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缘2》电影观后感范文五篇

由廷峰供稿

  《冰雪奇缘2》是由克里斯·巴克、珍妮弗·李执导的动画电影,是2013年电影《冰雪奇缘》的续集,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冰雪奇缘2》电影观后感范文五篇相关模板,接下来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冰雪奇缘2》电影观后感范文五篇(一)

  作为全球影史票房最高动画电影的续集,《冰雪奇缘2》自然会打“情怀牌”,问题只是到什么程度。

  在我看来,影片在致敬第一部时还是相当克制的,顶多只占1/10到1/8的比例,而且主要是为了有效串联起两部电影的剧情。

  比如开场,同样是年幼的艾莎和安娜与父母同框,不同的是,这次父母亲要讲述一个关于过去和未来的故事……

  影片的笑点相比前作有较大的提升,许多角色都贡献出了符合自身人设的特色幽默。

  最最抢眼的当然是雪宝(Olaf)了,它把自己的身体特点开发到了极致,配合上又萌又暖又好玩的孩童性格,为大家带来了许多笑声。

  我把情怀和笑点放到一起说,是因为这两点在《冰雪奇缘2》中起到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还记得第一部里艾莎唱《Let It Go》吧?她摇曳身姿边走边唱的场景,可是“冰雪”的招牌画面。

  而《冰雪奇缘2》偏偏就拿艾莎这一经典POSE开涮,还是两次:一次是在大家玩游戏时雪宝的COSPLAY,另一次是艾莎在秘境中看到过往时的不忍直视。

  既是高姿态的致敬,又是低姿态的调侃,相信粉丝们看到这几幕时绝对能会心一笑。

  可以说,影片在处理情怀和笑点方面十分细致、用心,没有刻意贩卖或尬笑的味道,“娱乐性”完全可以保证。

  “歌好不好听”是评价冰雪电影的重要标准之一,许多观众最关心的就是这个。

  《冰雪奇缘2》的音乐仍由原词曲作者克里斯汀和罗伯特操刀,个人感觉,新一批原创歌曲的调调和上部差别略大,或许不如《Let It Go》和《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等曲子那么“上头”,但其风格是一脉相承的,如果就叙事和抒情作用来说,有几首歌甚至还更胜一筹。

  比如阿杜娜皇后为女儿们唱的《All is Found》,用摇篮曲的旋律加上神秘传说的内容,不仅表达出了皇后永恒不变的母爱,也为将来的冒险故事埋下了伏笔,再配合“木头姐”意犹未尽的声线,整首歌仿佛连接了时间和万物。

  影片主打曲《Into the Unknown》得到了“一歌三唱”的待遇:女声清唱前奏,空灵而悠长,以召唤艾莎的“远方声音”出现;艾莎一人独唱,歌声抑扬顿挫,从抗拒到面对,表现了女王直视未知挑战的勇气;结局主题曲加入了更多摇滚元素,初听没啥感觉,多听几遍会越来越带劲……

  尤其是艾莎独唱那段,充分展示了她复杂的心境变化——艾莎虽然经历过一次冒险,可她心里并不想再来一次,所以刚听到召唤时,她会畏惧、退缩,等明白必须直面自己的命运,艾莎才坚定信心踏出了义无反顾的一步。

  略有遗憾的是,《Into the Unknown》出场稍早了些(全片第三首歌),观众情绪上的沉淀还不太够,效果有些打折扣(同为主打曲,《Let It Go》是第五首出场)。

  此外,《Some Things Never Change》、《Show Yourself》等其他曲子效果也很棒。

  例如雪宝的独曲《When I Am Older》,唱出了成长的疑问和对未来的憧憬,亦庄亦谐,克斯托夫的独曲《Lost in the Woods》更是用老式卡拉OK的质感唱出了恋爱男人的烦恼,喜感十足。

