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之魔童降世》优秀观后感影评精选

庄宇供稿

  《哪吒之魔童降世》由饺子执导,改编自中国神话故事,讲述了哪吒虽“生而为魔”却“逆天而行斗到底”的成长经历的故事。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些观后感,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2019《哪吒之魔童降世》观后感

  高热度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将于7月26日正式登陆全国院线。近日影片发布终极预告,呈现出哪吒“坚守自我、打破成见”的倔强成长经历:“生而为魔”却不断与命运抗争,颠覆“非黑即白”的正反派概念。同时,片方发布一款终极海报,展现出哪吒、敖丙两大主角亦敌亦友的人物关系。自点映以来,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一直备受关注。影片多次登上微博、豆瓣、知乎等多平台热搜,引发观众广泛讨论;导演田晓鹏、演员姚晨发文给予影片好评,表示“绝对不容错过”!距离影片上映还有一天时间,截至目前,影片豆瓣评分8.8、淘票票评分9.6、猫眼评分9.7,口碑位居同期电影前列。

  取材神话大胆改编 哪吒&敖丙诠释“不认命”倔强少年

  此番发布的终极预告和海报,向观众透露了更多包括哪吒个人命运,及哪吒、敖丙人物关系等全新内容,信息量巨大。可以看出,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对传统神话英雄进行了颠覆性的改编。相比于原著中的“恶童”哪吒,无论是79版反抗父权的《哪吒闹海》,还是此次影片中反抗天命的“魔童”哪吒,都对原著进行了改编,与时代精神相符,有着独特的现实的意义。可以说,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哪吒。导演饺子表示“故事是一个外壳,里面的精神内核需要随着时代不断变化。每个时代的文化都应该符合当代精神,我们是本着服务当代观众的理念,对原著进行了改编。”

  命运是会改变的,正反派不是绝对的。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所有角色都没有绝对的“非黑即白”。导演饺子表示,片中最大的反派其实是命运。影片极具讨论性的一点,便是哪吒与敖丙对待命运截然不同的态度。片中,哪吒虽是“魔童”,受尽世人偏见,但在李靖夫妇、师父太乙真人的帮助下,坚持用自己的方式反抗着命运;敖丙虽是“灵珠”,但却在承受整个龙族翻身期望等多重重压下,走上了邪路,甚至于“水淹陈塘关”。哪吒、敖丙看似水火不容,实则亦敌亦友。敖丙也正是在哪吒的影响下,学会敢于做自己、不认命,并与哪吒联手抵抗命运,成为对方“唯一的朋友”。

  富含深意的“颠覆”设定 导演:制作完成是一个奇迹

  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历经66版剧本修改,片中许多看似“颠覆”的设定都富含导演饺子的深意。比如,影片特意把龙宫设定成“海底炼狱”,因为“炼狱”的存在更能凸显龙族饱受天庭偏见的委屈与不甘,也让敖丙拯救龙族的行为更具说服力;对于观众热议的“踢毽子”场景,导演表示,蹴鞠等运动的产生时间与哪吒所处年代不相符,没有确切产生年代的“毽子”,有趣又与情节相贴合,所以才选用了“毽子”。除此之外,包括说“川普”的太乙真人、没有“裤兜”的哪吒等,片中不少设定其实都与影片剧情、具体历史文化有着紧密的联系,经过导演饺子的反复研究和确认。

  导演对于影片的考究,给观众呈现了更完美的作品,也成倍加大了影片的制作难度。导演饺子透露表示,影片制作后期找来一个执行制片,做过很多国产动画项目,直言影片绝不可能在上映日期之前做完。为了完成影片制作,可以说制作团队的每一个人“心里都憋着一口气,加班加点,不是996而是007地全力以赴”。被问及影片制作最困难的地方时,导演饺子感慨表示,“已经记不清哪一个最难了,整个过程都是硬挺过来的,每迈过一个坎回头看都是一个奇迹”。

