  人们都围拢过去,此时的一张车票,千金难求。于是许多人说自己丢了票,女孩却聪明地问:“你说说是到哪里的车票?什么日期时间?多少钱?”人们往往哑口无言,或者回答不正确。终于,一个憨厚的年轻人一脸着急地挤到近前,说出了车次起始站以及时间和票价,女孩把票还给了他。

  人们散去。女孩对妈妈说:“正是到咱家的那趟车呢,我正好认识那些字。妈妈,你不会怪我吧?”女人温柔地笑,抚了抚女孩的头:“好孩子,你做得对啊!妈答应你,不回家过年也给你买新衣服!”

  看着周围一张张焦急冷漠的脸,心里忽然就温暖起来,连不能回家的烦恼也被驱散。

  在哈尔滨火车站前,遇见两个乞丐。其中一个是残疾人,坐在地上,一条腿变形得从后面绕在脖子上,让人不忍久视,面前还放着一个纸壳,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些艰难以博取同情的话。另一个乞丐却看起来健康无病,只在面前置一纸盒,那纸盒中,零星可数的硬币和角票,而另一位的纸盒里,却快要盈满。

  再度经过这两个乞丐,状况依旧。此时行人渐渐稀少,只见那个残疾乞丐将盒里的钱倒进胸前的一个旧书包里,然后伸手将盘在脖子上的那条腿搬下来,在我惊愕的目光中起身,用力跺了两下脚,大踏步走了!他竟然不是残疾人!而另一个乞丐目睹这一场景,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也收拾着东西要离开。

  出于好奇,我走上前问:“你看见了吧?要像那样才能要到钱呀!就算你学不会那一套,看你身体不错,大可以干些活赚钱呀!”他看了我一眼,大口喘了几口气,脸色变白,费力地说:“我不想那样要钱,也不敢花那样要来的钱。我本来就是在工地上千活的,工伤,砸伤了肺。他们给我治了病,可是再也出不了力了,更不能干活了,我只想要些钱回家去!”

  遇见过无数的乞丐,唯独这一个,在我心里留下了最深的印痕。

  还有一个老者,是在火车上遇见的。当时车上摩肩接踵,人满为患。摇摇晃晃的时候,忽听一声暴喝:“你干什么,还不住手!”精神为之一振,抬眼望去,那老者须发皆张,手指一年轻人,怒不可遏。而那年轻人正飞快地把手从一个女人的包里缩回来。小偷似乎恼羞成怒,骂道:“老家伙,多管闲事没有好下场!”

  老者凛然不惧,厉斥:“你这种人还有什么资格嚣张?是谁把你养大的?又是谁教育你的?给我滚远些!”小偷犹自骂了几句,却是终于仓皇逃窜。

  老者怒气犹自未息,这一刻,在拥挤的车厢里,我默默承受着脸上的热意,心中也有着太多的钦敬,一个一脸正气的老者,让我看到了一种久违了的铮铮风骨!

  致命的拥抱

  雄蜂的一生,只为了这一次爱,为了这次爱,它们埋葬了自我。

  没想到在徒步即将结束的午后时刻,我们在山中遇见了密集的蜜蜂,蜜蜂在柔和的光线下起舞,有时候会碰触到脸上。

  沿山间小路的两侧,是数不清的蜂箱,拐了一个弯,又一个弯。看到了养蜂人,他头戴着纱网装的护面罩,正在小心翼翼地掀开一个蜂箱。远处的大海一片灰蓝,我想到了安哲罗普罗斯电影里那个一路向南旅行的忧郁养蜂人,看到蜜蜂,容易让人悲伤。

  我们停下来,既休息,也看蜂,和养蜂人闲聊。

  养蜜蜂要不停地换地方吧?

  是。每年要在广东走三四个地方。

  养蜂人是岭南土著,操持的普通话有浓重的白话口音。他几乎连续不停地做着同样的动作,打开蜂箱,取掉小木条,拿出爬满蜜蜂的蜂巢在眼前检视,然后再把它们装回去。有蚂蚁成群地集聚在蜂箱的顶端,产了卵,准备与蜜蜂为邻,养蜂人抖了抖塑料布,蚂蚁们乱作一团掉在地上,还有白花花的卵。

  蜜蜂的寿命有多长?

  很短。几个月。

  几个月?就几个月。看着蜂巢上密匝匝的蜜蜂,它们以短暂的寿命支撑着人类的巧取豪夺。一般情况下,职蜂的生命也就两个月,不会超过半年。一只职蜂一生酿出来的蜜还不到一克,它们日复一日忙碌的工作会有后续者参加。

  一个蜂箱内只有一只蜂王。

  能找到让我看看么?

  养蜂人在密密麻麻的蜜蜂当中指给我看那只稍微大一些的,告诉我那就是难得一见的蜂王。蜂王并不特别,唯独个体大一些。

  我想看看雄蜂,行么?这蜂箱里有雄蜂么?

  这个季节很少,你看,这个箱子里没有。

  养蜂人一连打开了五六个蜂箱,都没有找到雄蜂,到我们离开之前,他也没能找到雄蜂。他告诉我,雄蜂的颜色偏黑,其余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在蜜蜂的世界里,职蜂负责采蜜,蜂王和雄蜂只负责生育,梅特林克对蜜蜂的情爱有过精致描写,《婚飞》一直给我以强烈的震撼。在一个晴朗的早晨,处女蜂王吸引了无数的仰慕者,她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飞向高空,成千上万的雄蜂紧随其后,不过在这场爱情的追逐中,只有一位胜利者,坚持到最后的那个幸运者紧紧地拥抱住处女蜂王,它们在空中交合,美妙仅仅持续瞬间,获得爱情的雄蜂就把身体折为两段,处女蜂王带着殒命情人脱落的生殖器回到蜂巢。

  从此,蜂王为爱悲伤,大门不出,终日生活在黑暗中。那次交合,雄蜂将数以百万计的精子传递进蜂王的受精巢内。雄蜂的一生,只为了这一次爱,为了这次爱,它们埋葬了自我。

  残余的雄蜂日子不好过,这些终日被视为游手好闲的家伙们,在某一天,会集体被职蜂们赶出家门,它们不会劳动,很快,便在吹着冷风的饥饿中慢慢死去,尸体化为尘土。英文“drone”,是雄蜂的意思,另一个意思就是指无所事事的人。没见到蜂巢里的雄蜂,但是我跟朋友们开玩笑说,我怎么这么像雄蜂啊,四体不勤,五谷也不分。

  在山里看见的鸟,独飞的多,冷不丁地就从眼前掠过,或者在静止的树丛中跳跃一下。茶花也在这个季节孤独地幽放。在山中走路,走着走着,就感觉自己也忽然被大自然隔离了一样,很孤独。

  在山脚,有一只蜜蜂从我的眼前飞过,然后就跌落在了地面上,我不知道它是不是雄蜂,只是觉得,人的命运和它的命运一样,最后都会孤独地离开。
 


必看的人生哲理小故事 富有哲理的故事相关文章:

1.关于人生的哲理小故事 经典的人生哲理故事

2.含有人生哲理的小故事 经典的哲理故事

3.哲理故事大全-人生哲理小故事-5068故事频道

4.关于人生哲理小故事及感悟

5.哲理故事--激励人生哲理的小故事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