  相比之下,《冰雪奇缘2》在特效方面的进步就要明显多了。

  实际上,第一部的特效已经足以令人叹为观止了,特别是大地冰封和冰雪消融的动态场景,细节和流畅度都代表了当时3D动画电影的最高水平,再过许多年看都不会显得过时。

  到了第二部,主创团队硬是把视效又提升了一格“肉眼可见”的刻度。

  艾莎决心响应召唤、近乎失控地释放自身力量共鸣时,整个阿伦黛尔王国瞬间被带有四大元素图案的冰晶充斥——短短几秒钟里,无论从宏观广角镜头还是从微观特写镜头去看,画面都称得上错落有致、精致细腻。

  还有数场艾莎如真似幻的独角戏,也漂亮到有些“炫技”的味道。

  第一部使用较少的“星光喷墨”特效,到了《冰雪奇缘2》里不仅放开了用,还玩出了各种花样,搭配不同色彩、形象和意境展示,那叫一个美轮美奂。

  而最令我惊喜的,绝对是艾莎跨越暗海时驯服水马(水灵)的一场戏!

  动态水效果一直都特别考验特效团队的能力,影片通过海面、海浪、冰面、水下等多个视角证明了自己的卓越水平。

  艾莎闹海斗水马的过程,充分考虑到了水“无色无形”的基本特点,以及人体和冰块在水中的流动形态,飘动的鬓毛、转瞬即逝的冰晶、从深蓝到淡青不停变幻的水马色彩,层次感强、流畅度高,看上去分外震撼,特别是艾莎变出冰缰绳套马跨骑的一幕,刚柔并济、飒爽英姿,我几乎快叫出来了!

  毫不夸张地说,这段戏是我今年看过印象最深也是最优秀的特效场面了,一定要吹爆!

  不同于第一部里以白色为主色调的冬季环境,这次《冰雪奇缘2》展现的是色彩更为丰富的秋季环境——但此“秋季”又和我们熟悉的有所不同,少了些活力,多了些神秘,所以影片的主色调选用了与迷雾气质更搭的橘色、橙红色和红紫色,而非更明亮的黄色。

  《冰雪奇缘2》电影观后感范文五篇(二)

  长久以来,童话故事和迪士尼为代表的动画电影都像是个一锤子买卖:出于子供向这一刚性需求,“幸福生活(Happily ever after)”作为必备结语,意味着故事/叙事要自恰和完满,而在很大程度上,这难以实现与现代商业行为之间的并行不悖。

  如何制作/运作一部不必要又不多余的童话续集(来捞钱),由此就成为了一个艰难而又重大的挑战。延续格林童话的《魔法黑森林》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方向,而梦工场早年的《怪物史莱克》系列则是以花样百出的恶搞精神,反向走到了童话故事的莫比乌斯带上。

  作为好莱坞童话电影的大本营,迪士尼的续集政策也在迅速发生改变。新千年之前的动画续集,往往不会和前作一样登陆大银幕,而是在传统的家庭电视媒体上实现自然延续。但随着市场环境的快速演化,长期的IP运作已经难以满足日趋短视的商业目的。

  迪士尼和它的童话故事仍在继续,但已经驶上了CG真人电影的快车道。对(动画)续集的追求,也开始藉由收入囊中的漫威MCU和皮克斯,开始积累经验与储备。在暴死的《爱丽丝梦游仙境2》之后,迪士尼本部终于在2019年推出了两部童话续集:《沉睡魔咒2》和《冰雪奇缘2》。

  尽管两部续集在故事设定上有着诸多雷同之处——皆可看做是对《权力的游戏》的迪士尼式移植和《罗密欧与朱丽叶》式改造——后者面临的压力与挑战显然要比前者大得多。作为迪士尼的大满贯之作,2013年的《冰雪奇缘》有着承前启后的历史性地位,品牌保护的重要性自然也不言而喻。