  2019《哪吒之魔童降世》观看心得

  一度因为“造型太丑”掀起争议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在揭开庐山真面目后,成了今年暑期档的爆款,影片将在本周五公映,但十天点映票房已经超过6000万元。

  “丑哪吒”逆风翻盘,这是一个经典人物原型的正常打开方式——“经典”之所以有存续的能量在于,历史的遗产中不断被注入当下的活力,“谁动了我们的哪吒”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

  1979年,上海美影厂《哪吒闹海》公映,电影里矛盾冲突的顶点,是白衣少年在滂沱大雨里自尽:“爹爹,我把骨肉还给你,不连累你。”自此,这个和底层人民打成一片、反抗父权和威权的末路少年深入人心。以至于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个充盈着浪漫主义情怀的“哪吒”是一个“故事新编”的角色。反倒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给主角一段又丑又混的黑历史,歪打正着地回归了人物的源头。

  要厘清哪吒的形象流变,必须从他爹说起。众所周知[微博]的“托塔李天王”,是民间演绎强行捆绑了李靖和托塔天王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干的人物。李靖是唐朝[微博]开国名将,在唐传奇里,他和虬髯客、红拂并称“风尘三侠”。托塔天王的学名是毗沙门天王,是佛经里的四大天王之一。初唐时期,西域佛国于阗(现在新疆和田一带)兴起信仰毗沙门天王,这一信仰传入中原,汉化的结果是托塔的毗沙门天王离开“四大”的组合,成为单独被供奉的神仙。《水浒传》里林冲蒙冤遭贬,看守天王堂,此处的“天王”就是单飞的毗沙门。

  按照佛经的说法,哪吒是毗沙门天王的儿子。上阵父子兵,哪吒除了帮老爹托塔,就是帮父亲带领一支夜叉大军,所以,他别号“鬼王”和“夜叉大将”。唐代的宗教书籍里描述哪吒“恶眼见四方”,跟美少年不沾边。元代成书的《三教源流搜神大全》里,哪吒身高六丈,换算成今天的计量有20米高。元末罗贯中写《三遂平妖传》,哪吒“三个头似三座青山,六支胳膊似六条峻岭,一开口,血泼泼露出四个獠牙”。

  佛教传说里的哪吒是让三界安宁的巨神,但他参透佛理成神,前提是把骨肉还给了父母。这个故事的立场,和儒家推崇的孝道是有冲突的。随着佛教汉化,哪吒的来历不断被添枝加叶。苏东坡的弟弟苏辙写过一首《哪吒诗》:北方天王有狂子,只知拜佛不拜父。佛知其愚难教语,宝塔令父左手举。儿来见佛头辄俯,且与拜佛略相似。这诗的信息量很大,佛教为了撇清“不孝”的嫌疑,把哪吒定义成狂和愚,佛祖则苦心在父子之间周旋,想出“托塔”的法子,令其拜佛如拜父。一言以蔽之,佛是成全孝的。

  吴承恩写《西游记》时,把苏辙的诗扩写成如来佛做老娘舅:“哪吒割肉还母,剔骨还父,一点灵魂,径到西方极乐世界告佛。佛将碧藕为骨,荷叶为衣,念动起死回生真言,哪吒遂得了性命,后来要杀天王,报那剔骨之仇。天王无奈,告求如来。如来以和为尚,赐他一座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那塔上层层有佛,唤哪吒以佛为父,解了冤仇。”

  吴承恩的《西游记》大约是嘉靖年间的作品,隔了两代人,到了万历年间,《封神榜》对哪吒的故事来了一番大刀阔斧的改写。作者借用了《西游记》里红孩儿的人设,把哪吒设计成粉雕玉琢的美少年,从莲花中复活哪吒的戏份则归给太乙真人,把一个佛教原型改造成了道教子弟。

