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千秋岁·数声鶗鴂》译文及鉴赏

由美玲供稿

  这首《千秋岁·数声鶗鴂》是张先所创作,这首词韵高而情深,含蓄又发越,可以说,兼有婉约与豪放两派之妙处。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千秋岁·数声鶗鴂》

  作者:张先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千秋岁·数声鶗鴂》注释

  ①鶗鴂(tíjué):即子规。《离骚》:"恐鶗鴂之未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劳。

  ②永丰柳:永丰:坊名,当在洛阳。白居易《杨柳词》:"永丰东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谁。"

  ③花飞雪:指柳絮。

  ④幺弦:发音细小的琴弦。

  ⑤孤灯灭:一说"凝残月。

  《千秋岁·数声鶗鴂》翻译

  数声杜鹃悲切切,又一次报告春光去也,春花枯寂。

  爱惜春天,更应该把残花折下收藏起。

  正是梅子青涩时,

  雨丝霏霏,风儿是那么骤,那么急。

  那永丰柳呀,

  趁无人处尽日里撒花播雪。

  切莫弹拨那琵琶的幺弦,

  怨到极限,那弦儿能诉会说。

  天不会老,情难以绝。

  心儿就像那双丝编制的网,

  中间织有千千个连心结。

  春宵过去,残留的月色凝洒大地,东窗尚未露晨曦。

  《千秋岁·数声鶗鴂》赏析

  这首《千秋岁》写的是悲欢离合之情,声调激越,极尽曲折幽怨之能事。

  上片完全运用描写景物来烘托、暗示美好爱情横遭阻抑的沉痛之情。起句把鸣声悲切的鶗鴂提出来,诏告美好的春光又过去了。源出《离骚》“恐鶗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从“又”字看,他们相爱已经不止一年了,可是由于遭到阻力,这伤情却和春天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惜春之情油然而生,故有“惜春更把残红折”之举动。所谓“残红”,象征着被破坏而犹坚贞的爱情。一个“折”字更能表达出对于经过风雨摧残的爱情的无比珍惜。紧接着“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是上片最为重要的两句:表面上是写时令,写景物,但用的是语意双关,说的是爱情遭受破坏。“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是正常的,而梅子青时,便被无情的风暴突袭,便是灾难了。青春初恋遭此打击,情何以堪!经过这场灾难,美好的春光便又鶗鴂声中归去。被冷落的受害者这时也和柳树一样,一任爱情如柳絮一般逝去了。

  换头“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两句来得很突然。幺弦,琵琶第四弦。弦幺怨极,就必然发出倾诉不平的最强音。这种极怨的气势下,受害者接着表示其反抗的决心,“天不老,情难绝”。这两句化用李贺“天若有情天亦老”诗句而含意却不完全一样,此处强调的是天不会老,爱情也永无断绝的时候。这爱情是怎样的呢?“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丝”“思”,谐音双关。这个情网里,他们是通过千万个结,把彼此牢牢实实地系住,谁想破坏它都是徒劳的。这是全词“警策”之语。情思未了,不觉春宵已经过去,这时东窗未白,残月犹明。如此作结,言尽而味永。

  这首词韵高而情深,含蓄又发越,可以说,兼有婉约与豪放两派之妙处。

  《千秋岁·数声鶗鴂》作者介绍

  张先(990-1078),字子野,乌程(今浙江湖州吴兴)人。北宋时期著名的词人,曾任安陆县的知县,因此人称“张安陆”。天圣八年进士,官至尚书都官郎中。晚年退居湖杭之间。曾与梅尧臣、欧阳修、苏轼等游。善作慢词,与柳永齐名,造语工巧,曾因三处善用“影”字,世称张三影。

  张先之父张维,好读书,以吟咏诗词为乐。张先于天圣八年(1030年)中进士。明道元年(1032年)为宿州掾。康定元年(1040年)以秘书丞知吴江县,次年为嘉禾(今浙江嘉兴)判官。皇祐二年(1050年),晏殊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辟为通判。四年以屯田员外郎知渝州。嘉祐四年(1059年),知虢州。以尝知安陆,故人称张安陆。治平元年(1064年)以尚书都官郎中致仕。此后常往来于杭州、吴兴之间,以垂钓和创作诗词自娱,并与赵抃、苏轼、蔡襄、郑獬、李常诸名士登山临水,吟唱往还。元丰元年卒,年八十九。

  《宋史》无传,《宋史翼》卷二六载其事。著有《张子野词》(一名安陆词),存词一百八十多首。

    热门标签