  也正是如此,《冰雪奇缘2》迎来了动画界(和迪士尼)不多见的回归编剧/导演。珍妮弗·李和克里斯·巴克在续集中改变了前作的冰蓝色调,也带来了更加广阔的北欧风光以供冒险与探索,更为角色提供了充分的成长空间。

  尽管故事本身缺乏紧迫感——甚至没有真正的反派角色和强戏剧冲突——但诸如此类的种种改变,也让迪士尼终于在《冰雪奇缘2》的身上,跨越了实现PG霸权,乃至统治好莱坞下个十年的最后一道坎。

  毫无疑问地,《冰雪奇缘2》无法企及前作的高度,但这并不是什么问题,毕竟能够实现这一目标的续集屈指可数;而在主创不变和缺乏改编素材的情况下,能够青出于蓝的动画电影更是难觅。

  六年前的《冰雪奇缘》可以算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动画电影之一,既继承了迪士尼在音乐剧上的传统优势,也凭借着惊人的前瞻性和创造热情,成为了第四波女性主义运动中为数不多的,讨人喜欢的女性电影。

  显然,《冰雪奇缘2》对彼时从无到有的创造力有着清楚的认识,也从未试图挑战充满惊喜的前作的地位。续集的故事有着更明确的焦点——前作中的两位姐妹花,有了更明显的成长和更成熟的目标,也相应地去学习,怎样使用自己的能力来承担更重大的责任。而在原创力上的短板,则有令人震撼的视效,和已经被MCU磨练得无比润滑的迪士尼工业体系来补足。

  一部看似热闹非常,实则波澜不惊的续集电影,在良好的运作下,也能够形成对品牌的良好保护。《冰雪奇缘2》在剧本上更聪明,叙事效率也有着明显提升。

  也正是由此,《冰雪奇缘2》缺乏的是前作那充满后劲的表现力。这一点,可从拿下奥斯卡奖的音乐制作团队,克里斯汀·安德森-洛佩兹和罗伯特·洛佩兹身上可见一斑。两位音乐制作人深度参与了续集的剧本创作,这也让《冰雪奇缘2》在角色和情节塑造上要更贴近观众的期望——基于音乐而表现出来的活力——而非全新的,富有挑战性的试探。

  这也就让《冰雪奇缘2》难以加入《玩具总动员3》的行列。然而,考虑到续集的首要任务就是满足期望,尽管明显缺乏惊喜,但能做到事事周全的《冰雪奇缘2》,在细节上的关注与成功,就显得令人心满意足了。

  《冰雪奇缘2》电影观后感范文五篇(三)

  托了康康的福,今天下午看了一场迪士尼的动画最新上映的《冰雪奇缘2》,总体感觉,冰雪奇缘系列电影在情节设计上还是蛮用心的,这次的主题是“未知的世界”,里面有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下做正确的事情”,另外值得称道的就是3维动画效果,高科技的发展让现在看电影的感官刺激多了一重,于我而言,我对3维效果并不是很看重,不过,对于迪士尼出品的电影抱有的期待还是有的,当然,尤其是康康,等了这么久,终于看到了第二集的《冰雪奇缘》,让我不禁回忆起自己童年也很期待的一部动画片《天书奇谈》,但是,等了很久一直没有看到下集,直到我长大成人之后的若干年,把这部电影忘却了。

  在电影院的时候,散场前,我问康康,是喜欢第一部还是喜欢第二部,她觉得都很好,第二部也很好看。看来,迪士尼迎合小观众的口味拍摄的电影还是成功了,作为陪伴小观众来看电影的我而言,我倒是比较喜欢第一部,话说回来,要不是第一部这么成功,很难说,今天会有第二部。

  不管怎样,今天的《冰雪奇缘》系列算是大获成功,听说,最近小观众很多。

  《冰雪奇缘2》电影观后感范文五篇(四)

  1、开片后第一场戏,童年安娜和爱莎玩雪堆游戏时,其实就已经在剧透后来魔法森林的冒险故事了,尤其是爱莎变出了骑马女王来解决危机——而此时安娜还满脑子做着公主和王子的美梦,最后抱起所有雪玩偶说“所有人都结婚了!”

