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点赞议论文范文5篇

柔纯供稿

  在当今的网络社交中,我们都或多或少给别人点过赞,同样的别人也给我们点过赞,给对方点赞已经成为了一种礼尚往来,攒聚人气、推销产品、传递感情的重要方式,关于这种方式你怎么看呢?下面是小编为您精心整理的关于点赞议论文范文,欢迎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篇一:学会点赞】

  赞许是一种美意,一种满意,一种鼓励。 赞许他人,有时会使他奋勇拼搏,从此一鸣惊人;有时会使他振奋信心,继续努力……如果在恰当时机恰当地为他人点个赞,也许会改变他,改变生活,改变自己。

  “点赞”,这种“最简单的赞美方式。”传播之快,使用之广,令人叹为观止。我们为什么要点赞?也许你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事实上,摒弃了轻浮态度,并挑对了对象的点赞,不失为一种很好的表达自己情感和对他人认可的方式。我们为宽容、善意、廉洁、坚韧等一切美好之物献上我们毫不吝惜的赞美,为这个社会带来更多的正能量。

  点赞有不容小觑的好处,但关键是要选对对象。你的“赞”该为谁而点?对此,你心中应该有着对身边事物的价值评判。一位名叫谷红梅的副县长,在人们热议“是否该取消领导专车”话题时,她主动放弃乘坐公务车,而是改乘摩的前去开会。人们为她点赞,因为廉洁;有一个身患重症的90后青年,自知时日无多,却坚持微笑,写下了许多幽默的作品。人们为他点赞,因为他坚韧。只有这些拥有真善美的人,才有资格收下大家真诚的赞美。

  点赞,已不只只是一种社交方式,也不只只是在网络上,用心为自己身边的一切点赞,发现身边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美好,你会为这些所感动,与此同时,你的心也会变得更加澄清,美好。而且,人的一生总会有困境,有自己撑不住的那一刻,在心中为自己点赞,相信自己,是可以改变的,改变所处环境。

  但是,有一群人,他们到处乱晃,好也赞,坏也赞,举手投足都充满了网络文化的“特色”。他们的胡来使得原本好好的词失去了积极向上的意义,沦为了一帮懒惰者用来表现自己存在的工具。这是一种不值得提倡的行为,无利于网络秩序,无利于人际交往。若你与他们一样,那么在你毫无诚意地送出大量中庸的赞美之前再好好想想吧,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再差劲的人也应该有基本的是非观念,真想要赞美别人的话,两句哪怕十分朴素的话所起到的效果也许会更好呢。

  点赞是一种网络的常见现象。点赞,让我们融入网络,沟通他人,传播真善美。让我们为自己所认可之物点赞,也为自我点一个赞吧。

  【篇二:网络点赞的看法】

  “点赞”无法代替真实

  当前的社交媒体平台将点赞功能放在最明显的位置,而刻意淡化负面情绪的表达。有人认为点赞是积极表态、与人互动;也有人认为只有点赞不利于表达真实的想法。在我看来:点赞固然可以传播正能量、增加存在感,但是只有点赞功能必然会影响真实的表达。点赞无法代替真实。

  不可否认,点赞在社交媒体中有着极大的作用。点赞可以代表对他人的赞同和欣赏,可以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流,可以传播正能量。社交平台放大点赞功能,不仅便利了人们的交往,更推动了积极乐观的态度的传播。

  然而,在放大点赞功能的同时弱化负面情绪的表达的做法,我认为还值得商榷。曾国藩有言:“人云亦云,非真我也,恶之。”点赞的行为,从某种角度上便是这种人云亦云。不去思考,只是盲目地接受他人的观点,一个赞未必是志同道合,只是显眼的点赞功能阻止了人们的深入思考与交流,阻止了他们提出不同的意见。的确,点赞增加了一个人的存作文https://wWw.ZuoWenwang.Net/在感,但这种四处留“赞”的存在感仅仅使社会多出了一个没有真实思考的苍白的人像,“点赞之交”间的交流互动,实际上空无一物且无甚意义。

  其次,正能量并非是生活的全部。生活总是有泪又笑,而如今,作为生活的反映的社交媒体却在刻意淡化生活中极重要的一部分,这显然是不够理性的对待社会生活。维特根斯坦说:“我不愿在云端舞蹈,我只愿在地面行走。”只有真实地表达喜悦和伤痛,在传播正能量的同时正视负面情绪,才能找到真实的地面,而非日日在美好却虚幻的正能量的云端舞蹈。点赞满满的朋友圈无法掩盖、更无法代替真实的世界,淡化消极情绪的表达,实际上是掩耳盗铃,于事无补,只能自欺欺人。

  我认为点赞功能不可或缺,放大点赞功能也是大势所趋,但是只有点赞却是万万不可。点赞无法代替真实的思考,也无法代替真实的世界。它只是生活一部分的反映,只有点赞不是真正的交流。愿有思考的人能正确对待别人的点赞与点赞别人。

  【篇三:点赞议论文】

  随着空间微博的流行,为他人的动态点赞变成了如家常便饭般普通的事。空闲时浏览几位好友的空间,也成了我的爱好之一。

  不知何时,QQ空间出现了一个名为“亲密度”的功能,能以打分的形式反映出自己关注好友的密切度,要问亲密度怎么提升?答案不言而喻:评论加点赞嘛!