  《封神榜》里“陈塘关三公子”不是善茬。他洗澡时和巡海夜叉一言不合,把对方打死;敖丙找他理论,被剥皮抽筋;老龙王气得去告御状,在天门外也被揍。“俺父亲乃一镇之主。我在此避暑洗澡,夜叉来骂我,我打死了他,也无妨。”“我一时性急,便打死他二命,也是小事。就连你这老蠢物打死了,也不妨事。”几条性命,在他却是一口一个“不妨”。老龙王要他偿命,他自刎于陈塘关,某种程度也是自食其果。当然,《封神榜》为了给他找补,写了一笔“此子生于丑时,正犯杀戒”。古代社会动荡难免民间浩劫,小说家对此间规律虽有朦胧的意识却欠缺哲学思辨,就创造出犹如“天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人物,哪吒即是这类人。

  对经典的改造和重述,语境比情节更重要,《哪吒闹海》是一例明证。经历过一段曲折现代性进程的中国社会,不再需要一个怪力乱神的“凶煞”,也不再纠结于神佛和孝道之间权衡,于是,似曾相识的情节衍化出新的精气神。为了呼应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历史,哪吒成了和家庭决裂的“逆子”,他出走的导火索是为了站在苦难的大多数一边,去对抗骄奢淫逸的权贵。他历尽劫波,彻底和伪善的父亲切割关系,到人民中去了。

  追本溯源,画风唯美纯真的《哪吒闹海》是真正的颠覆者,而当下这个丑萌的“魔童”是出走半生后归来的“恶煞”,回归了这个人物原型的凶蛮,也带回了父慈子孝的命题。至于“爱的教育改造问题儿童”“我的选择决定我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命由我不由天”,如此种种,都是当代流行文化的新生主题了。

  2019《哪吒之魔童降世》观看有感

  暑假档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周二晚举办首映礼,导演饺子、片尾曲演唱者张碧晨、配音导演陈浩、“敖丙”配音演员瀚墨、作曲朱芸编等主创集体出席首映礼。之前国产动画片标杆之作《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大鱼海棠》的导演梁旋等知名动画人,还有姚晨、陈建斌夫妇、管虎夫妇、新裤子乐队成员庞宽、张嘉佳、史航、路阳等嘉宾也到场助阵。

  饺子表示,“国产动画一直处于比较弱势的地位,这次全行业1600多人共同参与,全力以赴想给大家做出一部好作品。”

  首映礼上,影片主创人员分别从自己的角度分享了哪吒“诞生”的曲折经历。导演饺子说,剧本初稿完成耗时半年时间,之后又进行了66版的修改,每一次修改都要经历“一整天面对天花板,闭门苦思”的时光。影片配音演员瀚墨说,虽然导演是很随和的人,但对于制作电影却很严苛:配音过程“录一遍,演一遍,一句话经常会经历一百遍的幕后”。影片监制易巧直言表示,用三年时间啃下哪吒这块硬骨头的饺子及其团队,本身就是“不认命”哪吒最好的证明。

  除“不认命”哪吒带来的震撼外,片中父亲李靖、母亲殷夫人对于哪吒深沉的爱更使得现场观众感动。在哪吒父母的身上,导演饺子融入了许多对于现代亲子关系的思考。不善言辞却为儿牺牲的李靖,工作繁忙却尽力陪伴哪吒成长的殷夫人,有着许多现代父母的影子。片中,李靖夫妇对“魔童”哪吒的理解与包容,改变着哪吒对于世人偏见的态度。

  饺子现场表示,“收获大家的溢美之词,感到忐忑而又受之有愧。我们将‘真心换真心’,用更好的作品回馈观众。”

  2019《哪吒之魔童降世》观看体会

  将于明天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在经过几周的点映之后,口碑爆棚,网络评分高达8.7分,不仅创下了今年暑期档的最高评分,也超过了曾被视为“国漫崛起”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可以说是未映先热。前晚的首映礼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更是当面称赞《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饺子是“动画江湖里真正的绝世高手”。

