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英《渡江云·西湖清明》宋词译文及鉴赏

由美玲供稿

  此词在流动中表达了作者的一种情绪,实中有虚,虚实相生,营造出一种朦胧凄迷的艺术氛围,很令人驻足留连。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渡江云·西湖清明①》

  作者:吴文英

  羞红鬓浅恨,晚风未落,片绣点重茵②。旧堤分燕尾③,桂棹轻鸥④,宝勒倚残云⑤。千丝怨碧⑥,渐路入、仙坞迷津。肠漫回,隔花时见、背面楚腰身。

  逡巡⑦。题门惆怅⑧,坠履牵萦⑨。数幽其难准。还始觉、留情缘眼,宽带因春。明朝事与孤烟冷。做满湖、风雨愁人。山黛瞑,尘波淡绿无痕。

  《渡江云·西湖清明》注释

  ①渡江云:周邦彦创调。

  ②重茵:芳草地。

  ③燕尾:西湖苏堤与白堤交叉,形如燕尾。

  ④桂棹:以桂木为棹之舟,即芳舟。

  ⑤宝勒:以珍宝、金饰勒马络头,此指代宝马。

  ⑥千丝:柳条。

  ⑦巡:有所顾虑而徘徊不前。

  ⑧题门:《世说新语》载,嵇康与吕安是朋友,安拜访嵇不遇,嵇康子嵇喜出门让吕安进屋,安未入,在门上题写“凤”字而去,意谓喜是一只“凡鸟”。此处单作“不遇”解。

  ⑨堕履:留宿。

  《渡江云·西湖清明》翻译

  娇美的红花仿佛是美人含羞的笑脸,嫩绿的叶片点缀在她的鬓边,仿佛轻蹙黛眉,微微含恨。我怨恨晚风为什么不把花儿全部都吹落下来,这样飘落的花瓣就像彩绣点缀着厚厚的绿茵般的草地。那苏堤与白堤交叉像燕尾以分,湖面上桂木桨的舟船像轻轻浮荡的水鸥,我骑着勒缰的宝马就像倚在黄昏的残云边上。千丝万缕的绿柳丝轻轻飘拂令人伤神,水中的轻舟沿着柳径渐渐进入一个花丝环抱如屏的仙境,令人回肠荡气。我在岸上紧紧跟随着画船。为她美貌风情而消魂。隔着花朵柳丝,我不时地看见她那背面含羞的苗条婀娜的细腰身。我迟疑不决,好不容易才寻找到你的家门,又恰好遇到你不在家,只好满心怅惘地留言题门。后来终于可以得尝所愿,我脱下双鞋子进入你的闺中,那种欢爱的情景真是令人沉醉。以后我便时时刻刻地计算着下次幽会的日期,虽然有时也没有一个定准。不久我慢慢地发现,情思缭绕全是因为你那多情的眼神,衣带渐宽是因为感伤春天。到明天早晨,往事和孤烟一样清冷,满潮的凄风苦雨实在令人倍感忧愁。山色更加幽暗昏暝,水波淡淡,凌波仙子杳然无迹。

  《渡江云·西湖清明》赏析

  本词是回忆西湖旧人之作。据夏承焘《吴梦窗系年》考证,吴文英在杭州纳一妾,不久亡故,二人感情深厚,他的词集中凡是怀念杭州情人的作品,都是为怀念这位亡妾而作。本词题为“西湖清明”,写的是清明游西湖会佳人,多么美好;但可望不可及也,多么遗憾。上片写湖今日的景观及追忆当初第一次与爱妾相见时的情景,风情旖旎。下片先写追求爱妾成功并与她幽会寻欢的温情,后半写西湖现境之凄迷。景起景收,深情绵邈。本词的意脉尚算清晰,但触目所及,分析简明精当的佳句却没有看见。虽然有译文,但是仍然需将整首词的意脉绎清,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理解词的内容与结构的巧妙结合。前三句写旧地重游时的感伤,用移情手法表现美景只能增加惆怅。“羞红”三句写含苞初放之花,如何之颦眉,其中已有佳人影子在。“旧堤分燕尾”以下直到上片末均写邂逅美人的经过,画面生动而有一定的情节性。“桂棹”两句写女人在水中乘舟,词人在岸上骑马紧随。“倚残云”表现不得亲近的遗憾,只是感觉而已,其实马上的作者与舟中美人相距并不遥远,否则以下的事便无法发生。“千丝怨碧”两句写女子所乘坐的船被柳条所隔阻而显得朦胧不清。“肠漫回”三句写词人隔花而看见女人婀娜苗条的娇态。下片承上,写词人去到女子的家里求爱的经过,曾经有过空门无人吃闭门羹的时候,最后终于求爱成功,并且在女子的家中留宿。“数幽期”两句写爱妾亡后的相思。最后以清明景物收笔,扣紧题面。从全词结构看,是以眼前的景物起笔和收结。中间则描绘从遇到美人,到追求及恋爱成功的过程,打破上下片之界限,章法巧妙,浑然天成。

  这首词主要是写西湖访情人不遇的惆怅。开头三句写落花,接由各种景物,慢慢引入仙坞深处,见美人倩影,引起无限怅惘。下阕写到了伊人门前,人却不在,更惹闲愁。悬想“明朝”事,更觉风雨愁人。此词在流动中表达一种情绪,实中有虚,虚实相生,营造出一种朦胧凄迷的艺术氛围,很令人驻足留连。

  《渡江云·西湖清明》作者介绍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与贾似道友善。《宋史》无传。一生未第,游幕终身,于苏、杭、越三地居留最久。并以苏州为中心,北上到过淮安、镇江,苏杭道中又历经吴江垂虹亭、无锡惠山,及茹霅二溪。游踪所至,每有题咏。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为浙东安抚使吴潜及嗣荣王赵与芮门下客,后“困踬以死”。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

  清全祖望答万经《宁波府志》杂问,谓吴文英“晚年困踬以死”,殆得其实。享年六十岁左右。黄升《中兴以来绝妙词选》编定于淳祐九年(1249),卷十录吴文英词九首,时吴文英正在越州,年约五十。黄升并引尹焕《梦窗词叙》云:“ 求词于吾宋者,前有清真,后有梦窗。此非焕之言,四海之公言也。”沈义夫《乐府指迷》亦谓“梦窗深得清真之妙”。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云:“若梦窗词,合观通篇,固多警策。即分摘数语,每自入妙,何尝不成片段耶?”近代词论家多以姜词清空,吴词密丽,为二家词风特色。况周颐《蕙风词语》卷二又云:“ 近人学梦窗,辄从密处入手。梦窗密处,能令无数丽字,一一生动飞舞,如万花为春;非若琱蹙绣,毫无生气也。”《梦窗词集》有四卷本与一卷本两种。毛氏汲古阁所刻《梦窗甲乙丙丁稿》为四卷本,《疆村丛书》刻明太原张迁璋所藏为一卷本。号“词中李商隐”。在南宋词坛,吴文英属于作品数量较多的词人,存词有三百四十余首,其《梦窗词》在数量上除辛弃疾外无人与之抗衡;就题材而言,这些词大体可以分为三类:酬酢赠答之作,哀时伤世之作,忆旧悼亡之作。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