  有一个好友疯狂热衷于此。此人与我现实生活中交情甚密,但爱好却截然不同。她喜欢看电影、美剧,我却对动漫情有独钟。由于这样的隔膜,我就极少访问她的空间,她也不怎么关注我的。之直接导致我们亲密度极低。她无法忍受最好的朋友在分数栏中垫底,于是急急地发了信息:“快去提升我们的亲密度!我们互相点赞!”

  我平时并不怎么给别人点赞,只是偶有几条我特别喜欢的动态出现时才不会吝惜那小小的大拇指。我甚至还有些鄙视那些不会明辨信息只会疯狂点赞的“点赞狂魔”。但好友之托不可不从,我只得点进她的空间,给我平时从不了解的信息一条条点赞,重复那机械化的流水线操作,为我毫不喜欢的信息盖上“赞”的钢印。想必好友也是这样。

  一开始我还挺高兴的,毕竟大家都喜欢被人关注的感觉。我们的亲密度直线上升。不过很快,麻烦就来了。一些看到我“赞”的痕迹的好友的好友,大约也是美剧爱好者,很快加我为好友,兴致勃勃地要与我讨论新出的剧集。什么都不了解的我只好含糊其词,一边接受着他们连珠炮般的提问。好友是一个开朗外向的人,朋友很多。我的朋友相对较少,估计她还没有遇到和我一样的问题,她每天仍催着我点赞点赞。

  “今天点赞了吗?”

  “我刚刚转发了一条说说,快点赞!”

  “我们的亲密度马上就要挤进前三了,不要忘记点赞呦!”她充满了期待。

  ……

  我越来越有一种成为提线木偶的感觉,每天每天的这样,给我们互相眼里毫无意义和乐趣的信息点赞,我们都成了曾经被我鄙视的点赞狂魔。

  点赞、点赞。我鼠标漠然地向下拉着一张张被视而不见的图片,一句句如同过眼云烟的话语,鼠标飞快地咔嗒咔嗒,那是在点赞。亲密度在咔嗒咔嗒声中飞快提升。然而,那用数值衡量的亲密度和我们各自心中的亲密度,哪个更深厚?那为了赚取“赞”和发自肺腑的字句,哪个更能将人打动?那机械化的“赞”和真心的赞美,哪个更能让人喜悦?

  我突然不想点赞了,这毫无意义的赞证明的不是友情,只有空虚的友情才要用数值衡量。而我与好友间的友情,怎能用它概括?

  好友发:“今天也去点赞吧!”

  我回:“不。”

  【篇四:“点赞”,汇聚点滴正能量】

  不久前,一段北京国贸“快闪合唱”的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不期而至的相遇、自发聚拢的面孔、宛如天籁的歌声,让人印象深刻。愉悦、感动、思索??网友的一个又一个点赞,传递出视频中蕴藏的正能量。

  点赞之“赞”,肇始于网络社区的“赞”功能。轻轻一击、图标点亮,用户以这种简洁直观的方式,表达对相关内容的喜爱或赞同。好友晒心情、发图片、道晚安,第一时间点个赞;自己阅新闻、听音乐、看视频,举手之劳点个赞。点赞,可说是互联网时代的微表情、新风景。

  随着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的快速流行,点赞日益渗透到公众日常生活。发端于互联网,延伸至真实生活,塑造着流行风尚,点赞的意义也不断拓展延伸。如今,点赞既表达一种态度、彰显某种存在,也传递支持信号、撒播积极情绪。赞的善意让人舒心,赞的共鸣让人会心,对于有些群体而言,“点赞”已经是交往互动的重要工具,像握手、鼓掌一样传达着人际的温暖。

  “赞美是美德的影子”。无论虚拟空间还是现实生活,没有人不乐见源自他人的肯定和出于真诚的赞赏。正所谓“良言一句三冬暖”,点赞就好比向别人竖起大拇指,慰藉人心,唤起行动。这也是为什么,大学保安变身“英语达人”,引发网友竞相点赞;冰城母亲自制鞋垫给儿子赚药费,激发热心人点赞相约购买;而新年第一期《新闻联播》,也因主持人活用“2013”、“2014”,让人在体味“传承一生一世的爱和正能量”之余,踊跃点赞称妙。