  致敬童话 和 反童话 的味道都有了。

  2、艾格纳准备向女儿们说魔法森林故事的时候,阿杜娜有些迟疑,艾格纳坚持“该让她们知道了”,还教育姐妹俩要“时刻做好准备”,说明国王和皇后一直在为解决北方国的诅咒做准备,之后走海路前往阿塔霍兰也不全都是出于艾莎的魔法(虽然期望解决女儿身上的问题仍是最大的出行理由)。

  3、关于姐妹俩受教育和执政水平问题之前说得有失偏颇,艾莎和安娜都是很称职的女王/公主,第一部里一直是艾莎在理政,而且《冰雪奇缘2》开场就是她会见外国使节(之类)的场合。

  不过安娜在有些地方确实要比艾莎更细心些,比如她第一眼看到水坝就明白这对阿伦黛尔是个隐患,仅仅通过城堡里的一张画像/照片认出了军人马提斯(她从小到大一个人玩儿时没少看那些),并且在废船上首先想到了“暗格”找到地图。

  4、艾莎在阿塔霍兰秘境中看到了许多过去的历史,其中有一段是少年艾格纳和阿杜娜的对话,阿杜娜问“你在看什么?”艾格纳说“一个丹麦作家的书”(大意)——

  《冰雪奇缘》改编自丹麦作家安徒生童话《雪之女王》,片中三位主角汉斯王子、克斯托夫和安娜的名字也是向安徒生(全名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致敬,而这一幕算是《冰雪奇缘2》向安徒生再次致敬了。

  5、安娜在决心摧毁水坝时就已经明白此举会毁掉阿伦黛尔,只是国民们已经躲到高地性命无虞,她才敢放手一搏。

  最后艾莎解决掉水患,并告诉安娜“自然之灵同意了”——由此看来,整个《冰雪奇缘2》的故事更像是自然之灵对人类的一场考验:鲁纳德的行为令它很绝望,本想毁灭一切,但在看到阿杜娜拯救艾格纳的行为后,决定给他们一次机会,具体得由获得“魔法诅咒/赐福”的艾莎来实现,艾莎的魔法一直在越变越强,所以影片中的“劫数”是躲不过的,迟早要面对,最终艾莎和安娜的表现令自然之灵很满意,于是连“毁掉阿伦黛尔”这样象征性的惩罚都免去了……

  现实意义被进一步削弱,温和的童话意味比原想的更浓。

  《冰雪奇缘2》电影观后感范文五篇(五)

  个人认为冰雪奇缘2是一部政治隐喻片,极富教育意义。

  其中事件、人物和各类意象都代表着现实历史的一部分,比如最主要的大坝。

  破除大坝,就是在纠正历史错误,虽然迟到但永远不晚。

  这过程中有像祖父那样颠倒黑白、缔造黑暗历史的罪恶之源;

  有像国王夫妇那样不惜一切只为寻找真相,却不幸被黑暗吞没、英勇就义的铺路人;

  有像爱莎那样为了揭开真相而勇敢克服困难的开拓者;

  还有像安娜那样从绝望中觉悟,引领巨人破除大坝的实践者。

  这过程中必有像雪宝这样的无辜之人牺牲;像克里斯托弗毫无保留、无条件信任,并在安娜危难关头挺身而出的左膀右臂(差点忘了这位‘‘男主’’,更新);像黑人侍卫那样被蒙蔽双眼,但最终恍然大悟并帮助领导者一起纠正历史错误的悔改者。

  大坝决堤了,但是爱莎作为一国女王避免了阿伦黛尔被毁。

  因为人民是无辜的,他们不应该为前人的罪行赎罪,更不用因黑暗的历史负重前行。

  Water has memory.

  无论历史如何被谎言掩盖,真相永远不会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