  《哪吒之魔童降世》是导演饺子的首部大银幕作品。对于该片在剧情上的颠覆性创造,《大鱼海棠》导演梁旋惊叹表示,影片“颠覆性的改编完全超出期待,配得上观众的每一句好评”。姚晨也表示,哪吒的现代化改编非常成功,“既热血又感动”。张嘉佳更直言“这是近几年来看过最好看的影片”。

  此外,片中展现出的父子亲情同样令人印象深刻。带着孩子全家出动的陈建斌夫妇、管虎夫妇都感慨表示,电影很有教育意义,趁着暑假要带孩子多刷几次。其实,在哪吒父母的身上,导演饺子融入了许多对于现代亲子关系的思考。不善言辞却为儿牺牲的李靖,工作繁忙却尽力陪伴哪吒成长的殷夫人,有着许多现代父母的影子。片中,李靖夫妇对“魔童”哪吒的理解与包容,改变着哪吒对于世人偏见的态度,是促使其最终“逆天改命”的重要原因。观影现场,不少观众被片中所展现出来的深沉亲情感动流泪。

  面对首映礼上诸多嘉宾对《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好评,导演饺子谦虚地回应:“国产动画一直处于比较弱势的地位,这次全行业1600多人共同参与,‘全力以赴’想给大家做出一部好作品。一路以来,影片能够收获大家各种好评、溢美之词,感到高兴而又受之有愧。十分感谢观众对我们的包容和支持”。

  现场,影片主创人员也分别从自己的角度分享了哪吒“诞生”的曲折经历。导演饺子表示,剧本初稿完成耗时半年时间,之后又进行了66版的修改,每一次修改都要经历“一整天面对天花板,闭门苦思”的时光。敖丙的配音演员瀚墨现场透露,虽然导演是很随和的人,但对于制作电影却很严苛,配音过程“录一遍,演一遍,一句话经常会经历一百遍的幕后”。影片监制易巧直言,用三年时间啃下哪吒这块硬骨头的饺子及其团队,本身就是“不认命”的哪吒最好的证明。面对影片制作的用心,片尾曲演唱者张碧晨表示,“作为动漫迷,能为影片出一份力,感到高兴而有意义”。

  2019《哪吒之魔童降世》观看感悟

  首部在IMAX影院上映的国产动画《哪吒之魔童降世》即将于7月26日上映。昨天,IMAX在上海举办提前看片会,以炫目的中国风画面、逆天燃魂的神话故事全新演绎,再次让观众们通过大银幕感受到了国漫新高峰的勇猛崛起。

  此前《哪吒之魔童降世》一经点映就以豆瓣8.7,猫眼9.6的高分和炸裂口碑频上热搜榜。在此次的看片会中,被塑造得尤为立体和饱满的神话人物跃然观众眼前,笑点与泪点兼具,热血的台词还时不时令观众心潮澎湃。

  其中,相惜相杀的哪吒与敖丙也成为此片的一大看点:作为中国传奇中最具有反叛精神的少年英雄之一,此次电影中颠覆以往的哪吒形象,一出场就令观众耳目一新,朋克式的黑眼圈眼妆、夸张的表情、嚣张的姿势,将一个小魔王的顽劣姿态尽显,而一向以反派形象出现的敖丙,也化身为温润如玉的龙二代。

  作为首部在IMAX影院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集结了国内顶级动画团队,历时三年制作,片中单是特效镜头就超过1400个,超燃的特效镜头占成片的80%。

  据悉,《哪吒之魔童降世》由80后鬼才导演饺子执导,之前虽仅执导过两部短片《老板的女人》和《打,打个大西瓜》,但《打,打个大西瓜》有4万人多打出8.6分的高分;同时,电影的主要出品方彩条屋影业,之前也曾出品《大鱼海棠》《大护法》《大世界》等动画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