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回忆父亲为话题的优美文章:怀念父亲

丰羽供稿

  父亲抚育我们长大,对于父亲的作文应该是最好写也最多话题去写的了,接下来小编为大家介绍以回忆父亲为话题的优美文章,一起来看看吧!

  怀念父亲

  ●敬惊涛(四川)

  晚上梦见了我的父亲。

  近几年已很少梦见他。仍然在高梁青瓦下,仍然是满面威严。

  父亲常年戴着一幅老花镜,由于是远视,看书时常常把眼镜架到鼻梁尖上,以方便从镜框上面看人。他是一个老儒,学问很好,一手很漂亮的柳体字在我的家乡倍受推崇。记得那时我已工作,一天练习书法时被父亲说得一无是处,于是我咕哝道:什么了不起,钢笔我比你写的好。父亲一楞,拂袖而去。

  他是威严的,我从小顽皮,挨揍是家常便饭。所以我后来对挨揍是不怎么怕的,反正每隔两天准有一次,反正都为读书写字的事。这个光辉的传统一直延续到初三,因为和姐姐打架而再被收拾。这是我挨揍的收山之作,从那以后就不再有了。父亲也老了,打不动了。或者他通过观察,觉得他的小儿子实在是很优秀的,不应该再打了。我现在每每想起他打我的场景,心中涌上的是痛苦的甜蜜。父亲已经去世多年,没有人会再这样令我甜蜜地挨次揍。曾经有过的怨气和不甘,都已消逝。

  老头子爱下象棋,哥哥和我都是他亲手教出来的。后来他下不过我们了,为了悔一步棋而吵得昏天黑地。他虽威严,却不霸道。有时为了一个典故,我常和他据理力争,吵得邻居们常常来看热闹。那时我多病的母亲总会笑着出来劝架,阻止不了时老太太发狠:谁再吵不给吃饭!于是我们就马上停止,继续看自己的书,每每意犹未尽还会梗着脖子补上两句。那个时候他与我是完全平等的,他不会用父亲的威严来决定学问上的对错,所以他是个令人尊敬的、可爱的老头。

  后来我读大学了,回家就渐渐少了。母亲去世时他很受打击,人也迅速地衰老下去。我到广东后每年回家,总是和他一起睡,晚上抱着他的脚在胸口暖。那时我和他不再有争吵,他总是和我谈些左邻右舍,家长里短。这些话题他从前是不屑于听的,于是我知道父亲真的老了。

  晚年的父亲身体状况非常不好,由于我爷爷是地主,他因为是地主子女而经受了几十年的政治压力,身心饱受摧残。我回家帮邻居们写春联时,他只是静静地看,不再指点,偶尔点点头,笑一笑……

  他去世时我在去青岛的飞机上,过了两三天哥哥才打电话给我。我赶回家时已到了头七。那天我坐在他坟头,喝了一瓶白酒,醉得不知东南西北。我觉得作为一个儿子,我是不够格的。

  父亲享年73岁,孔子也是73岁死的,算是这个老儒留给我最后的回忆。

  夜里梦见他,我哭得哽咽,后来哭醒了已是泪流满面。好多年没有这样痛快地流过泪了。我不愿意从回忆中抽回思绪,于是继续沉浸在回忆中,任涕泪横流。

  怀念我的父亲。

  公众号:天府散文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