  梭罗在《瓦尔登湖》中写道,“把一切不属于生活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把生活逼到绝处,简化成最基本的形式,简单,简单,再简单。”因为,“生命实在太昂贵了”。网络,有某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让不论多远的距离、多厚的面具、多深的隔阂,都可能在小小指尖上的一次点赞中,成全一次简单的相逢。从这个意义出发,点赞何尝不是一种超越时空的抱团取暖?它既传递人间温情,令生命变得简单,又激发不断前行奋进的正能量。

  点赞的流行,实质上映照着整个社会的共识在不断积聚。点赞可赞,它让抱怨和戾气少一些、再少一些;点赞该赞,它使鼓励与包容多一点、再多一点。“知是行之始”,只有心往一处想,劲才会向一处使。不约而同的点赞,意味心有戚戚的认可,更意味着携手同心的默契。

  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一家包子铺用餐,自己排队埋单,引发如潮跟帖和好评点赞;复兴路上工作室继《领导人是怎么炼成的》动画短片后,推出视频《中国共产党与你一起在路上》,再度风靡网络。有领导人的平民情怀,有来自高层的温情叙事,亿万人民必将在点赞的同频共振中,一起奏响时代最新最美的乐章。

  【篇五:为正能量大声点赞】

  最近,央视推出一个新闻采访:你为谁点赞,记者在不同城市街头随机采访了许多人,各行各业都有,点赞的内容也五花八门。有的为父母点赞,有的为朋友点赞,有的为英模点赞,有的为春节坚守岗位的人点赞,有的为国家领导人点赞,有的为志愿者点赞,也有的为自己点赞,为自己的另一半点赞……“点赞”原是网络语言,表示对某个人或事的赞同、喜欢和支持。心理学研究表明,不论是幼儿园的小朋友,还是象牙塔里的老教授,不论是小区的普通保安,还是舞台上的耀眼明星,都有一种对于荣誉的渴望,都希望获得点赞,这是人之常情,也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心理慰藉。当然,我们当好人,做好事,兴局面,干事业,不是为了让人点赞,但有了点赞,获得肯定、支持、认同,就会受到激励,增强动力,会让人做好事越做越起劲,干事业越干越积极。即便草根如阿Q,乡邻夸他一句“阿Q真能做”,也让他高兴得满面红光,干活格外卖劲。反之,如果做好事没人点赞,做坏事没人批评,好人不香,坏人不臭,那这个社会只会堕入一个好坏不分、是非混淆的混乱泥沼。善于点赞,不吝褒扬,也是我们民族的一个优良传统。孔子就特别喜欢点赞学生,在《论语》里被他点赞过的弟子有数十人,其中最多的是颜回,仅《论语》记载就有十次,最著名的就是那一句:“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曹操也是个喜欢点赞的人,他青梅煮酒,点赞刘备“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他观兵阵前,点赞孙权 “生子当如孙仲谋~”谢灵运为曹植点赞:“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 

      欧阳修为苏轼点赞:“此人可谓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近代以来,潘祖荫点赞左宗棠,梁启超点赞陈寅恪,吴宓点赞钱钟书,鲁迅点赞萧红,都因点的正确,赞的有力,对被点赞人起到重要作用而传为历史美谈。不过,有点遗憾的是,似乎如今有不少人对点赞兴趣日减,他们吝于表扬肯定,长于讽刺挖苦,比着当毒舌,争着当愤青。见到好人好事,他们不是积极点赞,而是冷嘲热讽,怀疑人家动机不纯,别有所图,不是为了奖金,就是为了出名,要不然为啥这么做,听说有利民之举或建设成就,不是欢呼雀跃,鼓掌叫好,而是想当然地批评说是“炒作”,是“哗众取宠”,是“政绩工程”。总之,要想听到他一句点赞,真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难。甚至还有一些文人,专以描写阴暗、冷酷、变态的东西为己任,从不对积极、光明、向上的事物置一赞词,以至于作家莫言无奈发出感叹:“赞美一个社会需要胆量,胆量的背后需要知。”(《新京报》10月25日)有鉴于此,央视的“你为谁点赞,”节目推出的很及时,很有意义,可谓正中时弊。但能被记者采访到的人毕竟少如凤毛麟角,而我们每个无缘被采访的人,也不妨问问自己,你为谁点赞,你点赞过谁,你心目中有没有值得点赞的人与事,如果有,请你及时发出自己的点赞,向一切美化着这个社会的人和事,向所有有助于提高我们幸福指数的人和事,发出你真诚而热烈的点赞。点赞,是赞美也是赞同,是激励也是导向,朝哪个方向点赞,哪个方向就会春意盎然,越是点赞哪一种人,那种人就会越是层出不穷。一个点赞是微不足道的,成千上万个点赞,就会汇聚成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力量。人生需要点赞,人人都需点赞,我们渴望点赞,也请您为他人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